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响了几下便通了,这之前林父还特地让柳无情开了免提,只听听筒里传来一个有些柔若无骨的声音:“喂,哪位?”

  看了父亲一眼,林父狠狠地蹬了他一眼,柳无情只好无奈地回道:“梅子,是我啊,我是柳无情.”

  “呀,是无情哥哥啊,你在哪儿呢?好久没见了出来吃个饭呗?”一听是柳无情,电话里的声音顿时变得充满了喜悦,看来陈梅倒是很高兴见到自己,柳无情这么一想,心里的无奈倒是冲淡了许多,心想着就当去渐渐老朋友吧。

  不过柳无情到底也没想清陈梅子听到是自己这么高兴,只当她性格一向开朗活泼,他却忘记了七年前那个小女孩是多么的羞涩,连正眼看他都不敢,两人相视一笑,总是她先避开羞涩的目光...再看一旁的林父林母,迎上柳无情的目光,两人虽然极力掩饰,但是还是忍不住一脸的笑意,赶忙催促着柳无情答应下来,柳无情没好气地回过头来,对着听筒道:“嗯,好吧,你等着,我去接你。”然后两人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柳无情便挂掉手机,跟二老说了一声便出了病房。

  看着柳无情从转角消失,林父笑容中略带着一丝忧色地对林母李凤秀说道:“你说无情这小子跟梅子能成么?”

  李凤秀听林候坤这丧气话顿时不乐意了,轻轻地拍了一下他掩盖在被子下的腿道:“你听你这话说的,我们家无情哪儿配不上那梅子了?又高又帅,除了富我们算不上,切,而且你跟陈友德还是多年的老战友,你说行不行?”李凤秀看柳无情简直就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帅小伙,一听林候坤竟然怀疑柳无情的魅力,顿时没好气地反问道。

  林候坤听得出李凤秀的语气,却也没有反驳,只是回道:“你这话虽说不假,但是你听听陈友德的口气好像对儿子有些不满意的样子,你看看刚刚我给他打电话时候的语气,他都是支支吾吾的,这事,悬啊...”林候坤叹了一口气,接过李凤秀递过来的苹果,看着苹果发呆。

  柳无情出了医院便沿着从家里来时的方向继续走,没多久便到了一个别墅区,只是柳无情看着面前的别墅区却感觉有些陌生:这些年,叶城的变化也真是大,连这城市中心地带都有大型别墅群了。

  看了看别墅区门卫室顶上的门牌号,柳无情依稀记得是这个没错,陈梅子电话里说还是老位置,便掏出手机打算给她再打个电话让她出来,没想到刚刚打过去就被挂掉了,正疑惑间却听到背后被人一拍,然后便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柳无情顿时被惊地一跳:什么时候自己的警觉性这么低了?连背后有个人靠近自己都没发现?

  只是,这气息,这声音怎么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没等柳无情细想,那人便绕到他面前,柳无情顿时眼前一亮:原来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妙龄少女,只见少女身着一件白色T恤,紧致的衬褂因为爆满的胸脯而更显苗条身材,而一件素白如雪的紧致超短迷你裙,更是将雪白如刚沐浴过牛奶一般的苗条美腿展露出来。

  看到这一幕,饶是以柳无情这等纵横花丛的老手也是看得一阵面红耳赤,好在柳无情短暂地死神之后便恢复了正常,连忙将眼睛从少女饱满的胸脯上移一些,看着少女那纯真无邪的眼睛,突然发现对方的眼神有些熟悉的味道,试着问道:“你是梅子?”

  那少女看到柳无情眼神从自己眼睛下边上移,想到他看的什么,脸色微微一红,用双手护住胸部,听到柳无情一问,小脸一蹙眉,娇嗔道:“怎么,不认识了?”

  柳无情抬手摸了摸鼻子道:“哪里啊,呵呵,看来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几年没见梅子越来越漂亮了。”

  听到柳无情竟然夸她,陈梅子眼中闪过一丝亮色:“走吧,我们去哪儿玩啊,多年没见,你可是一定要好好招待我哦!”

  一听陈梅子想要他带着去玩,柳无情不禁苦笑道:“梅子,你也知道我好久没回来过了,这地方这几年变化这么大,我实在是想不出到你去哪儿,要不这样,你找地方我掏钱,怎么样?”

  本来柳无情想着也就是应付父母一下,然后两人说几句就走人,却没想到陈梅子几年没见出落成这般的美人,又听到美人相邀,自然是乐意奉陪,只是到底是人生地不熟,只好涎着脸问道。

  钱对于他倒不是问题,上次在那小混混那里敲诈来一千多,又在那个打人的混蛋那里敲诈来几万,而且这钱自己还没来得及给父母,请陈梅子玩上半天自然足够。

  一听柳无情这话,陈梅子嘴角翘起一个弧度,狡黠地说道:“那我们去看电影?正好昨天我听朋友说那里今天有动作片上映,我们也去看看吧!”

