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晴岚很了解自己的酒量,自幼的教养也让她绝不会准许自己喝醉的。

  可是今天她却不知怎么了,几杯香槟就让她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喝的最后一杯香槟就是杜柏递给她的。

  强行撑过晚宴之后,欧阳晴岚就已经有些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她一上车就闭上眼睛休息,到家之后才发现送自己回家的并非司机,而是杜柏。

  欧阳晴岚根本不知道杜柏是什么时候把自己的司机给支开的,但却很清楚杜柏这样做的目的显然并不纯粹。

  所以她下车的时候才会显得那么愤怒。

  她显然不希望杜柏跟她进家,可是以她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可能阻止杜柏的行为了。

  这种时候欧阳晴岚能做的就只有智取了。

  就在欧阳晴岚试图利用卫生间的掩护打电话求救时,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并不在她随身的小戴妃包里。

  这时洗手间外突然响起了杜柏的声音:“晴岚,你的手机刚才落在车里了,我帮你放到桌上了。”

  欧阳晴岚瞬间打了个冷颤,虽然她现在非常不清醒,但却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把手机放在车里的习惯,所以她的手机不可能是她拿出包的!

  有机会拿走她手机的,只有杜柏一人!

  所以现在杜柏这句看似平常随意的提醒,细品之后才会察觉到其中隐藏的威胁之意。

  杜柏是在“警告”欧阳晴岚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了,也别再想会有什么人能出现救她。

  她现在什么都做不成,等到手脚尽软连动弹的力量都没有的时候,就只能任凭杜柏摆布了。

  “我已经到家了!你可以走了!”欧阳晴岚躲在洗手间中做着最后的挣扎。

  杜柏却仍不紧不慢的走到洗手间门外,声音低沉而平静的开口道:“晴岚,我若不能亲眼看着你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休息,我肯定不能放心离开的。”

  欧阳晴岚的心情是绝望的,她真的是太后悔!

  她明明知道杜柏对自己心怀不轨,却仍然在今天的晚宴上接过了杜柏递给她的那杯香槟。

  但这也不能怪欧阳晴岚大意,毕竟谁敢相信杜柏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那杯香槟做手脚呢?

  欧阳晴岚拼命的呕吐着,试图将身体里令她感到愈发无力的东西全部吐干净!

  可是她越吐却发现自己的四肢越是无力。

  几分钟之后,欧阳晴岚甚至连呕吐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时候杜柏的脸色才露出了一副小人得志的笑容:“晴岚,你听说过‘酥竭片’吗?你就别挣扎了,虽然你现在已经慢慢清醒了,但身体却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无力,至少要十几个小时才能恢复。”

  “卑鄙!”欧阳晴岚厌恶至极的斥了一声:“杜柏,你到底想做什么!”

  “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卑鄙,可是你不给我机会啊。”杜柏伸手拧下门把,发现欧阳晴岚已经在洗手间内反锁。

  欧阳晴岚听到杜柏试图开门的声音,心跳突然加快:“你现在马上离开我家!我就当做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如果你还不走,我会让你一无所有!”

  杜柏不屑的笑了笑:“我现在有什么?豪车?豪宅?哈哈哈,这一切都是你们欧阳家‘赏’给我的,就连结婚都是你们欧阳家给我安排的。”

  “这还不够吗!”欧阳晴岚怒道:“若不是因为你母亲,你以为凭你和你爸的能力能得到今天的一切吗?”

  “果然,不只是我被看不起,就连我爸在你们欧阳家的眼里也只不过是一条豢养的狗而已啊。”

  欧阳晴岚拼命的按住自己的胸口,试图让自己的心跳平缓一些:“这都是你自卑的想法而已!我们从未这样想过!”

  躲在厨房储物室的林云还挺惊讶的,他没想到今天回来会碰到这么一出大戏啊。

  林云这时候才想起来,他结婚的时候见过这个杜柏一面,是欧阳晴岚大姑家的表哥,喜宴上林云还跟杜柏喝过好几杯呢。

  当初这家伙嘴上说的可都是“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这类的祝福语啊。

  没想到这么人面兽心,作为表哥竟然欺负到自己家“寡妇”表妹的头上了,简直不是人啊。

  “我自卑?”杜柏冷笑一声:“天南省市场的错误决策可是你爸和那个姓林的废物自己决定的!我和我爸只是执行者!出事了却让我们背锅?你们欧阳家的人把我们杜家当什么了?”

  欧阳晴岚本想反驳,可一想到和这种人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干脆不在浪费口舌,她现在真的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杜柏再次试图开门:“晴岚,你以为区区一道房门就能拦得住我?”

  “我警告你,你别乱来!”欧阳晴岚目露惊恐。

  “我说过,你只会愈发无力,等到你一点力气都没有的时候,我乱来又能怎样?”杜柏邪恶的笑了几声:“嘿嘿嘿,如果你早点答应我的暗示,我肯定会对你很温柔。可今天什么都来不及了,我只有把你调训成我的贱奴,你才能乖乖跪在我脚下,我才不会因为你的揭发状告而身败名裂啊,你说是不是?”

  储物间里的林云不由皱起了眉头。

  再怎么说,欧阳晴岚也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

  即便林云对欧阳晴岚一点好感都没有,可听到别的男人说出这种要把欧阳晴岚训成贱奴,他仍然会火冒三丈啊!

  就在林云准备破门而出狠狠教训杜柏一顿的时候,却又突然停下了抬起的怒脚。

  此刻欧阳晴岚肯定特别恐惧。

  林云岂能让她那么快就得救,虽然杜柏这孙子的话让他觉得脑袋上绿油油的,他还是忍了下来。

  毕竟能让欧阳晴岚如此害怕的机会并不多,林云全当是给她的惩罚了。

  不管怎么样,这女人也是试图在外养男宠的,这事儿在林云心里是绝对不可被原谅的!

  “杜柏,只要你今天不再继续做过分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的任何条件!”躲在洗手间里的欧阳晴岚已经绝望了,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试图说服杜柏。

  杜柏的笑声却更猖狂了:“哈哈哈,任何条件?这可是你说的!”

  “对,我说的!”欧阳晴岚一听有戏,立刻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