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虎哥,李二狗被那个人一招秒了!”

  躲在不远处的铁柱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的冲身旁的小虎喊道。

  “我没瞎,还好刚才他没动手,不然我怕是要被他直接打死!”

  小虎皱紧眉头,瞳孔大增,李二狗被秒的事实对他的冲击极大。

  他比铁柱更清楚圣心教的实力划分,像他和铁柱都是圣心教里的教众,属于最低级的。

  而李二狗则是精英,地位要比他们这些教众高,修为也比他们高。

  他们两人曾经挑战过李二狗,结果被李二狗几招之内就打败了。

  但就是在他们心目中战无不胜的李二狗,结果一招就被那白袍年轻人秒掉了。

  两人不由倒吸了口冷气,同时心中无比庆幸白袍年轻人没有和他们这些人一般见识,就连李二狗都不是他的对手,更别说是他们两人了。

  “朱掌事!加油,区区xie教徒一定不是您的对手!”

  小虎和铁柱冲着不远处的黄袍修士大声喊道,现在他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掌事身上,掌事的修为远不是他们这些帮众和精英能比的。

  黄袍修士脸色有些难看,他担心面前这白袍年轻人有什么底牌,到时候阴沟里翻船了,那就不止是丢人这么简单,怕是连命都要搭上去。

  但此刻圣心教的帮众在这里,如果他不将那白袍年轻人打败,那圣心教经营起的无敌形象就付之东流,今后也不好再骗这些愚民。

  黄袍修士深吸了口气,将长剑指着李修云,摆出了进攻姿势。

  所谓富贵险中求,就算对方真的是宗门的精英,但他也不是吃素的,境界的鸿沟并没有那么好跨越。

  李修云见黄袍修士终于要出手了,当即集中了精神,虽然他不觉得自己会败在对方手中,但指不定他有什么底牌,凡事都要谨慎而行。

  “落雷符!”

  只见黄袍修士低喝了一声,手中突然出现一张黄符,他默念一段口诀,黄符上直接浮现出了雷字。

  下一刻,李修云只感觉顶上头皮突然发麻,抬起头来,只见一道水桶粗的落雷猛然从他头顶上砸了下来。

  “啪!”

  落雷来势凶猛,轰然砸下,却被李修云手中的翎羽剑硬接了下来。

  李修云甩了甩被电得发麻的手臂,翎羽剑轻轻一挥,直接将剑身上环绕的流电甩到空气中,化为乌有。

  “好剑,真是一把好剑啊!”

  黄袍修士眼神炙热的盯着李修云手中那把翎羽剑,口中不断称赞道。

  只是他忘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口中的这把好剑,现在被他的敌人握在手中。

  “多谢夸奖,剑是好剑,但这雷,未免也太弱了把。”

  李修云耸了耸肩回道,他在前世见识过最强的雷属性武器“惊蛰”所施展的落雷,威力堪称毁天灭地,完全不是这种小雷能与之对比。

  “哼,只是挡了一个法术,若不是没你手中这把武器,你早就死了!”

  黄袍修士冷声说道,李修云之所以能接下这到落雷,他都归功于那把红色长剑。

  “喝!”

  黄袍修士再次低喝一声,手中凝聚起一团灵气,灵气仿佛有生命般跃动,不一会儿,他将凝聚成矛状的灵气投掷而出。

  这就是修为高的好处,对于灵气的掌握要更加熟练,他很清楚对方手中那把宝剑的恐怖,所以他选择扬长避短,利用雄厚的灵气来打败对方。

  李修云见灵气凝聚成的长矛向他激射而来,他嘴角不由扬起,以黄袍修士这点修为外放出来的灵气,效果完全没有直接附着在身体部位上来得有效。

  李修云随意挥了一下手中的翎羽剑,很轻松的就将长矛给打散。

  “小子,你还是太年轻啊!”

  就在此时,黄袍修士突然嘴角扬起,手臂一挥,长袖中猛然激射处一颗暗钉。

  暗钉速度极快,破空而来,只是瞬间就逼近到李修云的胸口处。

  此刻的李修云依旧保持着挥剑打散长矛的动作,如果要收剑回防必然需要一定时间,而在这时间里,这颗含有剧毒的暗钉早已刺中他的胸口。

  “我见过那些玩阴的人,比你吃的饭还要多!”

  李修云冷笑了一声,口中迅速念了一句口诀。

  倏然间,一把青色长剑突然出现在他的胸口,“当”的一声,激射而来的暗钉撞击在青剑的剑身上,像是一颗流弹般直接被弹飞。

  早在那黄袍修士凝聚长矛的时候,李修云便看到了他另一只手的小动作,他轻挪了一下袖口,显然是在启动胸口的机关。

  只可惜这种小手段,他在前世见得太多太多,为了活下去而不择手段的人,玩的手段可比他阴险多了。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我要投掷暗钉的!”

  黄袍修士脸色震惊的盯着李修云问道,他凭借这招杀死过好几个初出茅庐的宗门弟子,就是欺负他们涉世未深,这招也是屡试不爽。

  他当然不知道面前这个白袍年轻人,早就见识过各种阴招,只需看对方细微的动作,他就能猜出对方要使出什么阴招损招出来。

  李修云耸了耸肩,嘲讽道:“圣心教的掌事就这点实力,就连灵剑宗的弟子都打不过,这也太垃圾了把。”

  “小子休要猖狂,现在就让你见识我的本事!”

  黄袍修士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他大喝了一声,双指划过手中长剑,凝聚起一道灵气附着在剑身上。

  下一刻,黄袍修士脚下一点,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了原处。

  “当!”

  黄袍修士的身影突然从李修云的身后出现,手中长剑向他后背斜劈而下,只不过李修云早有防备,一手拍地转过身来,用手中的翎羽剑接住了这一击。

  “当,当……”

  接着便是一套剑术的交锋,黄袍修士凭借自身灵气更为雄厚的优势,不断凝聚灵气在剑身上向李修云发起猛攻。

  李修云仿佛看破了他的每个出招,紧握手中的翎羽剑见招拆招,虽然他灵气没有黄袍修士的雄厚,但他胜在武器等级更高,某种程度上弥补了两人之间的差距。

  凭借着前世的实战经验,黄袍修士的每一次出招都被他识破,接连拆了十几招后,黄袍修士有些力竭,出招间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破绽。

  “砰!”

  李修云嘴角微扬,手握翎羽剑从对方长剑的侧面拉过,剑身落到黄袍修士的空当处,他将手中长剑翻转,以剑柄末端猛然敲击在黄袍修士的胸口上。

  此时他可以完全用剑端将对方身体贯穿,就算黄袍修士有灵气护体,但在翎羽剑面前,这灵气护罩就如纸糊般一捅就破。

  黄袍修士口中猛然喷出鲜血,身体止不住的连连撤退了十几步,胸口处传来一阵剧痛,他一时没顶住,以剑撑地,半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