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了区分局的门口,孙振快步跑过去拉开了奥迪车的车门,恭敬的问好,说道:“欢迎领导过来视察工作,钱局长一路辛苦了。”

  前面是一个有些矮胖的中年人,弥勒佛一般的笑脸,让人一看就生出亲切感。他伸手和孙振握了握,说道:“突然到来,会不会有些麻烦啊?”

  “钱局长能来我们临港分局指导工作,这是我们全体工作人员的荣幸。”孙振奉承的说道。他偷偷往钱明身后看了一眼,除了他的秘书钱森外,并没有其他人,心里松了口气,知道他不是真的想来视察什么工作。不过很快他心又紧了紧,不是视察工作,那是为了什么?

  “嗯。”钱明点了点头,抬步走上了公安局前面的台阶。

  突然,一个身材比钱明更胖的胖子从里面跑了出来,有些慌乱的说道:“钱局长,欢迎来到区分局视察工作。”是洪发来了。

  孙振没有提醒洪发有领导过来,而其他知道的人也都是孙振的心腹,所以到头来没谁告诉他有领导过来,直到有人看到钱明从车里出来,他手下心腹才慌乱的跟他汇报。

  “洪发,你在啊,真是好大的架子啊。”钱明冷笑着说道。

  洪发那肥胖的身子一抖,脸蛋上下的赘肉也跟着颤抖了起来,忙慌乱的说道:“局长,那什么,我有事忙……”

  “有事忙?难道是什么紧急任务?或者抓拿重大凶犯?工作时间办公室电话打不通,连手机也关机了?你是领导你真忙啊。”钱明这一番话说出来,洪发冷汗都出来了。

  来者不善啊。

  一旁的孙振暗笑,就好像六月天喝下雪糕,爽极了。

  “不是,那个领导,有什么事先到我办公室里说吧,站在这里也不是事您说是吧。”洪发擦了擦汗,说道。眼神却阴沉的看了孙振一眼,这小子真阴啊,背地里玩这种手段。

  “办公室就不去了。”钱明摇了摇头,说道:“最近没什么重大的案子发生吧?”

  孙振知道重戏来了,连忙说道:“报告领导,重大的案子并没有,不过有一起故意伤人案正在审查当中,您是不是?”

  洪发张了张嘴,脸色更加阴沉了下来。直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钱明来分局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很显然,孙振既然将这个案子提了出来,显然有什么用意。

  想到这里,他心中也暗自后悔,早知道就算再不愿意,也不能拔了电话线,关了手机。

  他哪里知道,其实徐铮根本没打一个电话。

  “故意伤人案?说说看!”钱明皱眉,说道。

  孙振小心的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其他异样的神色,心里有些吃不住,不过还是介绍了一遍,之前半个小时,他也已经将这件案子给理了一遍。当然他手中拿的是柳无情的口供,知道钱局长可能是为了柳无情而来,他哪里敢将洪力的口供拿出来。

  不过听到孙振的话,洪发的脸色却不好看了起来,阴着脸说道:“孙局长,有些事可不能只听犯罪嫌疑人的一面之词,你当了十几年的警察,不会连这一点都不懂吧,这个案子的档案我也是看了的,其中受害人的口供中可跟你说的完全不一样。”

  “你说说你的理解。”钱明对着洪发笑着说道。

  “局长,要不到里面的休息室里喝杯茶吧,我在那里给您汇报。”洪发邀请道。

  摇了摇头,钱明说道:“就在这里汇报吧。”

  于是,洪发只好将他侄子洪力的那份口供拿了出来。当然,他这份口供也有不实之处,其中缘由更是差之千里,直接将柳无情说成了一个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混蛋,总之一句话,错的都是柳无情,他很善良很无辜,是一个小白兔一样的存在,无害的。

  在洪发汇报的时候,钱明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是接到老领导的电话才过来的,他不知道这么一起普通的案件为什么会引起那样的人物的注意,他只需要明白他只要按照老领导的吩咐做就好了。

  听出了老领导好像对那个被关着的人很紧张,对于下面各种狗屁倒灶的事情他自然清楚害怕他真受了什么委屈,所以他在来之前就打了电话,只是洪发的表现让他很气愤,所以原本对老领导的另外一个指使有些迟疑的他,坚定了下来。

  “你说洪力,是东莱酒吧的老板,东莱娱乐城大股东洪力?”突然,钱明开口了,如弥勒佛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其他神色。

