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我买了一些早餐,趁热吃了吧。”柳无情扬了扬手中的袋子,笑着说道。

  “我现在肚子还不饿,你和老柳先吃吧,我等下先回一趟家,拿点东西过来。”李凤秀摇了摇头,说道。

  “无情啊,帮我办理出院手续吧,我现在已经好多了,一直呆在医院里也不是事,每天三百多块钱咱可消费不起。”柳侯坤知道李凤秀回去是准备干什么,微微沉吟,然后说道。

  柳无情自然知道老爸是担心钱的事情,看老妈那发愁的神色,显然回去也是为了筹钱,自己家里没有,肯定要跟邻居亲戚借,他自然不想父母为难,直接说道:“那怎么行,钱的事情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您就安心在这里好好养病吧,我有办法的。”

  柳侯坤知道柳无情的性格,口头上答应了下来,心中却是已经决定,待到柳无情不在的时候,自己偷偷将出院手续给办了。

  正在这时,突然两个警察敲开了门,其中一个正是昨天那个高个的警察,“请问柳无情在吗?”

  “两位警察,发生了什么事?”柳侯坤担心是自己儿子又犯了什么事,有些担心的问道。

  听到柳侯坤的话,警察看了柳无情一眼,判断他就是他们要找的人,说道:“有人报案,说你蓄意伤害别人身体,跟我们走一趟吧。”

  柳无情沉默了一会儿,知道这肯定是洪力报的警,他打断了对方的胳膊,尽管畏惧徐铮的权势,可咽不下这口气的他,肯定不会放过他。想明白这点,他回头看了老爸一眼,说道:“爸,妈,没事的,你们就放心吧。”接着,他转过了身,说道:“走吧,我跟你们回去。”

  高个警察旁边的警察看了柳无情一眼,从腰间取下手铐,就要给他拷上,柳无情脸色一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凌厉如刀的目光,吓得那名警察不由的哆嗦了一下,拿出来的手铐竟然重新放回了腰间。“走吧!”高瘦警察说道。

  柳无情给父母一个放心的眼神,才跟着往外面走去。

  看着柳无情被警察带走,柳侯坤无奈的叹了口气,赶紧对李凤秀说道:“小秀,快扶我起来。”

  “老柳,你想要干嘛?”李凤秀着急的说道。

  “我给战友打几个电话,警察局黑着呢,无情性子又犟,我怕他在里面吃亏。”柳侯坤说道。

  走出病房,柳无情意外的发现外面还有两个警察,显然洪力知道他的战斗力,害怕他反抗,两个警察抵挡不了,所以特意提醒,多叫了两个警察候在门口,做好防止他逃跑的准备。

  当然,柳无情如果真的想逃跑的话,这几个警察还真拦不住他,这点洪力猜到了,不过他才不会提醒呢,要是柳无情真的袭警然后潜逃的话,那罪名就更大了,到时候就算徐铮都不见得保得住他。

  四个警察压着柳无情上了警车,然后直接开到了警察局。

  没过多久,他就被送到了一个独立审讯室里,这次警察没跟他客气,直接把他双手并在铁椅子后面铐住,而铁椅子被烙在地板上,动弹不得。

  审讯他的是另外两个警察,一个三十来岁黑脸警察,一个带着眼镜青年警察。

  进了审讯室,他们随手关了门,一副轻松的摸样坐在柳无情的对面。其中黑脸警察掏出了烟点上,一旁带眼镜的警察连忙跑出去拿了烟缸回来,小心的放在他桌前。

  黑脸警察轻松的吐了口烟,开始例行询问。

  “姓名。”

  “柳无情。”

  “年龄。”

  “二十五。”

  “职业。”

  “暂时没有工作!”

  “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可能那黑脸警察也感觉这样问话太繁琐了。

  “我身份证在刚才就被刚才的警察给搜走了。”柳无情说道。

  然后那个带着眼镜的警察就很快的跑出了审讯室,拿了一个小袋子回来,里面放有柳无情的手机身份证等物品。

  官大一级压死人,柳无情不得不感叹,在这小小的审讯室里,就充分展现出了官场中的那种等级深严的感觉。怪不得千百年来华夏的官场文化这么的丰富多彩。

  “把事情经过讲一下。”黑脸警察说道。

  柳无情皱眉,将当时的情形说了一遍,当然,他自然不会傻到完全交代清楚,而是将情形串改了一遍,讲了出来。

  他本身就是干雇佣兵的,平常审讯用得多了,自然知道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应该怎么说才对自己有利。反正在他的形容中,他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受害者。

