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无情眼看着车上车客一个个下了车,再看看这路边的天色渐渐地变黑,他赶忙走到车头向司机问了问,那司机看了他一眼顿时吓得差点把方向盘给掰断,连忙哆哆嗦嗦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柳无情听了之后心一凉:果然坐错了。

  不过好在时间还早,柳无情看了看手机显示才八点,他问了问司机,知道这大兴最后一班车要到九点半才发,所以下一站到了之后他便下了车。

  而那司机看到里柳无情半道上下了车,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用毛巾擦了擦汗之后一踩油门一溜烟跑了。

  柳无情下了车一转脸却发现那司机跑的贼快,顿时苦笑了一声:难不成这公交车还怕人打劫不成?

  大约九点左右,柳无情坐上了返程的公交车,饶了大半个城市终于感到了小雅所在的学校——大兴市职业中专。

  柳无情下了车已经是十点整,他这时候才想起来,暗影只告诉了他小雅的电话号码,却没有告诉他她在学校的具体位置,柳无情只好想着先找门卫问一下女生宿舍。

  走到那学校门卫传达室的窗口处,柳无情刚好要问门卫,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略带迟疑的声音:“你好先生,请让我过去一下好嘛?”

  柳无情闻言回头一看,看到一名学生样子的女生在自己身后,柳无情左右看了看,原来是对自己说的,自己在传达室门口,正好将那自动门的一个小通道给挡住了,当下也不说话,只是自动地让开了一个小道。

  那女生见状道了一声谢便迈着小步从柳无情身边走过,柳无情正要返身问门卫女生宿舍在哪儿,忽然灵机一动,想到那女生正好可以带自己进去,说不定那女生还认识小雅,便又转过身来快步朝那女生走去,一边走一边从那女生身后问道:“这位童鞋,请问你可以带我去女生宿舍嘛?”

  那女生闻言停下脚步回头一看,见原来是刚刚那位男生,迟疑了一下便欣然同意,柳无情便追上女生,两人并肩而行。

  在走向女生宿舍的路上,柳无情便有意无意地问了下那女生,却惊奇地发现原来那女生便是林小雅的室友,而且告诉了他林小雅此时正在一间叫情人的酒吧唱歌,柳无情问明了酒吧的地点之后道了声谢便又折回门口。

  柳无情在学校门口叫了辆的士,不到十分钟便感到了那情人酒吧。

  柳无情从路边走向酒吧,这时正好看到从酒吧出来一个女生,看样子也不大的样子,正好当柳无情将要跟那女生擦肩而过的时候,那女生便忽的一下,像是失去了力量一般倒向地面。

  柳无情脸色一变,几乎是本能一般地便转身托住了她,不过由于事发突然,柳无情的两只手在插向女生咯吱窝的时候都“不小心'地碰到了那名女生的咪咪,柳无情心中一荡,顺手便抓了一把,而那女生好像感觉到的样子,低声呢喃地“嗯”了一声,听得柳无情双腿有些发抖。

  闻到女生身上的体香,柳无情陶醉了一会便清醒了过来。他感受到女生的呼吸有些不均匀,虽然闻到她好像是喝了酒的样子,但是味道又不大,不像是醉酒,倒像是被下了药的样子,不禁眉头一皱。

  如果说这女生是被人下了药,那下药的人呢?总不能是下了药又害怕了,被这女生给逃了出来吧?

  如果说是这女生自己嗑药,那就更不可能了。

  但是如果这两种都不是的话,那是为什么呢?

  最、‘新$章O节上酷匠网

  柳无情的困惑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有两拨人从他前后围了上来。

  情人酒吧的酒保阿贱最近情绪很高,很嗨。

  因为最近情人酒吧来了个非常正点的卖唱学生妹,那妹子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而且据另一酒保哥们说这姑娘八成是个处,阿贱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

  这阿贱本名张小贱,因为从小养成的处女情结根深蒂固,所以至今未曾交过女朋友,这回一听哥们一语道破这姑娘的底细顿时乐开了花,从哪开始他便趁着工作的机会观察她的行为习惯,什么时候来酒吧,什么时候走,在酒吧里都做了什么,跟什么人交往等等。

  经过了一两个星期的观察,张小贱发现这姑娘叫林小雅,每天晚上六点左右准时来酒吧上班,然后十点左右便离开,每天唱完歌换装之后她总是有个说不上好坏的习惯——来一杯威士忌。

  而张小贱观察了三次之后便发现了她的这个习惯,于是在第四天下午她再次来到酒吧唱歌的时候,张小贱便掏出了下午来上班的路上顺路买的一瓶蒙汗药,然后在柜台里到了满满两杯威士忌,往其中一杯中加入了蒙汗药,使劲晃了晃,见药末融化均匀之后便将两杯酒放进冰箱,等待时间的流逝。

