看到牛笔地老大挥了挥手,二黑的一帮子手下便一窝蜂地冲了上去。

  虽然这群家伙并不是什么好鸟,但是他们打起架来却也是有模有样地,知道对方狂肯定有狂的资本,所以都没有托大做出头鸟,二十一群人围了上去,打算让柳无情首尾不能兼顾,挨上一顿老拳他就老实了。

  柳无情看到这群人呼啦一下子围上来,当下也没敢大意。

  既然对方的优势是人多,那我们就逐个击破,省得最终他们纠结在一起,到时候就是真正的双拳难敌四手了。

  柳无情迅速地扫了一眼四周围上来的人群,寻了一个间隙便一马当先,一下子将凌厉沉重的攻击狠狠地打在这个攻击间隙上。

  柳无情在家用煤髓稀释液炼体之后感觉身体肌肉紧致程度比起以往来有极大幅度的提升,也许是原来那身体基础根基比较深的原因,这煤髓在他身体的基础上采用了一种近乎复制般地增值,所以现在柳无情现在的身体虽然跟原来一样,但是他身体肌肉细胞内线粒体含量跟原来相比几乎增加了五成!

  因此现在柳无情在用蛮力横扫对方的时候显得更加如鱼得水,而在柳无情这般蛮横的攻击之下,对方的攻击间隙便被无限地扩大,然后柳无情不给他们适应过来的机会,紧接着便是将连续性地打击施加在剩余的人身上,然后像收麦子似的一个一个给挑翻了!

  当柳无情将身边围过来的一群人给全部放翻之后,整个路边上都安静了。

  这时候他附近站着的也就只剩张小贱跟二黑还有二黑的三四个心腹手下,而他们这几个人看着刚刚秒杀了十几个人的柳无情向他们走来,不禁腿肚子都软了,那张小贱则是直接一个趔趄便摔在了地上,头朝着地面上不住的磕,砸的地面上梆梆的响。

  二黑等人虽然也是吓得腿软,但是看着小贱的窝囊样也是有些鄙视:你有胆子把头往地上磕,你就没胆子跟这家伙较个劲啊?

  路边上来来往往的还有些稀疏的人在走动,看到这一幕不免有些好事的停下来往他们这儿看,不一会便聚集了将近一百个人。

  二黑等人见到围上的人越来越多,连忙上前把快磕晕了的小贱拉起来,又转过身来对着柳无情说好话,只不过因为哆嗦使得声音有点不清楚。

  柳无情听不清他具体说了什么,但是能听出来他是在服软,而柳无情这时候正想着怎么找地方把小雅安顿一下,女生宿舍是不能去了,因为他在跟那个小雅同宿舍的女生闲聊的时候问起过,说小雅经常在宿舍阿姨正要关门的时候回来,那时候大约十一点左右。

  柳无情看了看表,正好十一点,所以只能在附近先找个宾馆开房了。

  只是柳无情随身并没有带着开房的钱,他本来打算是来看看小雅就回去的,谁知道这一看就看到了深夜。

  目光一扫,柳无情看到二黑还在对自己说着什么,听语气好像是服软的样子,好吧,既然你服软了那就出点血吧,柳无情想道。

  柳无情本来不喜欢讲话的时候被人打断,而且也不会在别人说话的时候去打断别人,但是这二黑说话他一句都听不全,而且他还一直滔滔不绝地说着,柳无情听着就烦,一抬手道:“行了,你别说了,你先治治你的嘴再说吧,这样,先掏点钱给我,我一会跟这小姑娘去开个房。”

  那二黑正说着好话呢,一看柳无情这边抬手了,还以为他有什么指示,又看到他那凌厉的目光扫视着自己,顿时被一阵无言的威压给压制地低下了头。

  乍一听他说要钱开房,二黑不禁有些贪婪地扫了柳无情怀中的小雅一眼,不过还好他没有被贪婪蒙蔽心智,知道这姑娘不属于自己,今天自己能破财免灾就不错了,二话没说便从身上掏出来四千块钱。

  一边掏还一边拍了拍身边小弟的脑瓜子,嚷嚷着让他们也一起凑钱,结果他们的钱之后加上他的才八千多,顿时觉得这点钱买他们一顿揍有些不够,看了看倒地的弟兄一眼,二黑立马上前踢了他们几脚道:“丫的能动就给我掏钱!”

  更@新最.快上f酷C匠Y》网u+

  搜刮了好一会之后,二黑不舍地将两万块钱双手托着递给了柳无情。

  柳无情趁着二黑凑钱的功夫看了看怀中的小雅:发现此事才十九岁的她已经发育得无比得成熟了,胸部至少达到了D罩杯,而且柳无情托着她翘臀的手还能感觉到她身体的火热,正不动声色地嗅着小雅那沁人心脾的处子幽香的时候,二黑将凑好的钱往他面前一送。

  看着眼前的大砖块,柳无情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就是想开个房,还用得着花这么多钱啊?这个二黑看来是被吓破胆了。

  不过柳无情对于这白白敲诈来的钱倒是显得不以为然,当下便毫无心理负担地接了过来放到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大书包里。

  看到柳无情接受了钱,二黑顿时松了口气,用探寻的目光看向柳无情,柳无情却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二黑连忙有样学样地摆了摆手,一群手下连滚带爬地呼啦啦跑了。

