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紧要关头,陈阳迅速飞身冲了过去。

  在韩莹摔倒之前从后面抱住了韩莹的身子。

  韩莹吓得浑身颤抖,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是安然无事地在陈阳怀里,连忙娇声说道,“松开我。”

  陈阳于是赶紧把韩莹松开,关心说道,“妈,你以后上楼梯可要小心点,万一摔坏身子就麻烦了!”

  韩莹瞪了陈阳一眼,旋即说,“小陈,你以后别再有什么胡思乱想的念头。”

  “妈,你这是说什么呢……”陈阳装糊涂说。

  “我说什么你心里很清楚。”

  “我没有乱想……”

  陈阳说出这话后,连他自己都有些心虚了。

  韩莹没好气说了句,“如果你不能把小月找回来的话,妈以后就不理你了!”

  陈阳很是无奈,感觉韩莹这是在故意疏远他。

  不过也确实没有办法。

  毕竟两人的身份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

  陈阳垂头丧气地回到房间,洗完澡后他把空调打开,然后躺在床上。

  打了几把王者荣耀之,陈阳被队友坑到只想骂娘。

  退出游戏后,陈阳在微信上给王力发了个消息,问他今晚和杨盼进展怎么样了。

  “阳哥,你别乱说了,我和杨盼她怎么可能!”王力很快回复了。

  “怎么不可能,我倒是看你们两个挺配的。”

  “杨盼她明显喜欢阳哥你。”

  陈阳快速打下一句,“别废话了,你就说你喜不喜欢杨盼就得了?”

  “我喜欢,可是……”

  “放心,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会极力撮合你们两个在一起!”

  王力立马很是激动,表示陈阳如果真能帮他追到杨盼,他就是做牛做马都行!

  陈阳彻底无语了。

  这段时间,王力可是一直扮演着痴情汉子的角色,结果一听说陈阳要撮合他跟杨盼后,完全就把徐薇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王力是有了动力,可以振作起来。

  和王力说完杨盼的事情后,陈阳接着向王力打听龙飞宇的情况。

  “阳哥,你问龙飞宇干什么,你该不会跟他也有矛盾了吧!”

  “没有矛盾,只是这家伙在追求我一个好朋友,所以我想弄清楚,免得我那个朋友上当受骗了。”

  “那你这个朋友可有福气了,龙家在望海是黑道上的龙头,龙飞宇作为龙家唯一的后人,他对女人一向是眼光甚高。”

  “黑道?”

  “没错,在望海白道上不能惹梁、沈两家,黑道上不能惹龙家,否则下场只会凄惨无比!”

  陈阳还真没想到这龙飞宇来头居然会这么大,这还真是有点意思。

  尽管龙家不好惹。

  可陈阳也不是怕事之人。

  只要龙飞宇敢伤害高晨,陈阳说什么也要让龙飞宇付出代价。

  接下来的两天。

  陈阳和沈文都在费尽心思地寻找沈月的下落,可依然是没有一点消息。

  沈文心里有了一个怀疑的对象,那就是梁家,只是他没有任何证据,不好直接去找梁家人谈。

  况且现在沈家和梁家正在合作“天生计划”。

  容不得半点闪失。

  要是“天生计划”合作失败了,沈文这个董事长的位置也就算是到头了。

  难道真要把沈家的传家之宝麒麟玉就这样交出去?

  除了查找沈月的线索,陈阳还在暗中观察高晨。

  结果让陈阳发现,高晨这两天依然是和龙飞宇在联系,而且还去万达看了一场电影,陈阳很怕高晨被龙飞宇给哄骗到沉沦了,但是也不好出面去组织高晨。

  毕竟两人只是朋友关系,陈阳若是继续这么多管闲事,恐怕只会更加让高晨反感。

  弄得陈阳很纠结,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还有另外一件事也是如同大石般压在陈阳胸口。

  因为今天就是梁七所给期限的最后一天。

  过了今晚后,还没有满足梁七的要求。

  梁七便会把陈阳和韩莹纠缠的视频,发布到网上。

  视频泄漏出去,韩莹这一辈子就算是毁了,沈家也毁了。

  无论如何,陈阳都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陈阳主动联系上了刘猛,约刘猛在寂寞女人酒吧见面。

  晚上八点。

  寂寞女人酒吧8号包间。

  陈阳脸色严肃望着对面的刘猛,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把视频销毁,我可以帮梁七做一件事,只要是不违法。”

  “陈阳你搞清楚,我们梁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你和沈月一刀两断!”

  “沈月被人抓走了,我们暂时没办法离婚。”

  刘猛摊了摊手,冷笑着说,“那就是你的事了。”

  “给梁七打电话,我亲自跟他说!”陈阳有些怒了,这刘猛还真是不给面子。

  “不可能。”刘猛的嘴巴很硬。

  陈阳站起来,快速冲过去,把刘猛一把按在地上跪着,随即用拳头暴打在刘猛的后背。

  “操你M的陈阳,你居然敢动手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这种狗腿子。”

  不管刘猛的叫骂,陈阳把心里的怒火和怨气全部发泄在了刘猛的身上。

  只是短短半分钟,刘猛这庞大的身躯就被打得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喘着微弱的气息。

  “打不打电话?”陈阳再次逼问道。

  刘猛连忙说,“手里在我裤带里,你自己拿……”

  之前的那个手机被陈阳给踩碎了,刘猛是花钱换了个最新款苹果手机,去了他大几千块,当时还让刘猛心疼了一阵。

  陈阳蹲下身子,把刘猛的手机掏了出来,一看是个苹果最新款,顿时不悦说道,“草,又是苹果!”

  找到梁七的号码拨了过去。

  通了后陈阳直接开口说,“刘猛在我手里,要是不想他死的话,马上来寂寞女人酒吧8号包间。”

  挂断电话,陈阳手故意一松,苹果手机就掉在了地上,陈阳随即用脚踩得粉碎。

  看着又一次被陈阳踩碎的手机,刘猛的心都在滴血,他恨不得从地上爬起来和陈阳拼了。

  “怎么,想和我拼命?”陈阳看了看刘猛。

  刘猛对上陈阳的眼神,顿时摇了摇头,他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只要跟在梁七身边,以后有的是机会对付陈阳!

  见到刘猛怂了,陈阳也觉得没意思。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候,包间门就被人敲响了。

  陈阳意识到是梁七来了,刘猛仿佛有了动力一般,坚持从地上站了起来。

  打开门后陈阳一眼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梁七,不过在梁七的身后还有一个女人——沈月!

  沈月此时双眼没有丝毫神韵,就像个傻子一般站着。

  梁七用力把沈月拉进包间,然后推在沙发上,他自己坐下,嚣张不已地冲陈阳说道,“你的女人,吃了我的药,现在她只听我的话,要想她恢复正常,立刻给我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