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帮就把自己是怎样抛尸的情况都告诉了程素。

  但是是陈医生杀了季沫这件事,阿邦是没有告诉程素。

  毕竟阿邦和陈医生是兄弟,况且阿邦也拿了陈医生十万块钱,这件事阿邦肯定得帮陈医生保密!

  如果把事情直接说出来的话,阿邦可就是对不起陈医生了。

  听完阿邦的话,程素吃惊不已。

  没想到那晚上阿邦就是去郊外抛尸的,正好是碰到了自己呼救,如果不是因为阿邦抛尸,恐怕两人都没办法遇见。

  毕竟一个人是工地的工人,一个是模特,这是两个根本就不相交的职业。

  所以程素此刻感觉到,她和阿邦的相遇,真是有些缘分!

  虽然吃惊,但是程素很快就反应过来,安慰着阿邦,让阿邦不要太过紧张。

  “阿邦,没事的,现在警察是不会查到你的,你不用太担心。”

  “可是,我还是得离开望海,要是不离开,始终是个隐患,我都没办法安心工作!”阿邦说道。

  程素想想也是,这种情况下,阿邦就算不离开望海,以后的日子肯定会一直提心吊胆。

  程素她可以跟阿邦说,以后不用阿邦工作,靠她出去工作就能养活阿邦,但是阿邦是个男人,肯定不会接受程素这么干,所以程素就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

  但是阿邦要真离开望海的话,程素心想自己该不该跟着阿邦离开。

  从自己的想法上,程素是不想离开望海。

  程素此刻也很是纠结起来。

  但是很快,程素就先放下这个问题,接着是问阿邦:“阿邦,那你说季沫是谁杀死的?”

  在新闻上得知季沫的死讯之后,程素整个人也很是震惊,但是震惊过后,程素就有点高兴了,因为之前和季沫在公司直接闹翻,程素当时就对季沫很是不爽了,心想这季沫不就是仗着自己有个有钱男朋友,拽什么拽,现在死了,真好。

  阿邦犹豫着回答说:“季沫她不是我的杀的,是我一个朋友杀的,但是我不能告诉你我这个朋友是谁。”

  程素也理解阿邦为什么这么说,他不想背叛自己的朋友,程素顿时对阿邦更是佩服起来。

  像阿邦这种男人,真是世间少有,不惜冒着巨大的风险,帮助朋友抛尸,这种为朋友付出的情义,实在是让程素喜爱。

  不愧是自己程素爱上的男人!

  “既然人不是你杀的,那你更加不用担心,到时候就算被警察知道了,你也可以装作不知情,不知道袋子里装的是什么,至于焚烧,你就说是因为你无聊。”

  “警察不会相信的,这种借口,太拙劣了。”阿邦摇摇头说。

  的确,如果阿邦用这种借口的话,警察肯定是不会相信。

  “那这……”程素此时也面色犯难起来。

  阿邦见程素这样为难,于是对程素说:“素姐,要不你跟我一起离开吧,我们离开望海,去其他地方生活!”

  “我……”程素此刻看着阿邦那深情的目光,很是心动,想要跟阿邦一起离开望海。

  “算了,既然素姐你不想的话,我也不会再勉强你。”阿邦有点失望地说道。

  听见阿邦这么说,程素心中猛然是一痛,她感觉自己是伤害到了阿邦,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于是程素连忙对阿邦说:“别这样,阿邦,我答应你就是!我跟你一起离开望海!”

  “素姐,你真答应我了?”阿邦此时激动不已,当即是抱着程素。

  “恩。”程素点点头说。

  激动过后,阿邦也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实在是有点冲动,虽然这段时间阿邦和程素两个人之间感情是越发深厚,但是他们并没有突破什么鸿沟,也就是之前那晚程素拥抱过阿邦而已,两人都没再做什么亲密举动。

  这会儿阿邦冲动抱着程素,不止他感觉害羞,程素同样是害羞不已!

  所以程素,当即有点小声说:“阿邦,你别这么激动……”

  “不好意思,素姐。”阿邦松开程素,有点尴尬说道。

  程素摇摇头说,“阿邦,我没怪你,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望海。”

  “就明天吧,今天我们先把东西都收拾一下,明天就离开望海。”阿邦回答说。

  “好。”

  吃完饭后,程素就离开了阿邦的小屋。

  接着程素就回到自己家。

  到了门口的时候,程素突然是被两旁冲出来的警察给抓住!

  见到警察,程素吓得魂不附体。

  这些警察,就是杨天林特地安排在程素家附近埋伏的,虽然这几天程素一直不在家里,但是杨天林还是没有放弃希望,派人在程素家附近埋伏着,这会儿终于是等到了程素出现。

  “你们干什么抓我!”程素紧张大喊道。

  “你到了警局就知道!”其中一个警察冷声说道。

  程素不敢反抗,就这样被警察带到了城北分局。

  警察把程素送到审讯室。

  在审讯室里等了一会儿,程素就见到了一个中年男人。

  这个男人正是杨天林!