  柳无情看着他们走远之后才回过目光,低下头来看向小雅,发现她呢呢喃喃地说着什么,以为她醒了,便晃了晃她的身体,略带温柔地问她去哪儿,却只听她说“不会学校”。

  柳无情见问了半天什么都没问出来,便只好想着先找家宾馆开个房,先把她安顿下来再说,四处看了一下,发现酒店正对面就有一家宾馆,柳无情抱着小雅便小跑了过去。

  虽然刚刚跟那群人干架消耗了一些力气,但是柳无情本来就是在佣兵团顶尖的存在,收拾他们就跟切菜杀鸡一般轻松的容易。

  况且最近还用那煤髓炼体过,虽然才只是用了一滴煤髓中的十分之一不到,而且还是用沸水稀释了几千万倍,但是柳无情还是觉得自身体质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刚刚击打那群混混他几乎完全是凭借身体上的强硬将按群人给轰得丧失了战斗力获胜的。

  因此,当他抱着小雅冲进那宾馆的时候显得毫不费力的样子,看得那前台小姐用手掩着嘴偷偷地笑:这男的也太性急了吧?唉,又是哪家的妹子让人家给祸害了?

  如果里柳无情知道这小姐心里的想法肯定会大呼冤枉:尼玛我只是在帮一个萍水相逢的妹子啊,要知道,不是所有男的跟女的开房都是为了跟她交合的!

  怪不得这男的这么性急,那叫小倩小姐,看了看那被柳无情抱在怀中的小雅,心道原来是这小妖精。

  这小倩也是个风流人物,经常去那家情人酒吧,自然是见过小雅。

  看清了小雅的面容,与刚刚惋惜又一个女生被眼前这男人祸害相比,现在这个叫小倩的小姐确实满心的幸灾乐祸:她本来姿色不错,可是他男朋友去了一趟情人酒吧之后就三天两头往那儿跑,小倩多番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这个妖精,现在看到她落在别的男人手中小倩别提心里多爽了。

  只是小倩不知道这男的什么来头,看样子长得也蛮不错的,是她喜欢的类型,但是却总给人一股莫名的冷意。

  柳无情没有在意她的想法,只是掏出身份证让她开房,不过他这次来根本没打算在这儿住下,所以掏了一阵突然想到自己根本就没带身份证,正想着怎么办的时候,忽然一阵乱摸,在小雅身上搜瓜起来,身份证没有搜到却掏出来她的钱包,而那钱包里一本学生证恰好掉了出来,柳无情弯腰一捡才庆幸不已,原来这丫头就是小雅啊!

  小雅给他哥的照片还是两三年前的,那时候小雅才刚刚进中专,打扮很简单,也基本上不化妆,所以展露的是素颜的美,但是现在两三年过去了,小雅也开始懂得适度地给自己往脸上贴金,一些化妆品唇膏什么的也开始往脸上招呼。

  索性她还算会打扮,虽然素颜不见了,但是倒也能诠释另一种妖艳之美。

  所以柳无情刚刚抱着她那一阵根本就没发现她就是小雅!

  柳无情知道小雅的身份之后倒是显得有些局促了:他本来打算将小雅放到这儿就走的,因为他刚刚也检查了一下小雅的身体,发现她只是被下了蒙汗药,过不了多久便会醒来,不需要他在身边照顾着,而且他还要去找小雅。

  但是既然他已经确定怀中娇躯便是小雅,那么他便不需要再去情人酒吧了,而且将小雅一个人放在这儿他也不放心,所以他当即便决定留下来,这样一来更加验证了小倩的推测!

  柳无情用小雅的身份证开了一间房,然后又用深邃冷漠的眼睛看着小倩,迟疑地说道:“那个...我没带身份证,可以跟她一起住么?”

  柳无情虽然为人霸道,但是却不是喜欢仗势欺人,所以虽然知道这身份证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给这前台小姐一点钱糊弄过去便是了,所以这一问出于礼貌。

  可是他哪里想到,这小倩这时是巴不得他把那妖精给上了,好让她那花心好破处的老公死心。

  她老公虽然不务正业,但是却在闲的蛋疼的时候偷偷跟人学会了观处之发,凡是装纯的假处女或者随便贴了膜的伪处女在他的火眼金睛之下绝对无可遁形。

  这事他虽然没有跟她透露过,但是他们俩第一次办事的时候他无意间便说漏了嘴,后来小倩还趁他不在的时候跟他一些老哥们有意无意地刺探了一下消息,这才知道了他的这个秘密。

  小倩想着让面前这男的赶快把这小妖精给上了,以后这小妖精再来的时候她老公一看便会心灰意冷,也好一心在她胯下臣服。

  按理说这天下的处女虽说有人戏言只能去幼儿园去找,但是说实话还是有不少的处女没人要的,但是这小倩的老公偏偏宁缺毋滥,往日碰见那么多处女都看不上,却偏偏对着小妖精情有独钟,这才让小倩越发急切地期盼柳无情能快点上了她。

  如果换一个人,小倩也不会有这么狠的心,连这男的是好是坏都不管不顾,身份证也不要,大开方便之门,为的只是让他做她想让他做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