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摆脱了老人的纠缠,柳无情走出了医院。

  他打算去市场上添两件衣服,自己这套衣服虽然耐用实惠,可在这大都市中,还是显得有些古怪了些。他倒是不在意,可老妈在意啊。

  本来她是打算跟着一起来的,不过因为要照顾老爸柳侯坤,所以才让他自己出去买。

  柳无情自然没有意见,正好可以四处逛逛了解一下家乡的情况。

  男人买东西有时候很简单,只要看中了兜里有钱,就会直接拿下。

  柳无情兜里自然有钱,于是半个小时之后他的手上就多了几个塑料袋,里面上下两套加上内裤袜子一共花了三百块,不是什么高档的衣服,能凑合着穿就行。

  他并不讲究。

  买完衣服,正寻思着回趟家把衣服放好,刚出店门口就看见斜对面摆了个小摊,坛子上放着几个黑乎乎的圆球,摊主看到柳无情提着大包小包出来,立即吆喝了起来:“快来看看了啊,前所未有稀世珍宝印度神油便宜卖了啊!”

  柳无情看了眼没在意,正打算走,可摊主的下一句话却把他吸引住了。

  “先生别急着走啊,这印度神油可是好东西,一滴油点燃之后能连续烧好好几个月……”

  柳无情心中一跳,他这次重回都市,除了有些厌倦雇佣兵生活之外,就是因为他的修炼已经进入了瓶颈之中,铜皮铁骨修炼到了巅峰。

  铜皮铁骨是他小时候遇到一个神秘的老者学会的,十八岁之前小打小闹,基本进步不大,直到当了雇佣兵,几乎每天都徘徊在生死之间,武学修为进步极大,短短几年间就达到了巅峰,铜皮铁骨进入到第九重。

  可正当他认为自己已经无敌的时候,遇到了那个强者,才发现了更为广阔的天空。是以他回来了,回到了都市。

  广阔无垠的华夏大地,隐藏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了,他需要在这里寻找机缘。

  没想到才第一天的时间,就遇到了传说中的宝物。

  在回来之前,他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其中很多都是国家机密,其中就有这种东西的描述,这个男人摊位上的煤球,很有可能就是文献上记载的宝物,煤髓!

  柳无情连忙停下脚步,走到了摊位面前。

  “你说一滴油能够烧几个月而不熄灭,是不是真的?”

  在询问的时候,柳无情也打量了一眼摊主,中等身材,衣服有些破旧,双手也布满了老茧,似乎是做苦力活的。至于他摊位上摆放的东西,则是三个苹果大小的黑球,黑乎乎的看起来像是煤炭,只是更严密些,也显得有些圆。

  看外形,柳无情暗自跟自己看到的文献进行对照,心中更有些迫切了。

  摊主见柳无情走了过来,立即喜出望外:“当然是真的,不信我弄给你看。”

  酷aW匠f网正+版首Z◎发{

  说着,就拿出一根小木条,伸进了一个被开了个小口的煤球里面,沾了一下。而当木条拿出来的时候,在尖尖的端部,已经有一些泛黄的液体凝在那里,隐约间好像还有一股极淡的香味传来。

  摊主拿出一个一次性打火机点了一下,顿时木条顶端就燃了起来,冒出淡蓝色的火焰。

  柳无情静静的看着,周围偶尔有人经过也是看了一眼,看到是有人玩火就不再在意,直接离开。

  足足五六分钟,那根木条竟然还在燃烧,而且并没有向一旁蔓延,仿佛中间有什么阻隔一般,始终都徘徊在木条的顶端。

  “他真能燃烧好几个月?”柳无情问道。

  “那是当然了。”摊主信誓旦旦道:“我在家里试验过的,一滴这种东西足足燃烧了两个多月,要不是我自己扑灭了,也许还能烧更久,而且还有更神奇的呢,你看……”

  说着,就将木条放入了一个瓷碗中,然后拿起一旁自己喝过剩了一点的矿泉水,将水倒了进去。

  柳无情本来以为,这木条就算不被浇灭,也顶多是煤油浮散,火焰在水面上燃烧,没想到小碗的水浇满,那木条竟然还是沉在底部,继续燃烧。

  水中的火焰!

  柳无情的心越加跳动了起来,他已经有了几分把握。这个黑球就算不是传说中的煤髓,也必然是其他的宝物。不过他还是继续问道:“这个东西你是哪里弄来的?”

  “我以前是一个煤矿工人,一次挖煤的时候挖到的,当时一共挖出来了十多个,我拿了四个回来,其余的被几个工友分了。我估计煤窑里面还有,不过就在我们挖出这个煤球的第二天,那里就爆炸了,幸好时间是晚上,没人受伤。不过煤窑还是因为违反操作被停了,我们也跟着没了工作……”

  听他这么一说,柳无情更是兴奋起来,他已经确定,这就是那秘密文献中提到过的煤髓,是一种物质精华,燃料只是其最简单的作用。

  而它真正的作用,其实是隔绝和保护。隔绝气息,保护内部的宝物!

  柳无情真正看重的不是煤髓,而是煤髓内部保护的宝物。

  于是柳无情问道:“你这个想多少钱卖?”