  黑脸警察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柳无情身前的桌子上,震得面前的烟灰缸都跳了起来,落下后还在嗡嗡嗡的乱响。

  “柳无情,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犯的事非常恶劣。”黑脸警察大声说道,“你打伤的人洪力我已经看了——触目惊心啊,全身多处受伤,手臂粉碎性骨折,就算好了以后也没有完全复原的可能,而且医院重伤证明已经开过来了……所有的证据都对你不利,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你,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和斗争。只有如实交代你的犯罪事实,才能有缓解的余地,在法院审判下从轻处理,侥幸心理,是要不得的。”

  “我一定会好好配合你们的调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柳无情连连点头,表情非常认真。

  “好,那你再说一遍,事情的经过。”黑脸警察似乎比较满意,又抽出根烟,吸了一口。

  “好。”柳无情点头,又将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砰!

  等柳无情讲完,黑脸警察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就算这样他还是不解气,一脚揣在前面的桌子上。桌子受不得距离,一下子向着柳无情倒了过来。

  他被靠在铁椅子上,躲不开,所以抬起了脚,搭住了桌子上边,终于没让他倒下。

  “尼玛狗娘养的,你这次说的跟刚才有什么区别?你小子是想死吧?老子成全你!”黑脸警察气呼呼的,破口大骂,伸着胳膊,就要在柳无情的身上来两下。

  “小李,关摄像头,老子给他上点菜。”黑脸警察吩咐了一声,突然从后面抽出一根警棍。

  更;G新)最#快g!上酷*匠Ff网

  那个戴眼镜的警察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一声,去关了摄像头,然后也抽出了一根警棍。

  “你们这是要刑讯逼供吗?”柳无情冷着脸,说道。

  “怕了吗?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黑脸警察冷笑了一声,大步走了过去,“不过现在,老子先给你听个响。”

  说完,举起手中的警棍,对着柳无情狠狠地砸了过去。

  对于打人,他很有经验,知道不能打头,所以他选择了肩膀,这一下,狠戾非常,警棍在空中,都响起了呼呼的厉风。

  哐!

  柳无情被靠在了背后,不好直接跳开,所以只能一歪脑袋,然后肩膀一缩,黑脸警察这一棍就打了个空,砸在了椅子上。

  “你会后悔的。”柳无情声音平静的说道:“难道你以为,我敢打他,就没有什么依仗吗?”

  “身上还不错,不过我看你还躲得了几次。”黑脸警察冷笑,在进来审查之前,他就查过这小子的资料,虽然有过六年的空白期,可却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儿子,能有什么依仗?

  反倒是他身后的戴眼镜的警察听了,有了些顾忌,不敢过度上前了。

  “给我上,出了什么事算我的。”黑脸警察对着手下说了一句,眼神凶狠,已经打算下狠手。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来了,戴眼镜警察如蒙大赦,看向了黑脸警察。这时候黑脸警察也不好再动手,问道:“谁?”

  “队长,洪局长找你。”门外有人汇报情况。

  黑脸警察打开了门,然后转过头对着戴眼镜的警察说道:“看紧点。”

  “是!”戴眼镜的警察大声说道。

  出了审讯室,黑脸警察直接来到了局长办公室,敲了敲门,当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后,才打了开来,“局长,您找我?”

  “柳无情抓到了没有?”洪局长沉吟了一声,脸上看不出其他表情。

  顾鹏暗赞了一声,果然不愧是局长,就算自己侄子被打断了胳膊,也能做到面不改色。

  “抓到了,现在正关在审讯室里。”顾鹏连忙说道。

  “嗯,尽管破案,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一些非常手段,听说这个人非常凶狠,生生把受害者的胳膊打断……太无法无天了,我们有必要让他明白法律的威严,让他有一个深刻的教训,深刻的……”

  洪发最后加重了语气,显然,他虽然表面平静,可内心却是极为的愤怒。

  出了局长办公室,顾鹏心里有谱了,脸上浮现出兴奋的神色。本来他听说柳无情打了洪力之后,就自告奋勇的对他进行审讯,现在果然赌对了,局长果然对这个人非常痛恨,只要他按照局长的意思办了,想必自己升职,有望了吧。

  这时,突然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警察走了过来,顾鹏知道他是洪局长的亲信,心说难道还有什么指示。果然他走过来之后,对他打了个招呼,然后轻声说道:“局长的意思是,将那人的胳膊打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