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3章 煤髓之洗髓伐骨

  不过想想自己的使命,化蝶心性也就沉稳了下来,也没再在意柳无情的插嘴,瞥了对方一眼,便自顾自地说道:“嗯,你倒是知道的多,这煤髓确实可以长久燃烧而不灭,可是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化蝶这一问倒是真把柳无情给问住了,柳无情只是知道这煤髓可以用来代替长明灯,却没想想它为什么可以长明,又有什么其他更神奇的功效。

  不过柳无情转念一想:这化蝶这样问自己,相必她肯定是知道答案,便冷哼一声问道:“行了,你也别卖关子了,知道什么就说吧,反正这儿也没有外人。”

  “你!”化蝶被柳无情给气笑了,银铃般的声音响彻柳无情的脑海,“呵呵,你倒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哈,也罢,那我就告诉你。”

  说到这儿,化蝶语气一顿,声音变得有些沧桑地缓缓说道:“这煤髓乃是由大地之力所化,经过上亿万年的大地之力挤压,焚化而成。其中绝大多数的煤原髓都被转变成了岩浆,石油之类,只有极少数经受住历练的煤原髓才能最终进化为煤精髓,也简称煤髓这是煤髓的来历。”

  说完,化蝶看了柳无情一眼,让柳无情狠无奈:“说啊,在听。”在熟悉了化蝶的存在之后,柳无情便恢复了他往日对陌生人的冷漠。

  ‘酷2匠网永(V久免…s费看D!小Bd说U

  虽然这化蝶以后可能会在自己体内很长时间,甚至可能永远留在自己体内,但是柳无情过往的经历让他不可能轻易地相信任何一个人,除了他的兄弟姐妹,父母之外。

  而且化蝶妖媚的身姿与容貌更是让他心生警惕,须知红颜祸水,美人关前英雄倒,美人计最容易让人不知不觉中陷入圈套。

  感受到柳无情突然冷漠的语气,化蝶冷哼了一声,倒也没在意,继续说道;“这煤髓如果放在现代科技上,额,咳咳,先不说这些没用的,如果用来修炼的话,一滴就可以让人洗经伐髓,两滴便可以让人外在横练的筋骨强似魔兽!”

  再次瞥了柳无情一眼,这次他倒是没有跟自己刷贫嘴,而是一脸的愕然。

  洗精伐髓?横练筋骨?传说中的宝贝啊,怎么让自己给碰上了?

  不过想想自己以前看过的那些外传修炼秘籍,好像说的并不是用煤髓来达到这些功效的啊?据说是什么,洗髓伐骨丹,万灵药液之类的?

  “我说,你这煤髓怎么听着这么像洗髓伐骨丹啊?”一阵凉风吹过,让柳无情回到了现实,冰冷的眼神看着化蝶问道。

  “呵呵,你倒是知道的不少,可以你又知不知道,这洗髓伐骨丹需要有专门的炼丹师,费尽各种稀世珍药物才能有横练的功效,可是这煤髓不光能够洗精伐髓,提升先天修炼内力的潜力,而且还能锻体修炼,当真是修炼的至宝。”

  说到这儿,化蝶假装好像费了好多口水一样,顿了顿,又偷偷瞥了柳无情一眼,发现对方眼睛里已经开始冒光了,便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说道:“别高兴地太早,这等大机缘,你遇上了算你走运,可是关注这煤髓的人多得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还是好自为之吧,别炼体不成反而身陨,徒留遗憾。”

  听到化蝶这近似警告的话语,柳无情却是不以为然:老子在佣兵团里的六年,死人堆里都爬出来了还怕这个?再说了,自己现在其实在这道上也是少有敌手,自己之所以垂涎这煤髓的功效只是想让自己的功力有所增进而已。

  不过柳无情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多年的历练也没有白费,这话他却是绝对不会对着化蝶说的,想法是这样,说出来的却是另一个样:“呵呵,这么说来我倒是要多谢你的提醒了,嗯你说的对,两滴,也算是绝顶的珍宝了”,柳无情叹了一口气,露出可惜的表情,道,“可是我这次拿到的煤髓却是足足有两瓶之多,你所说的两滴却是有些九牛一毛的感觉,那剩下的煤髓怎么办?我总不能扔了吧?”

  柳无情倒是绝对不会傻到把那煤髓就那么扔了:笑话,我那么多佣兵团的胜似亲兄弟的哥们姐妹,还有父母,这些人他都要保护起来,这煤髓对自己有用,对于他们肯定更有用,自己以后万一不能在他们身边保护他们了,有了这些煤髓炼体,想必他们也能有自保的手段。

  柳无情深邃的眼神有些空洞,他开始畅想着遥远的将来,却冷不防被化蝶一声娇喝惊醒:“你是傻啊,还是傻啊,那东西你就算是留在身边收起来也比扔了强啊,你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强着要这东西么?当然,一般人不会清楚它的价值,只有真正的隐世豪门才有资格知道它的存在。”

  被化蝶这一冷喝,柳无情有些无语,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不过倒也没有反驳,仔细想了一想,他忽然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再次转向化蝶道:“那接下来我该怎么做?难道就这么吞了它?”