  可是当十点之后林小雅来交班的时候那小贱又狠不下心将那杯下了药的酒拿给她喝,就用另一瓶正常的酒重新给两人倒满了一杯。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小贱虽然没有将林小雅给药倒了再推倒,但是他却借着跟她喝酒的机会与她交上了朋友。

  经过短暂的几天接触之后他知道了她是本地中专的学生,而且现在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哥哥,而且虽然这个哥哥是雇佣兵,听着很唬人,但是这个哥哥却经常不在身边。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当张小贱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已经被理智给弹压下去的欲火又重新死灰复燃起来,第二天便再次买来蒙汗药,并且将药放到那酒水之中,最终亲眼看着林小雅喝了下去,并且晃晃悠悠地走出了酒吧。

  因为这蒙汗药据卖家说是三分钟见效,所以张小贱便放任林小雅先走,然后他便跟同伴说了一声,让对方顶替自己的工作,自己一个人溜了出去。

  因为事先已经跟自己的结拜大哥二黑说好,他让结拜大哥带上十几二十个人在酒吧门口猫着,并且给了大哥一张小雅的照片,让他一见小雅走到偏僻的地方便将她围住,所以他在酒吧晃晃悠悠了一阵,直到他认为自己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才偷偷摸摸地走出了酒吧,朝着小雅往常常走的方向走去。

  二黑今天非常爽,因为今天他的结拜小兄弟让他看着一个女的,如果她出来便找个小角落围上去等着他来办。

  后来他兄弟还给了一张那女的的全身照片,二黑一看就两眼冒光,这女的正点啊!脸蛋俊,屁股翘,而且腿长腰瘦。

  二黑看到这女的这么靓,心里边打起了小算盘:他张小贱就买一瓶蒙汗药便能享受这么个女生,我二黑可是带着一二十个兄弟去抢人啊,自己可是要拿头功的!

  所以二黑没跟小贱商量便决定,人抢来之后他一定要先尝这第一口!

  情人酒吧门口。

  大哥,那妞出来了!

  二黑闻言一喜:等了两三个小时终于出来了,哼,让爷们这么拼命地等你,一会你可得好好伺候爷们!

  安奈下心中的邪火,二黑一挥手,一群小弟便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走向那情人酒吧,而安排在对面的几个人这时候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用喊便围了上来。

  正当众人距那靓妹还有二十米的时候他们却看到那靓妹一个不稳便倒在了一个过路人的怀里,顿时众人的眼睛都碎了一地:感情这么多人争抢的东西却便宜了别人啊?

  众人一边气愤地想道,一边加快脚步冲了上去,尤其是二黑,他基本上算是跳着过去的,就为了在小弟面前争点面子。

  “喂,小子,这是老子的女人,赶快把她放了!不然老子让你没有小JJ!”二黑隔着老远看着柳无情竟然还对那靓妹动手动脚,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隔着老远便咆哮了起来。

  “老大,那可是我要的女人啊,你怎么可以独占呢?”张小贱这时候正好从酒店里出来,正好听到二黑这句话,顿时便跟人家睡了他老婆似的失声道。

  谁知道那二黑闻言却一翻白眼耍赖道:“谁说我独占了?老子玩够了再给你不行?老子再厉害还能撑几个钟?最多过了半夜她就是你的罢了。”

  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地开始讨价还价了,柳无情顿时有些无语:尼玛当老子不存在啊?好啊,老子就让你们后悔死。

  只听柳无情不但没有听那二黑的话将林小雅放开,甚至还将林小雅的胸脯往怀里送了送。感受到怀中丽人口吐香兰的异样气氛,柳无情轻蔑地瞥了众人一眼道:“今晚算你们走运,赶快给我滚,不然老子非得给你们放点血!”

  柳无情虽然不是那种大公无私的好人,但是他对待美女却是极为例外,尤其是身上像是八脚鱼一样趴在他身上的大胸美女,饱满的胸部压得柳无情都有些呼吸急促了起来,柳无情顿时产生了一种应该对其负责的感觉,好歹人家也是倒在了自己的怀中,自己如果不保护人家,那以后人家谁还敢随随便便便往他身上倒?

  听到柳无情那近似煞笔的话语,二黑和他的一班子小弟以及那张小贱闻言都是一愣,然后便是跟个傻瓜一样地狂笑了起来!

  在这大兴市情人街的地界上,从来都是他们这么说别人,还很少有大能来这儿说他们!

  听了柳无情这话,那张小贱似乎也暂时放下了对老大二黑的愤怒,因为他觉得自己恐怕干不过眼前这个煞笔男,这煞笔男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在说大话,不过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还是老老实实地让二黑哥派小弟把这男的解决了先吧,自己也好跟着二黑哥喝口腥汤。

  二黑一听这看着怪壮实的男的竟然是个煞笔,顿时也不跟他废话了,因为他知道废话是讲不清楚的,煞笔永远都是在嘴上比牛笔略胜一筹,要想让他闭嘴最好的办法就是揍扁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