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脑海里化蝶朗声说道:“其实你每次只要想跟我建立联系了只要集中精力就行,不一定非要进来的。”

  柳无情心下一惊,心道果然如此,这化蝶肯定也能听到自己的心声,看来以后跟她交流的时候要多带个心眼,最好能进入脑海里,似乎上次在脑海里跟她交流的时候她还没这个本事。

  冷漠的脸庞愣了一会又恢复如初,柳无情已经用心声跟化蝶交流了一下,现在化蝶就在他脑海里跟他说需要注意的地方,其实只是重复了一遍而已,柳无情虽然上次忘了个一干二净,这次在化蝶的监督提醒之下才做了一遍就已经上手,相信下次再做这些的时候他就不需要化蝶来指导了。

  不过化蝶的一句话让柳无情很是郁闷:为什么一个人只能用两滴呢?只是郁闷归郁闷,化蝶既然这样说那么肯定是有原因的,柳无情不敢冒这个险,所以还是照着化蝶的吩咐,从煤髓中取出两滴单独存放,然后每次从那两地中用消毒之后的玻璃棒挑出一些撒入浴盆中盈盈的沸水中。

  然而就在柳无情刚刚将那煤髓撒入浴盆的时候,柳无情却发现那沸水竟然直接开始冒泡,不一会正盆水便少了一半!

  看着这神奇的一幕,柳无情心里有些打鼓,他在想着现在这水是不是有了腐蚀性!

  “没看出来啊,原来你这么胆小怕事?”就在柳无情踌躇不前的时候,脑海里的化蝶的声音突兀地想起。

  “哼,老子这六年来还没怕过谁!”柳无情从心里回应了化蝶一声,走到门口反锁上门,然后便脱光了衣服放到床头,扑通一声跳进了浴盆!

  柳无情刚想说怎么没感觉,还想借机嘲讽一下化蝶这炼体药液的威力,忽然一下子感觉不对!

  他猛的发现,凡是浸入到水面以下的身体表皮都没有了知觉!

  当然,这肯定不是那沸水的功效,沸水只会让身体起泡,这也是柳无情担心的原因之一:万一身体上被烫的全是泡,哪天万一弄破一两个,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身上有那么几个泡总是会让人不爽。

  但是这一次柳无情却没有发现什么泡,而是完全的麻木!

  过了好一会,柳无情那已经麻木的皮肤这才有了感觉,他感到全身都是火辣辣的疼!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皮肤外面钻进了身体以内,而且不光是体表受到灼伤,那钻进身体内的东西好像夹带着无比磅礴的能量一般,冲击得他五脏六腑一阵痉挛地抽搐!

  索性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浴盆里的水逐渐减少,而柳无情那从药液中浮出水面的身体也逐渐恢复如初,柳无情随意往身上一扫才发现,原来做任务的时候留下的老伤现在竟然全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而且柳无情动了动有些发酸的左手,竟然发现平时握力不够的左手现在握得蹦蹦地响!

  柳无情不禁看得啧啧称奇:柳无情前胸后背上的那些枪伤刀伤全都是刚刚开始跟着人家做任务的时候留下的,而左手则是个人家拼重刀的时候被一个老手给震伤的,虽然后来他掏出暗器将对方一匕首刺穿了喉咙,但是这左手的暗伤却伴随了他五年之久。

  当时柳无情的这些老伤就连七兄弟里的那号称活死人肉白骨的医生都没办法为他复原如初,而这小小的煤髓才不过一小滴的量,而且还是稀释到了一大盆沸水中,就能有这般神奇的效果,简直是让柳无情欣喜若狂!

  柳无情一直在浴盆里泡着,大约过了两个小时,这时化蝶又在脑海里说话了:“如果浴盆里的水没身不及一半了便跳出来吧,反正这药液可以循环使用。”

  柳无情听到后又是一阵惊奇,连连赞叹这煤髓是好宝贝。

  正当柳无情高兴得直蹦的时候,却听到桌子上的手机“嗡嗡”地震动了起来,然后便响起动听的铃声,柳无情随手扯过浴巾,将身上手上的水稍微擦了擦,然后便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按下免提。

  做好这些,柳无情刚刚将手机防盗桌子上边听到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原来是暗影,他的好兄弟。

  只是听暗影的声音里除了平日里一贯的阴柔之外还多了一丝焦虑:“老大,是我,暗影!”

  柳无情一听这口气,心里一跳,想着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自己这才回来几天啊?

  柳无情回道:“嗯,是我,怎么了?佣兵团出事了?”

  g看k正版l章节!上酷》?匠p网}

  暗影一听电话接通了,也不顾着跟柳无情客套了,“老大,我可算找到你了,幸好你那张三百万的卡上有记录,不然我找你还真麻烦,那个,你现在肯定是回叶城了,对不对?”

