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盒子揭开的那一刻,李修云不由吸了口冷气,这件深海之心乃是世界最顶级的稀世珍品,他还依稀记得前世这件深海之心再次被拍卖的时候,光是起拍价就达到了1亿!

  助手将盒子半开,放在舞台上后便离去,众人紧盯着这块精致无比的深蓝宝石,下方不乏有经验丰富的宝石商,光是看表面,这就一定是极品的蓝宝石。

  按照宝石商的推测,这种稀有的蓝宝石每克拉保底价格在10万,这快“深海之心”目测有50克拉,而且是裸钻,如果这是真正的蓝宝石,那么价格起码在500万以上。

  “这是仿制品吧,目前根本就没有这么完整的蓝宝石存在。”台下有人开始质疑,说话的是一名有着二十年经验的宝石商。

  “我还依稀记得当年的那场拍卖会上,一颗30克拉的海洋之心拍卖价是700万,这颗起码有50克拉,我想紫云集团的鉴别师都无法判断真假,那可能就是假的了。”

  在场的所有人当中,没有人敢说自己比紫云集团的专家还要专业,既然这颗宝石连这些专家都无法辨别真假,哪怕它是某种待开发的新蓝宝石,若是证明不了它是宝石,那它顶多是个品相极好的仿制品。

  刚才打开盒子的瞬间散发出来的光芒,说不定只是拍卖会的人想要让这颗宝石更具神秘感,往里面塞了一个大功率的迷你手电筒,这是极常见的手段。

  “确实,我们无法辨别出这颗深海之心的年代和价值,在显微镜下,它的构成和任何目前已至的蓝宝石都不相同,它很神秘,所以我们才会以零起拍价进行拍卖,但是无论真假,至少它很漂亮,晚上用来当夜光灯调情再合适不过。”

  听着毕福主持说的话,李修云的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把世间仅存的一颗深海之心当夜光灯调情,这和拿神剑当菜刀用有什么区别。

  “10块钱。”开始有人出价的,这个价格相当于街边摊上的玻璃钻石。

  “20块钱。”有人开始加价。

  “50块钱。”竞争十分激烈,才三轮起拍价便翻了5倍。

  台上的毕福主持嘴角抽搐了一下,摊手微笑道:“哪怕是仿制品,仅凭它这精致的造工,堪比蓝宝石皇者“海洋之心”的品相,我觉得我们应该给它一个尊重的价格。”

  李修云哭笑不得,这可是无价的深海之心啊,海洋之心在它面前算个屁啊!

  “100块钱”价格再次翻倍。

  “1万”就在此时,价格猛然飙升了一百倍。

  众人惊愕,纷纷将目光看向举牌的方向,到底是谁抽风了愿意花1万块买一个来历不明的装饰玩具。

  举牌的前排的一个西装男性,他的身旁坐着一名粉裙女性,众人很快便恍然大悟,原来只是为了在自己女人面前炫耀一番财力。

  这种事情在拍卖会也时常发生,如果不是行家的话,确实也看不出这深海之心有任何瑕疵,能以1万拿下一个造工精致的仿制品,还能博美人一笑,这肯定是不亏的。

  台上,毕福主持露出欣慰的微笑,终于有人出个像样的价格了。他扫望了一眼,众人都没有要继续竞争的意思,于是他举起小锤,“47号1万,一次!”

  “1万1块钱。”这时开始有人竞争,众人再次惊愕,这又是哪位抽了风的出价竞争,如果说是拍卖会或者卖主的托手,那这也太畜生了吧。

  举牌报价的是李修云,他早就看中了这深海之心,怎么可能会让出去,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可认得报价的47号。

  以他的眼力,仅是从背影上,他就直接认出了这个粉裙女性就是李慕儿,而她身旁的西装男人,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是李峰!

  李峰没想到他一下报价这么高,都有人会跟价,他瞥了一眼身侧的李慕儿,这是他在李慕儿面前表现的好机会。

  “5万。”47号再次提价,这次直接翻了5倍。

  “5万1块钱。”14号淡淡喊道。

  “10万。”47号犹豫了一下后,再次报价。

  “10万1块钱。”14号淡淡喊道。

  “20万”47号犹豫了许久,最终喊出了20万。

  “20万1块钱。”但很快14号便再次加上了1块钱,反正每次加价可以为1块钱。

  众人纷纷看向14号和47号,每次都在对方出价时加一块钱,这是很明显的挑衅行为啊,众人又看了一眼47号身旁的粉裙女性,然后见14号隔间内只有一人,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这是一场关乎爱恨情仇的尊严之争啊!

  李峰有些气急败坏,每次他出价,对方就加一块钱,他咬了咬牙,沉声喊道:“20万2块钱。”

  “20万3块钱。”李修云微微一愣,还是老规矩加了一块钱。

  “20万4块钱。”李峰较上劲了,也是加了一块钱。

  “20万5块钱。”

  两人经过了十几个回合的竞价,报价来到了惊人的20万14块钱。

  台上,毕福主持嘴角不停抽搐,这要是再让这两个人继续竞价下去,那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把深海之心拍卖出去。

  “50万。”正当毕福主持思考对策的时候,108号的位置报出了50万的拍卖价。

  李修云和李峰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同时看向108号,只见108号的位置坐着一个发型如雄狮般的女性,她不爽的说道:“男人真是磨蹭,老子来给你们抬价了,继续吧。”

  此人乃是黑手党的一名干部,人称王小姐,今日代表黑手党过来参加拍卖会,身上并没有带钱,只是看不惯这两个人一直磨蹭,于是干脆直接报了个高价。

  一时间,众人沉默,皆是没有说话,原本还在竞争的两人也都没有第一时间报价。

  “108号出50万,还有人要出更高的价格吗?”

  下方一阵沉默,无人报价。

  “108号50万1次,50万两次……”

  毕福主持的声音在王小姐心底响起,她的额角不由留下一滴冷汗,连忙转头看向14号方向,喊道“干!你怎么不继续报价了,难不成真的要让老子花50万买下这破玩具不成?”

  王小姐此时慌得一批,她将目光看向拍卖会的出口方向,心中计算着以她的速度,等会在拍卖会结束后要多久才能冲出去,反正她用的是假名,拍卖会的这边要找到她基本不可能。

  王小姐将手放在了大衣里,里面藏着一个棍状物,她已经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