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阳城回来后于兵开始了忙碌阶段,郑文那边谈的很好,不过作为名义上的投资人,许多事宜都需要于兵与郑文商量着来。

  也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于兵接到了一通电话。

  滨城医院,于兵赶过来的时候,头发上全是沙尘与石灰昔日工友焦急的迎了上来。

  “你来了真是太好了。”工友心里惊讶着如今于兵的衣着打扮,但因正事要紧,他也没有浪费时间去问。

  “老王头他怎么了?”于兵看着面前这个曾经的工友,紧张道。

  “工地出事故了,现在联系不上工头,老哥几个现在都在想办法给老王头凑救命钱呢!”这工友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

  于兵暗暗咬牙,工地事故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只不过哪怕到了现如今,该出事仍然会出事。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无良的开发商导致,许多安全防护根本就不到位,就连最简单的安全帽也无法起到保护作用,没办法,农民工吃得就是这口饭,即使对这些都心中有数,但为了挣钱也不得不做。

  “我还有点积蓄,还差多少?”

  这个时候,于兵也没有藏着掖着,方爻现在每个月给他的工资就已经达到了五位数,加上之前方爻退回给他的老婆本,于兵也算是有些底气。

  即使知道这笔钱老王头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还上,但救人更重要。

  了解情况后,于兵去银行取了现金,然后和工友们凑了凑,帮老王头交了费用。

  中午,LH心理诊所,方爻坐在办公室里思索片刻给苏雅发了条微信过去。

  “昨晚睡得怎么样?”

  ‘一只小脑斧’:“做了个噩梦,不过早上起来精神还不错。”

  “嗯。”方爻的回复很简洁,他知道这只不过是苏雅对他的一种安慰而已,事实上,在苏雅也佩戴上配对的金属磁片后,方爻基本能知道苏雅的真实情况。

  包括苏雅半夜惊醒离开梦境,方爻这边都是第一时间有所感应的。

  只是,既然苏雅不想说,方爻也没必要继续去追问,他之所以创造了那样一个梦境其实也只是提醒苏雅,不要因为直播而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能改变的方爻已经去改变了,至于结果会如何,就看苏雅自己了。

  方爻又想到了阳城那边,给于兵发了消息过去,不多时得到了于兵的回复,正在市医院的于兵将老王头的事情和方爻说了。

  “行,知道了,阳城那边也不急,先陪你工友们吧。”方爻回了消息,然后靠在办公椅上点了支烟。

  香烟能让人过分活跃的大脑变得迟缓,很多吸烟者并不是戒不掉烟,而是他戒不掉那种舒缓的感觉。

  同样能带给人这种感觉的还有短视频这一类无需人去思考的娱乐方式。

  一根烟结束,方爻联系了身在国外的李赫:“现在这个项目先放一放,稍后给你发另外一个项目。”

  “另外一个项目?”李赫不太理解。

  “嗯,现在这个项目本身就是为了让你的小组练练手,进展很出乎我的预料,可以进行我一直筹备的项目了,另外对于新项目要保密,小组内部除了你不要给任何人看完整项目资料。”

  “明白。”李赫很严肃的回答道。

  “在国外还习惯么?”方爻换了个问题。

  李赫愣了下,最害怕的就是突然的关心,习惯?什么才算是习惯?

  如果不是方爻给他找了事情做,他现在也很难不去想那些,李赫笑笑:“还行,挺好的。”

  “嗯。”

  通话中断,有些话已不用再说。

  市医院,于兵与昔日工友一同坐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上,看着进进出出的医院那些人,两个人都沉默不言。

  于兵的视线很快注意到了街上一起打打闹闹的年轻人们,他们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开心,彼此之间放肆的玩闹着,这些年轻人何尝不是他曾经的缩影。

  曾经的于兵也和同学一起玩闹,一起暗地里使坏,一起逃课一起上网……

  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美好的遐想,可是真正步入了社会后,联系却是渐渐的少了。

  仍有联系,甚至都会时常想到对方,只不过,每个人都已经开始向生活妥协。

  家里催的紧的,早早就结婚生了孩子。

  家里条件差的更是开始想尽办法去赚钱,但仍有很多人会迷茫,迷茫这日复一日的工作究竟何时才会到头,迷茫自己的梦想究竟是什么。

  一个人梦想无法实现并不可悲,最可悲的是,被社会所同化,有一天惊觉自己原来并没有什么梦想。

  好难过啊。

  “去吃口饭吧。”于兵起身拍了拍屁股,感慨过后,生活终究还是要继续。

  吃饭的过程中,于兵的手机弹出了一条邮件消息。

  看到邮件消息的那一刻,他愣住了,这封邮件是十年前的他在网吧彻夜通宵后无聊发给自己的一封定时邮件。

  邮件的文字内容很幼稚,甚至还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于兵没忍住喷了一口饭出来。

  “亲爱的兵,我是你十年前的前辈,今天的副本爆了一件紫装,忽然觉得人生无趣,好寂寞啊,十年后的你还记得这把绝世战刀么?哦,应该是忘了,你现在是不是躺在家里的床上左搂志玲右搂冰冰?注意身体,常备汇仁肾宝片。”

  十年,志玲、冰冰都已经成空,于兵现在甚至连属于自己的一个家都还没有。

  没有开上兰博基尼,没有用XO漱口。

  总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独一无二,到头来却发现不过是芸芸众生中最平庸的一个……

  于兵按熄了手机屏幕,朝着饭馆的老板喊了一嗓子:“老板,来两瓶冰啤!”

  一片蔚蓝的天空下,方爻躺在青草地上,独自玩耍过后的王东也有模有样的学习着他躺在了草地上,跟随着方爻的视线望着梦境的天空。

  方爻轻轻开口:“这个世界很美好,可很多时候,它却让你感觉到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