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顾鹏懂了,心中暗暗发寒,果然领导都是不能得罪的啊,这些老家伙,一个比一个狠。

  审讯室的门被人撞开,然后就只见顾鹏,也就是黑脸警察一脸兴奋的走了进来,将门给锁住。说道:“嘿嘿,你小子倒霉了,本来还有点顾忌不敢出手太狠了,可现在既然上头都打了招呼……我看你还有什么值得猖狂的。”

  柳无情眼神一凝,知道洪力的真正报复来了。之前这黑脸警察虽然也是口气严厉一副要将他狠狠教训一顿的架势,可毕竟有所顾忌。而现在他的语气中显然透露出了一些东西,接下来,他将肆无忌惮了。

  “给我打!”顾鹏脸色一变,快步走上前来,高举着警棍就狠狠地砸了下来。

  这一下他看准了位置,没有给柳无情闪躲的余地。不过别忘了,柳无情双手虽然被铐住了,可脚还可以活动呢,眼见在椅子上躲不开了,柳无情连忙伸腿一踹。

  哎哟一声传来,顾鹏直接被柳无情踹出去了老远,差点摔了个大跟头。

  “靠!尼玛真疼。”顾鹏大叫了一声,说道:“小李,把他腿给我绑了。”

  “老板,您让我注意到的人,被抓进局子里了。”在一件豪华的办公室里,一个手下向徐铮汇报道。

  “好,知道了,你退下吧。”徐铮眉头一皱,微微沉吟了起来。

  人是一定要救的,不管是出于情意还是利益,可到底怎么救,什么时候救,却是需要考量了。

  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柳无情回到都市,回到叶城到底是为什么。如果仅仅只是看望自己的父母,想将他们安顿,那他出手多少可以还他一点人情,可如果他有其他打算,在这里谋划什么事情,或者打算在这里扎根,那他就要仔细考量了。

  所以,他决定进行一番试探——假装不知情!

  他知道凭柳无情的手段肯定不会吃亏,而他只要确认在短时间内是否有人出手就行了。如果在短时间内有人出手,那么柳无情在叶城的目的就有待考究了,而如果没人出手,那么他就可以肯定,他只是过江龙,并不打算在这里扎根。

  “老柳,什么事啊,难得你打电话给我。”一个简洁的办公室内,陈有徳呵呵笑了起来。

  “我儿子被警察带走了,说是打了人。”柳侯坤很沉着的说道。

  “你儿子?哪个儿子?柳无情?他回来了?”陈有徳连忙问道。

  柳侯坤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是的,他回来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希望你能帮忙,我不想他吃亏。”

  “好,我帮你问问。”陈有徳笑着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陈有徳想了想,拨通了一个电话。只是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阴沉了下来。

  他的话不管用。

  心里明白事情可能不简单,一时间他有想不起什么解决的办法,所以陈有徳最后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虽然不是一个系统的,可有自己这个驻军部队营长的人在那里,他们总不好让自己的那个侄子吃亏吧。

  ……………………

  “柳无情被叶城警察带走了。”一件豪华的办公室里,一个短发女子向着一个美丽到了极点的女子说道。

  “他?以毒狼的本事,如果他想跑的话,那地方警察的人,抓得到他吗?”那女子脸色一变,然后稍稍冷静下来,说道。

  “除非他有什么顾虑。”女子肯定的说道。

  “他的老家是在叶城,他的父母还健在。”短发女子轻声说道:“他怕父母担心。”

  进警察局会让父母担心,畏罪潜逃更会让父母担心,相比之下,进警察局还有缓和的余地,一旦潜逃,父母更会伤心和担心吧。

  G酷R~匠网永久}V免●%费看E%小√D说si

  “原来如此,如果不是他这次回来,还真不知道他的父母还健在。”女子轻声说道:“我记得徐老虎也在叶城吧,有他在,不用我们出手吧。”

  “徐老虎?他太聪明了,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没有第一时间出手。”短发女子评价道。

  “那好,我要他记我一个人情。”美丽女子兴奋道。

  ……

  “妈的,敢袭警,现在谁来都救不了你了。”顾鹏揉着肚子,手中的警棍就是一阵狠砸,而且这次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柳无情的手臂。

  他好像是想要将他的手臂打断一般,手中的警棍一下一下的挥舞,凄厉的空气摩擦的声音,就连站在一旁的戴眼镜的警察的听了都有些害怕。

  哐!哐!哐!