  柳无情作为佣兵团的首领,对于各行各业都有涉猎,听到陈梅子说动作片,很自然地在前面脑补了爱情两个字,只是柳无情想到陈梅子所说的动作片应该不是那种,不过既然梅子想去看,柳无情自然是乐意奉陪。

  柳无情点了点头道:“嗯,那我们现在就去。”

  在陈梅子的带路下,两人很快便到了市中心的电影院,只见电影院门口挂着东方红三个字,看着这三个字,柳无情唤醒了遥远的记忆。

  他依稀记得,当初年少无知的时候,他还跟自己的初恋女友来过这里,他至今还记得当时在电影院里,在他的百般央求之下,他得到了初恋女友的吻,并且假装无奈地骗自己的女友说自己有隐疾,要有一个女生帮自己用嘴那个以后才能生孩子,然后趁着漆黑的环境,他给初恋女友吃了他胯下的棒棒糖...在要座位的时候,本来两人明明可以叫到前排的好位置,柳无情想到当初自己跟初恋女友来的时候是买的情侣卡座,便鬼使神差地跟前台说了一声,前台看了两人一眼,重新给他换成了情侣票。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场内,现在电影还没有放映,两人很快来到了座位,柳无情坐下之后,看到陈梅子还小脸红红地站着,顿时笑了笑,说道:“来坐啊,站着干什么?”

  陈梅子“哦”了一声很是听话地跟柳无情坐在了一起。这情侣卡座的两个座位之间的扶手可以按到座位之下,这样两人如果有什么动作的话便非常方便。真是人性化的设计啊...柳无情想道。

  柳无情看电影还没有开始放映,便转过头来想着说点什么,这时忽然周围一下子便黑了,柳无情不由得苦笑,心道:来的还真是时候,便安心看电影。

  只是柳无情听了一阵便有些郁闷:怎么这电影不是国语版的?而且有些画面为什么看着那么露骨?有些熟悉的感觉...正当柳无情疑惑的时候,却听到身旁传来异样的声音,柳无情往左边一看,依稀地看到有两个身影纠缠到一起,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不知道在做什么...这个时候柳无情就是在傻帽也知道对方在干什么,顿时苦笑了一声回过头来。

  这时只听一直没有说话的陈梅子说话了,只是这声音怎么听怎么让人有些血脉乖张:“无情哥哥,我们还要光看么?”说完之后,柳无情还听到一声若有似无的“啊”,好像是陈梅子发出来的。

  柳无情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等他细细品味出她的意思的时候却听到音响中传来异样的声音:“嗯,哦,雅蠛蝶,雅蠛蝶!”

  柳无情一阵瀑布汗地看向屏幕:果然,真是动作片啊,爱情动作片啊!而且还是全明星阵容呢!

  柳无情终于明白陈梅子什么意思了。

  柳无情虽然冷漠,但是却不是冷血,他能感受得到陈梅子对自己的情谊,也依稀地想起当初陈梅子对自己就有些青涩的爱慕,不过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柳无情刚刚回来,他背负的事情太多,他不想再多害得一个女子为自己空守寂寞,所以最终还是决定跟陈梅子拉开距离。

  想到此,柳无情起身淡淡地说道:“梅子,我们走吧,这动作片不看也罢。”

  陈梅子见柳无情竟然这么果断,心里虽然有些小小的失望,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跟着柳无情一起走出了电影院。

  经过电影院的一场闹剧,陈梅子心情也有些不高,怅然地让柳无情陪着走了一段路便坐车回了家,柳无情看着消失在马路尽头的车子,苦笑着叹了口气,想到化蝶说的让自己准备一口大浴盆,家里似乎没有那种大型号的,便打算顺路买一口回来。

  在大马路上转了一圈才想起来这儿是叶城,自己才来了两天,连这儿商场在哪儿都不知道呢,连忙给老妈打了个电话,然后记下了地址文明了要坐的车,又坐了半个小时的车,这才赶到地方。

  柳无情看着那商场挺大的,还以为里边什么都有呢,准备顺路给爸妈买点生活用品回去,省得爸妈嫌自己买了个大浴盆乱花钱,然后再给孟萌萌,陈梅也买点女生喜欢的东西,谁知道这里边竟然全都是卖浴盆的,柳无情这才看到那商场门口的大红字体的招牌:洗浴商城!

  h最新章节Y@上F|酷o匠G网s4

  看到这满商城的浴盆,柳无情就是再不会买东西也知道货比三家,在里边转了两圈之后终于请卖家开了辆车将他跟浴盆送到了家里,临了还塞了司机一点小钱请人家抬到了房间里。

  送走司机之后,柳无情便开始他的炼体计划。

  上次在脑海里柳无情听化蝶说那炼体方法的时候纯粹就是听天书,虽然听着好听但是实际上根本没听进去几句,现在心情激动地更是又把依稀记得的给忘了,说不得只好想着再进一次脑海问一下化蝶。

  柳无情放下手中的东西,刚想集中精力进入冥想的时候却听脑海里响起了化蝶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