  杨天林坐在程素对面,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盯着程素看了一阵,看得程素都有些心慌起来。

  “程素是吧,这几天你到哪里去了?”

  “我到哪去,关你们警察什么事,我有没犯法!”程素有点没好气说道。

  “你给我放老实一点,我告诉你,我是这城北分局的局长,你的事情,我已经是调查得很清楚!”杨天林冷声说道。

  知道对方是局长之后,程素心中是更加害怕起来,但是程素嘴上还是硬气说道:“局长又怎样,局长就可以乱抓人了吗!”

  “好,你嘴硬是吧,我问你,季沫的死,难道跟你没有关系?”

  “季沫她死了?”程素此时装作吃惊问道。

  “别跟我装傻,季沫跟你之前在公司发生过争吵,你是不是因为这样,怀恨在心,所以找机会把季沫给杀了,然后抛尸郊外,因为怕被警察知道,所以不敢呆在自己家里,跑到外面去躲着!”

  听到杨天林这么说,程素顿时有种被气笑了的感觉,这人简直太会联想,他这种思路去写小说都可以了。

  “局长大人,你别跟我在这讲故事好么。”程素冷笑说道:“我是和季沫在公司发生过争吵,但只是拌嘴而已,我有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就把季沫给杀掉么,杀人可是死罪,我没那么傻吧。”

  杨天林沉默了。

  其实杨天林一开始怀疑程素和季沫的死有莫大的关系,但是在今天见到程素之后,杨天林顿时就感觉到这女人绝对不是凶手,之所以他刚才要这么对程素说,完全是因为,杨天林想用这种方式,套取程素的一些话来。

  程素虽然不是杀人凶手,但是杨天林感觉她肯定知道一些线索!

  要程素把这些线索透露出来,才是杨天林的目的。

  “怎么样,局长大人,你们这样办案是不行滴,快点把我放出去,我没犯法!”程素此时再次强调着自己没犯法。

  杨天林沉默之后,此时开口说道:“程素,你别跟我嚷嚷,我也相信,你不是凶手,但是你肯定知道点什么,你要是不老实交代,就别想出去!”

  “恐吓我?”

  “行,你就在这好好想,等什么时候想起要说什么,我再来见你。”杨天林说完之后,起身就走出了审讯室。

  “你回来,你们这样做,简直就是不合规矩的!”程素大声喊叫道。

  但是喊了半天,也没人搭理程素。

  程素喊累了,最后只好停下来,不再说话。

  ※※※高义住的小旅馆。

  高义在从高晨那委婉得知到陈阳没什么特殊背景之后,为了保险,高义还是从自己之前的那些混子朋友那打探了一番,结果一样是如此,那些家伙对陈阳的背景都不怎么清楚,但是几乎都说陈阳应该没什么背景,除了之前是沈家的赘婿之外。

  得到这种结果之后,高义便把情况通知给了刘三。

  刘三知道后,心中顿时自信不已,便决定在今天,要对陈阳动手。

  胡洋早就是等不急想要对陈阳报复了。

  他们也已经是把陈阳家主的位置给打听清楚了。

  今晚就打算围到陈阳家门口去,知道陈阳会武功,他们打算给陈阳来阴的,放火烧陈阳的屋子。

  这一招可谓是毒辣不已!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

  刘三带着胡洋,还有一帮手下,偷偷是来到陈阳家楼下。

  看着陈阳家窗户里透出的亮光,刘三心中是一阵激动。

  他之所以这么激动,完全是因为在把陈阳弄废掉之后,他不但是报仇雪恨,而且还能把高晨给抢过来!

  刘三心中始终是没办法忘记高晨那美艳的脸庞。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高晨如今都已经是跟陈阳分手,马上就要跟龙飞宇在一起,做男女朋友。

  “三哥,现在怎么办,我们是直接上去还是怎么的?”

  “上你个头啊!”刘三没好气地在说话的人头上拍了一下,然后说:“这个时候,陈阳他都还没有睡着,我们就算放火,也烧不死他,而且现在周围这么多人,我们的行动很容易被发现,你想被警察抓是不是?”

  “三哥教训的是。”这名手下顿时低着头说。

  胡洋此时在一旁说:“三哥,不如我们先到对面网吧,上会儿网,让你的人在这监视着陈阳的动静,等到半夜之后,我们再动手。”

  刘三点点头说,“好。”

  于是刘三便让两个手下在这楼下监视着陈阳屋子里的动静,主要是看陈阳什么时候熄灯,然后注意陈阳有没有离开家,万一陈阳什么时候离开家了,刘三他们再放火烧,那岂不是白费一场!

  刘三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除了这两个手下监视陈阳,刘三带着胡洋和剩下的手下则是去了对面的网吧上网。

  几人在网吧打游戏,一直打到十二点多钟,刘三都没有得到手下的回复。

  刘三有点不耐烦,于是他给手下发了个短信,询问那边情况怎么样。

  很快便得到手下的回复,说是一切正常,陈阳的家中灯早就熄了,陈阳没出家门。

  刘三于是让手下继续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