  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顾鹏这几棍,竟然没有一次打中柳无情,他好像还坐在那里,双手被铐住,双腿也被拇指粗的绳子给捆住了,可顾鹏对准他的人,就是没有一下打中。

  不仅戴眼镜的警察目瞪口呆,就连顾鹏也有一种邪门了的感觉。

  砰!

  正在这时,审讯室的门被人一下子撞开。

  孙振是公安局局长,不过与洪发正局长不同,他是副局长,在权力的中心中,正和副,是两个极大的差别。加上洪发素来专政而且固执,所以他的日子很不好过。

  今天刚一上班,就看到几个民警上串下跳,说是去抓一个人,兴师动众的样子,他心里就冷笑。

  对于昨天洪发的侄子被人打了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为了表示关心,他也跟着去看了眼,说实话,心里痛快极了。

  不过他自然不会表现出来,而今天看情况,那个打了洪发侄子的人可能不会太好过吧,那些家伙,为了表忠心,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他也没什么看得惯看不惯的,在局里呆的久了,对于这些东西早就看透了。

  只是一个电话,让他彻底的慌了神。

  本来这个电话是决计打不到他这个副局长头上的,可洪发知道柳无情跟徐铮关系亲密,害怕他插手,所以直接将电话线给拔了,手机也关机。是以这个电话才接到了他的头上。

  孙振有些慌了,连忙跳了起来,顾不得整理文件,直接打开办公室的门,风一般的朝着审讯室跑了过去。

  路上有人向他主动打招呼他也没时间回应,他像疯了一般,‘框档’一声撞开了审讯室的铁门。

  “顾鹏,你在干什么?你在干什么?”孙振大声吼道:“是谁让你乱用暴力手段审讯疑犯的?是谁给了你这么胆?你还想不想干了?你们还记不记得身为警察的职业道德和操守?”

  “孙局……”顾鹏目瞪口呆的看着孙振,有些发蒙。

  他这是怎么回事?在警察局什么时候轮到他发这么大的声音?今天洪发可还在呢,再说了他现在执行的可是洪发的命令,你一个副局长,有什么资格来指手画脚?

  孙振的声音引起了警察局的一些工作人员的注意力,他们都走了过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有你们这么审讯疑犯的吗?把他铐住了还不够,还用绳子绑了,顾鹏,你真够可以的啊,我看你帽子不用带了。”孙振大步流星走进来,训斥道。

  “我没打他,我刚还被他踢了一脚呢,你看,肚子上的脚印还在呢。”顾鹏虽然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孙振毕竟是领导,他还是解释道。

  “放屁!”孙振骂道:“你们要不要不走过去能被他踢到?”

  顾鹏被训的像狗一样,心里也有些明白了,估计又是哪个领导出面求情了,能让孙局不顾洪发的面子,估计背后的来人有些不简单,心里顿时为难死了。

  自己这算什么事啊,本想着巴结洪发,没想到又引出了一尊大神。

  看到顾鹏脸上的难色,孙振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然后说道:“我们是警察,打击罪犯虽然可以不予余力,不过我们不能自己也犯罪,滥用私刑……还不快把他绳子给解开。”

  顾鹏连连点头,示意戴眼镜的警察帮柳无情解开绳子后,赶紧跟着孙振走出了审讯室,微躬着身子,紧张的问道:“局长,到底什么事啊,我到现在还迷糊着呢。”

  都是一个系统的,自然好说话的很多,再说上头也没有明面说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因为被关进审讯室里的那个小子,所以孙振还是解释道:“等会儿钱明局长要过来检查我们分局的文明执法工作。”

  闻言,顾鹏身子一抖,差点吓坏了。赶紧感激的说道:“孙局,这次真的谢谢您了,要不然,我还真可能撞枪口上了。”

  孙振嗯了一声,心说你这次可不是差点,而是直接撞枪口上去了,这时节,可从来没有局领导来这鸟不拉屎的分局检查工作,那钱明,很可能就是为了被你们审讯的那小子,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突然的就打了个电话过来,直接扣下文明执法的帽子。

  这是警告。

  警告他们不许打人,打了人就是暴力执法的典型,要被处分的。等下,还不定怎么样呢。

  “局长,那现在怎么办?”顾鹏小心的问道。

  “等着吧。”孙振摇了摇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