  “你真想买?”摊主眼睛一亮,追问道。

  “当然,只要价格合适,我对这种奇怪的东西还是有点兴趣的。”言下之意,就是希望对方不要漫天要价了。

  “这个……五千块一个怎么样?”

  见柳无情有些沉默,摊主好像有些急了,又连忙改口:“少一点三千块也行。”

  柳无情暗自好笑,这煤髓,就算摊主报价一万两万,他也会买下,就算身上没钱,他不惜被那帮兄弟发现也会去银行取钱买下。

  谁知摊主见柳无情面无表情,连忙又降价了,“要不,两千!”

  柳无情摆了摆手,说道:“我只是有些奇怪,你这个神油这么神奇,别说几千,就算几万也应该有人买吧,为什么两千就卖了?”

  摊主听了叹了口气,说道:“我发现这东西的特性的时候也很兴奋,以为能卖上几万几十万,可跑了好几个家店都被给轰了出来,他们说这是陵墓里点长明灯用的尸油,晦气!”

  柳无情恍然大悟,从燃油燃烧时间还有火焰颜色来看,确实有些相似,不过张小凡确信这并不是尸油,因为尸油绝对不会在水中燃烧的。

  所以,他点了点头,说道:“两千就两千吧,三个就是六千块钱,不过你不是拿了四个吗?怎么这里只有三个?”

  “还有一个放在家里,有时候家里停电了又不舍得蜡烛,用这个方便,而且省钱。”摊主解释道。

  “那其他的几个呢,拿走的都是什么人,你还能联系到吗?”柳无情一边掏出钱,一边问道。

  “有一个还能联系到,另外一个就有些远了,煤窑停了业,人家也回家去了,也没联系号码,真不好找。”摊主为难道。

  “这是六千块钱,你如果还能将其他煤球弄来,我还是两千一个跟你买,至于你是让他们直接卖给我还是自己低价买进然后再卖给我,就是你的事情了。”

  “好,好,一言为定,我保证一个月,不,半个月,半个月内我一定把剩下的煤球一块儿送到你手上。”

  “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姓柳。”

  摊主将柳无情的手机号码记下之后,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说道:“我叫李明军,你叫我老李就行了。你就放心吧,你交代的事情我一定办好。”

  “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咯。”柳无情的心情也是极好,腾出一个袋子将三个煤球都装入了进去,正想离开,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问道:“老李,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给这神油取一个这样的名字,印度神油?”

  “呵呵,这不外面都在宣传嘛,说印度神油怎么神奇怎么厉害,我感觉我这个神油也很厉害很神奇,打算沾沾名气,所以就取这样的名字。”

  “……”柳无情顿时无语。

  ……

  回到家,饶是以柳无情那泰山崩塌而面不改色的心性,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煤矿是经过几千年几万年底壳变迁而产生的一种矿物质,而煤髓,则更不简单,是煤矿的精髓,只有蕴含极多的煤矿的地方,才能产生一点点,点燃之后千年不灭,据说秦始皇的陵墓的灯用油,就是用的这个煤髓。

  不过除了这些之外,柳无情还知道,这煤髓真正作用还是保存古物,古代一些不想被时间岁月腐朽的东西经过煤髓的侵透包裹,都能保存下来,千年万年百万年不朽。

  这煤球的形状,显然不是自然形成的,所以柳无情断定,里面必然保存了什么东西。而能够被古代人不惜用这样珍贵的煤髓进行保存遗留下来的东西,肯定不简单。

  想到这里,柳无情连忙进入厨房,拿出一个大碗,将那破开了一个洞的煤球拿了出来,将里面的煤髓倒了出来。

  立即,一股袭人的香气就在屋里传来,非常好闻。而随着煤髓的倒入,顿时那瓷碗内部就浮现出了一层淡黄色的釉色的液体。

  五六分钟后,感觉煤球内部再也倒不出一滴煤髓后,柳无情晃了晃煤球,咚咚之声传来,里面果然还有东西。

  柳无情大喜,透过破口看了看,里面有一个白色的长条形的东西,感觉倒不出来,柳无情连忙将煤球敲碎,顿时里面的东西浮现在他的眼前。

  是一个白色的玉条,外表看起来非常圆滑,但是隐约间内部好像有一种好似琥珀一样的东西,似乎有一种神秘。

  “只是一块玉?”柳无情心中隐隐有些失望,再次仔细打量,精神突然一阵恍惚。

  柳无情连忙镇定心神,心中大骇。

  “什么东西?”在他仔细打量的时候,他恍惚间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要吸入这个玉条内部一样,非常……非常不自然。

  不过柳无情向来是一个执拗的性格,有些事情不搞清楚心里就会不痛快,虽然感觉这块玉条有些诡异,可他还是聚精会神,再次仔细观察了起来。

  少顷,那种恍惚的感觉再次浮上心头,这次柳无情没有躲开,硬撑着那种不适继续凝聚精神。

  突然,柳无情眼睛一亮。他感觉自己进入了这个玉条之内,然后无数的文字信息就好似洪流一般汇入他的脑海,令他都有一瞬间的失神。

  “造化真典!”

  柳无情目瞪口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