  柳无情跟暗影是同乡,只是柳无情从来都不知道暗影的真名,只知道他擅长暗杀,后来相互之间接触的多了,才知道暗影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叫小雅。

  柳无情一听暗影说起自己的银行卡,顿时苦笑一声:果然还是注意到了么?比我想象中的要晚了点。柳无情下午买浴盆的时候花了五千多,因为身上带的钱不够,而且他也怕父亲住院需要用钱,所以便从那张佣兵团的卡上提取了一些,这才被他的几个兄弟们查到行踪。

  不过显然,柳无情是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去的,佣兵团意志的暴露让他们团队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他必须先将此事彻查,只有查清背后隐藏的玄机他才有可能回去。

  柳无情摸了摸鼻子,沉声说道:“是在叶城,家里,怎么了?”

  暗影一听柳无情这话顿时松了口气:“老大,还记得我妹妹么?我有两年没有回家了,你既然在家,能不能帮我照看一下她,她现在还在上学,我不放心她,你知道的,我们家在大兴,跟叶城不远的。”

  暗影说完便停了下来,静静地等待着柳无情的回复,柳无情甚至能从手机里听到他渐渐粗重的呼吸声。

  柳无情想了想,父亲现在病情已经没有大碍了,有了医疗费相信父亲很快便会出院,自己也没有其他什么要紧事,想要动身随时都可以,便回道:“说什么呢影子?你是我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放心,我现在就去,反正我刚刚到叶城没几天,闲的都淡出鸟来了,正好去大兴散散心,呵呵。”

  对面的暗影一听很是高兴,连忙兴冲冲地告诉了柳无情他妹妹的学校地址,然后又让其他几个在身边的兄弟姐妹们跟柳无情调侃一番之后便挂掉了电话。

  柳无情看了看天色还早,想到叶城与大兴临近,来回只需要一个小时,而去只需要半个小时,便决定立刻动身,不过还是跟爸妈打了个电话,爸妈只是让他注意安全,倒也没有让他自己呆在家里闷着。

  大约坐了半个小时的城际公交车之后,柳无情一脚踏上大兴的地界,然而这个时候正是下午五点半,马路两旁正是堵车的前奏,柳无情刚刚下车顿时傻了眼。

  ...小雅本名林小雅,自从两年前父亲去世之后他便跟做佣兵团的哥哥相依为命,然而他这个哥哥早在四年前便离家做了雇佣兵,少则半年多则两三年不回家一次,而每一次回来都是只呆个两三天便又是偷偷地离开,上一次他回来的时候还是两年前,算算日子也该到了。

  林小雅从小就不爱学习,几年前考进大兴市有名的贵族中专,而小雅的父亲又是常年卧病在床,导致家里开支负担太重,双重重担之下,暗影迫于生计接下了雇佣兵的活计,雇佣兵虽然常年做的是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但是每次受雇用所得到的报酬都极为不菲,不然暗影才不会傻到放着安稳的白领不干去做雇佣兵呢!

  小雅做虽然不喜欢学习,但是她却对做兼职比较感兴趣,而且平时时间充裕,便索性做起了兼职。

  而且由于她身材高挑,面容姣好,而且又会唱歌,所以在偶然一次,听闺蜜说在酒吧兼职唱歌赚了两百块钱之后,她也动了心,然后第二天便让那闺蜜带着她去酒吧面试,那酒吧经理在见了她之后连唱都没让她唱就直接把她给雇佣了,而且还当场给了她三百块钱!

  尝到了甜头的林小雅一旦有空便去那酒吧兼职,而那酒吧老板后来甚至还告诉她如果晚上来坐的话翻倍,林小雅一听顿时打起了小算盘:白天四个小时就给三百,如果晚上四个小时那就是六百,嘻嘻,这样算起来,我赚的都跟老哥差不多了,想想都兴奋啊!

  这天傍晚,看了看表,十点半,林小雅领了今天的六百块钱,跟往常一样从柜台要了一瓶啤酒,一口灌下去之后便满意地离开了酒吧。

  刚刚走出门口林小雅便感到头有些晕,强撑着走了几步,忽然一下子不省人事,眼看着那精致的脸蛋就要跟满是灰尘的大地接触的时候,林小雅突然感到有一个魁梧的肩膀拖住了他,在彻底昏迷之前,林小雅还突然感到其中一只拖着自己身子的大手,甚至还碰到了自己的柔软!

  柳无情自从下了车之后便在车站门口徘徊,在原地转了转才发现对面有个小型的超市,走进去问了问老板,这才知道了那所中学的具体位置。

  只是光是知道具体位置还不行啊,他光是听那超市老板跟他说那些换成的公交车数量之多就有些头大!更何况让他去一个个地找到地方找,柳无情顿时意识到,这丫头的学校肯定有些偏僻。

  不过还好现在手机上网堪比电脑,柳无情索性下载了一个百度地图,随便搜索了一下便找到了最为合适的路线,然后辗转几次上下,很快便坐上了去学校的公交车。

  只是柳无情坐上这公交车之后便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这都快到终点站了还是没到学校?难道坐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