  洪发脸色一僵,缓缓点头。

  x酷匠网永X:久/免{费看o小CP说#b

  “这个人我知道,罪恶累累啊。”钱明直接说道。

  在他身后的秘书连忙从手中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洪发和孙振。

  洪发懵了,当听到钱明说这个人他知道的时候,他的脑袋就有一种轰鸣的感觉,像他侄子那样的人,被公安局局长记住,哪里会是什么好事,而他之后的一句话,更是将他置入了万劫不复之地之中。

  罪恶累累,这话太重了,他受不起,他侄子更受不起,会死人的。

  僵硬的打开钱明秘书递过来的文件,上面第一行就让他冷汗都流出来了。

  “我这次来,就是为这个洪力过来的,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切的证据,他在叶城这几年,涉嫌组织幼女卖淫,更是与一些官场败类勾结,以极低的价格侵吞国家财产……至于一些打架斗殴伤人致残的事情,更是多不胜数,这种社会败类,我有理由相信,这次伤人致残事件,又是一起贼喊捉贼的冤假错案。”

  钱明这话,基本上就将这次的伤人事件给定了性,柳无情是被冤枉的,而洪力则是贼喊捉贼。而且在他给出的文件中,确实有着大量的关于洪力的犯罪事实,在铁的证据面前,一切狡辩都是多余的,等待洪力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洪发的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

  有这么多犯罪事实被发现而洪力没有被抓,说没有保护伞谁信?而身为洪力叔叔的他,就是最大嫌疑人。上面既然能够找到洪力的这些犯罪证据,那么必然,也能顺藤摸瓜,找到自己的。

  “徐铮——”洪发心中发寒,将所有的一切,都归在了徐铮的身上。

  在他看来,柳无情认识的人中能情动钱明的只有徐铮,之前徐铮就帮过他一次,这次显然也是他出的手,只是他没想到,对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惊天动地,将自己也牵扯了下去。

  “钱局长我——”洪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不用说了,直到现在我还是相信你是一个好警察是一个好官的,我相信你跟洪力是没有牵扯的,相信到时候调查出来,就能确认你是无辜的。”钱明摆了摆手,说道。

  这话,把洪发什么话都堵了回去。

  孙振虽然看的大是痛快,可心中也是发寒,冷汗津津的说道:“这是我们的我们工作上的失误,我们会一定会接受这次的教训的,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因为某些个人的包庇行为而使得犯罪人员逍遥法外的事情的,我们一定会严厉监督,尽可能的防范未然,保障每一个公民,都能获得宽政公正的待遇。”

  “你——”洪发怒指着孙振,这老家伙太狠了,表忠心的同时还不忘坑他一把。

  “嗯。”钱明点点头,像是没有看到洪发的表情一样,说道:“辛苦你们了,如果你们真的做到的话,明年我来跟你们庆功。”

  “谢谢领导。”孙振点头哈腰的说道,“钱局,要不要去看一下这次的受害者,柳无情先生。”

  “去看看吧,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职。”钱明说道:“普通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应该吓坏了吧。”

  站在后面的顾鹏听得直吐血,心说,他才没吓坏呢,倒是我这一趟可是心惊肉跳的。

  由孙振带路,钱明一伙人很快来到了审讯室门口。顾鹏快步走上前,打开了审讯室的门,然后邀请领导们入内。

  柳无情坐在那里,看着来人,这些人一个都不认识,他心里有些疑惑——谁出的手?如果是徐铮的话,他应该不会放弃这个与自己关系更进一步的机会吧。

  “你叫什么名字?”钱明看着柳无情,声音中浑厚不失亲和力。

  “柳无情。”柳无情说道。

  “嗯,柳无情,你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不要紧张,更不要害怕,把实际情况告诉我们,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受害者的话,我们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钱明安慰着说道。

  “谢谢各位领导,我相信大多数警察都是好人,偶尔有一两个害群之马,还是可以原谅的。”柳无情认真的说道。

  顾鹏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他知道柳无情说的就是他,这小子这是在报复自己刚才在审讯的时候对他动手。

  果然,钱明听到这话挑了挑眉头,不悦的看了孙振一眼,说道:“有些警察是有些毛躁,希望能相互体谅一下。”

  柳无情笑笑,没有说话。

  接着,钱明再勉励了几句,就走出了审讯室。不过在刚走出审讯室的时候,钱明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退了回去,看着柳无情,说道:“对了,有一个姓独孤的姑娘让我代她向你问好。”

  身后,孙振等人目瞪口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