  “当然不是,你傻啊,这煤髓这么庞大的能量你以为是你说炼化就能炼化的?”化蝶又是轻蔑地撇了撇嘴,对此柳无情直接选择了无视:“那不吞服怎么办?总不能用它来泡澡吧?就你说的那一滴,给我当洗发液都不够!”

  然而化蝶的回答却是让他有些出乎意料:“哼,还真让你猜着了,就是用它来沐浴!”

  听到化蝶的话,柳无情嘴角不自然地抽了抽:“你逗我玩呢?小心我让你灰飞烟灭!”

  柳无情越来越觉得化蝶有种拿他当猴耍的感觉,忍不住表露出平时在佣兵团里养成的,对于戏耍他的人都要恐吓加大棒一番的习惯。

  听到柳无情竟然威胁自己,化蝶心里有些委屈:自己好心帮他他还这样对自己,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不过想到自己的使命,化蝶咬了咬嘴唇,冷哼了一声,继续道:“先准备古代那种圆筒式的沸水,嗯,现代的大浴缸也不错,只是价格稍微贵了一些。”

  刚刚化蝶说“现代科技”的时候柳无情都没有发觉什么,而现在化蝶不经意间说了句“古代的...现代的...”之后,柳无情突然意识到化蝶的身份有些诡异,不过为了保险他并没有打断他。

  “将浴缸添满沸水之后,人先跨入其中,静卧在浴缸一侧,对了,你最好买那种像现代操场一样的那种长形浴缸,然后将一滴煤髓到浴缸之中,切记,一定要从浴缸的另一侧滴入,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承受住煤髓的威力!”

  化蝶好不容易面色郑重地对柳无情讲解着这煤髓的用处,一转脸看到杜雷听得一愣一愣地,心里一怒:我这是为啥啊?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自己都不上心,算了,就说这么点吧,剩下的你自己去领悟,懒得伺候你。

  如果柳无情知道化蝶现在所想的话他真是要大呼冤枉了,他只是被化蝶的话给震住了,并不是不在意。

  只是现在两人心都没往一处想,两人都是只想着自己,而且还相互怀疑对方的目的,这样一来两人都没有了聊天的兴趣,没多久柳无情便找了个借口想要退出脑海。

  不过在他离开之前突然想到,自己好像是以为内那块玉进来的,他在想既然这化蝶已经寄魂到自己脑海里了,那块玉佩还有没有用,当下便问化蝶,谁知道化蝶没好气地回道:“那玉佩能够纹样灵魂,而且还能辅助修炼,还能开辟储物空间,你说有没有用?”

  柳无情一听顿时大汗,当下便逃也似的退出脑海。

  柳无情尝试着握了握拳,下一刻眼中便再次看到了平躺在桌子上的玉佩,心里有些激动:看来这都市里也有大机缘啊,这次自己回来是来对了!

  刚刚激动了没一会,却感到大腿一阵抖动,然后一阵铃声响起:原来是来电话了。

  看了下号码,是座机,心里寻思着这时候谁打来电话,“喂,你好?”

  “什么你好啊,儿子,我是你老子,”电话里传来了林父的声音,“这个你来医院,有事跟你说,上回你陈叔不是有个女儿嘛,你老爹我厚着老脸把人家号码给要过来了,你看着办啊,呵呵呵,赶快过来,十分钟!”林父好想知道柳无情会反对一样,所以说完之后没等他说话便把电话给挂了。

  “呼!”这是什么事?刚一回来就张罗着给我相亲?柳无情郁闷地想着,刚刚因为玉条而带来的喜悦被充的淡淡的。

  陈叔的女儿...好像有将近十年没见了,叫...陈梅?柳无情的目光变得更加深邃,似乎在回想着狠遥远的事情...十分钟后,柳无情来到父亲病房窗外,看到母亲正在给父亲削苹果,而父亲正好看着窗外,这样一来柳无情也不好躲藏了,索性直接推门进去。

  “爸,你说我这刚来还没安顿好你就——”柳无情刚说没几句便被林父打断,“臭小子,翅膀硬了?还是你在外边找了?你要是真找了你就带回来,也好让我跟你妈省省心,你说你都二十六了,隔壁老三家的孩子二十岁孩子都会跑了...”

  “行了爸,把号码给我,我去见还不行么?”柳无情一听他爸又开始絮叨,顿时有些头大:他在外边却实有很多暧昧,但是真要说感情却谈不上,毕竟风月场所讲究的是逢场作戏,真要动情了,关键时刻那可就是要命的事!

  林父一听也对,往桌子上一指:“喏,这是刚才记下的号码,你自己打吧,今天就要见,我问好了,你陈叔说漏嘴了,额,你陈叔说今天梅子在家,快打,当着我们的面打,别想耍滑头。”林父看柳无情拿起纸条,带着一抹笑容便要往外走,哪里猜不到他的想法,立刻便出言喝道。

  被林父看穿了想法,柳无情暗道:知子莫若父啊,只好掏出手机,按下号码拨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