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独孤的姑娘?”柳无情皱眉,突然,他眼睛一亮,“难道是她……”

  想到那个女人,柳无情的脸上多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

  柳无情现在还不能走,他虽然因为钱明的话没了嫌疑,可还有一些程序要走。当然,最重要的就是要家属过来领人。

  不过柳无情只是在这里呆了十几分钟,就由钱明带着一干警察领导走了进来,不过最后面一个中年人显然不是警察局的人,因为他穿着一身军装。

  钱明歉意的看着柳无情,说道:“柳无情,现在我们已经确认了,你是无辜的,你的家人已经过来担保了,所以你可以先回去了。当然,如果以后有什么事请需要询问,还请务必配合一下。”

  说完,示意一旁的顾鹏把他手铐给解开。顾鹏无奈的点了点头,拿出钥匙,打开了手铐。

  柳无情活动了一下手腕,扭了扭脖子,看着钱明,说道:“钱局长要我配合我自然不无不予,不过现在我想和顾警官谈一谈,可以吗?”

  顾鹏心中一沉,面上却毫无变化,问道:“你想跟我谈什么?”

  “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一下,为什么你在审讯的时候,对我的手臂非常感兴趣,多次拿起警棍砸向我的胳膊,好像不将它打断誓不罢休一样。”柳无情平静的说道。

  “没有的事,我那只威吓,是对付犯罪分子的必要手段,我并没有真正的动手,你的手臂也没有受伤。”

  “哦?威吓吗?”柳无情笑了笑,说道:“如果只是威吓都能将铁椅子砸成这个摸样,那我不知道真正动手的时候你会凶残到什么程度。”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在柳无情所指的地方,有一个非常清晰而明显的凹痕,钢铁焊制的铁衣都有了一丝扭曲,可见力气之大。

  “孙局长,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这时,站在一旁的穿着军服的中年人脸色铁青,大声说道。

  “顾鹏!”孙振有些着急,大声斥道。

  所有人都知道柳无情不简单,背后不仅有钱明钱局长,更有一个神秘的独孤姑娘,他们真不敢不小心对待。

  最重要的是,钱明还没走,还在一旁看着。

  柳无情有些意外的看了那个穿着军服的中年人一眼,感觉有些面熟,不过没有认出他来。

  “孙局,我……”

  “你就是用这根警棍打我的。”柳无情从审讯室角落里拿起了一根警棍。

  顾鹏有些无奈的辩解道:“那只是道具,一般都不会用的。”在这么多领导面前,他自然不会承认,也不敢承认。

  “是吗。”柳无情走了过来,说道:“那太可惜了。”然后举起警棍,对着顾鹏狠狠地砸了过去。

  顾鹏大惊,连忙抬起手进行阻挡。

  咔嚓--

  顾鹏的手臂骨头和警棍发生碰撞,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

  柳无情再砸,顾鹏再挡。

  咔--

  然后另外一条胳膊也断了。

  顾鹏没想到柳无情这么疯狂,报复心这么强,还没走出审讯室,就敢直接拿起警棍对自己惊醒报复。

  更没想到他这么大胆,竟然赶在这么多警察局领导面前动手。

  而最最让他没想到的是,柳无情动手,现场这么多人,竟然没有谁来阻止。

  孙振正跟钱明汇报工作,而钱明一副认真听着的摸样,至于其他人,大部分的人眼睛耳朵看起来像是在听领导讲话,实际上却都在往他这边瞄。

  他快哭了,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

  柳无情狠狠地砸了十几警棍,才停了下来。

  而这时候,顾鹏双手已经抬不起来了。实际上最后十多棍,柳无情都是砸在他的后背的,他知道打哪里才能让对方知道疼而不会受太大的伤。

  “我说过你会后悔的,现在你看,是不是后悔了?”柳无情蹲下身子,说道:“当然,如果你想说你现在都还不后悔,那我只能说,你真贱。”

  顾鹏说不出话来,他现在只想骂娘。这果然是个狠人,敢直接打断洪力的胳膊的人,能是普通人吗?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这人比较健忘,我怕我走出去没多长时间就把他忘记了……”

  钱明点点头没有说话,他对于柳无情的身份也有些嘀咕,不过上面的烟雾太大,水太混,他手太短够不着,也就没想去搞清楚,他只要完成上面的任务就行了。

  他对孙振说道:“关于洪力的案子,一定要严厉彻查,不能放过一个罪犯,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酷匠I$网唯g,一、0正2版,其n_他都i*是盗c%版}

  “是,钱局。”孙振连忙点头,应了下来。这对他来说也是好事,正好可以借这次的事情巩固自己的地位,洪发这次肯定是要被撤下来的,他能不能上位,就看这次的表现了。

  “还有,对于警察中的一些害群之马,也不要姑息,不能助长这种歪风邪气。”钱明继续说道。

  孙振点头,他知道顾鹏完了。

  在临港所有警察的热烈欢送下,钱明乘坐奥迪车离开警察局,而柳无情则被身穿军服的中年人,接出了警局。

  “你是德叔?”柳无情意外的说道。

  陈有徳笑了起来,说道:“怎么,六年不见,就不记得了?”

  “呵呵,不是,就是有些意外。”柳无情饶了饶头,一副憨厚的摸样,丝毫看不出之前凶狠的摸样。

  陈有徳心中暗叹,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开车将他带到了医院。

  看到柳无情回来了,不管是柳侯坤还是李凤秀脸上的愁容霎时间消失了干净,变得高兴了起来,李凤秀更是走上前来,上下摸摸自己的儿子,好像生怕吃了亏少了块肉。

  “妈,我没事,有德叔在呢,我哪里吃得了亏?”柳无情笑着说道。

  陈有徳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既然他不想说,他也不好在他父母面前提,不过心里却对这小子多了一些关注。这消失的几年,他到底干了什么?

  一般人,可绝没有他那份自信,那份果决,那份狠辣,敢在警察局动手打人的。

  “老战友,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柳侯坤看着陈有徳,说道。

  “哪里话,无情这小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出了事,我哪能不尽力的。”陈有徳摆了摆手,说道:“不过不是我说你,你是怎么回事,要不是发生了这事,我还不知道你被人给打了,当时怎么没给我打电话,要是我知道,我一定不会放过那小子。”

  “哎,老了,身体大不如前了,不然那小子哪是我的对手。”柳侯坤摆了摆手,不愿服输却只能叹气。突然,他眼睛发亮的说道:“对了,梅子,二十岁了吧。”

  “二十一,怎么了?”陈有徳疑惑的问道。

  “还没找对象吧。”柳侯坤脸上带笑,说道:“你看,我儿子怎么样?”

  “他……”陈有徳有些迟疑,想了想还是说道:“当然不错了。”

  “爸--”柳无情一拍脑袋,原本以为昨天晚上老爸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真给提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