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穴居五位,丹田,眼,手,脚,耳。“老者如饥似渴读到,随后一顿一字道“丹田奠基。一仅常人,二可慧人,三乃常才,四为镜才,五是奇才!“

  刘丰被老者弄得糊里糊涂的,一副不解和纳闷的表情。一旁的张源更是差点把老者当怪人或者神经病来看。而且更令人奇怪的是,老者居然说中文!

  “年轻人啊,奇才啊!奇才啊!“老者大声感慨道。

  )酷。(匠{c网Lv唯o√一/N正+版!,其$=他都Z是m盗,版C

  “请您说清楚点行吗?“刘丰耐心客气道。

  “就是说你有五个气穴,你乃奇才!练武奇才!“老者发了癫似的,拿着书跳来跳去。随后问张源”你可填好了?“

  张源望了望刘丰,点了点头。

  老者一把夺过张源填写的表格,扫了几下。道;“好了!你去822班!就这样!我和小兄弟有点事情谈谈!“随后在桌案上抓了一把资料,塞给张源。然后站在那里呲牙咧嘴笑着,望望刘丰又望望张源。

  刘丰向张源点了点头,道:“去吧!等会儿我来找你。“

  “哎呀哎呀!可能我们要谈好久的呢!找啥找,你也不用等了!自己先搭车回家去!我借你的小伙儿用会啊!“老者一边说一边推着张源出门。

  张源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啪的关在了门外。张源无奈摇了摇头,心里想到这真的是个疯老头。

  “小伙啊,要不要果汁?“老者说着就大手大脚动作超自然地从书柜后面拿了两瓶果汁。刘丰并没想接过果汁,被老者硬塞身上。

  刘丰坐在老者的对面,一桌之距,老者看起来的是那么小个子。

  “请问怎么称呼?”刘丰知道老者会中文,就没有必要再拐弯抹角用那它国语言。

  “等会儿啊,等我先喝口果汁润润嗓子!”说着就扭开瓶盖咕噜咕噜喝了起来,不一会儿六百毫升的果汁就被灌完了。老者随手把瓶子丢到窗外,张开嘴啊了一声。继续说“我是华籍的日本人,刘一天。其他的也没必要知道那么多,我也懒得费口舌!现在我们来说会正题怎么样?“

  刘一天瞪大眼睛,仰起那抬头纹。

  刘丰望着刘一天,觉得甚是奇怪。行为动作语言看得出这是一个周围神经不怎么正常的老人。但既然人家那么热情也不好意思回绝,只好不作声点点头。

  刘丰呆泄了一会儿,抢先刘一天一步道:“气穴不是足少阴肾经的常用腧穴之一吗?”

  “这种气穴不是那种气穴啊!那么泌尿强的都是奇才了?“刘一天没好气道。

  刘丰顿时被逼得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反驳好。

  刘一天紧接道;“这只是一个词!所谓气,就是用来调整元神和本神的。如果气强,元神和本神的控力就强!从而放发的力量就强!一句话!”刘一天把手指伸到刘丰的鼻翼前,继续说“气强力量就强!”

  刘丰稍微领悟,微微点了点头。道;“那老先生您说我是奇才,身体有五个气穴。为什么我觉得我资质般般,并没有什么出众。是不是没有激发那气穴?”

  刘一天满意点了点头,道;“也不完全对,但是起码沾点边了!好的,既然是上天有缘让我们聚在一起,我就用我祖师爷留下来的毕生所学来挥导挥导你!你现在的小周天已经全胜,丹田聚气鼎盛!奠基得好,这样开启其余四穴也容易了不少!”

  “那…”

  “对了!现在几点了?!”刘一天打断了刘丰的话,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似的,猛地站起来。

  “10点…“刘丰纳闷看了看手表,回答道。

  “糟了!我还要去找我的小沪沪!!!“一边狂挠着脑勺后那几条白发,一边原地转着圈。

  随后望了望桌案,拿起笔,抓起纸,在纸上狂草了几行子。慌张道;“给你,你按照上面的早晚做一次,一次半小时!半年后再来找我,记得啊。“随后拿起外套跑了出去。

  刘丰被他弄得眼昏头晕的,看来这真的是个怪老头!

  “记得锁门!“刘一天跑回来嘱咐道,随后又跑了出去。

  刘丰无奈摇了摇头,拿起纸看了看。

  里面写着几行字“气聚丹田,双掌合一。闭目修神,稳扎马步。外境吵杂,寻一声音。“

  看着这几行子,刘丰不禁皱眉,有些不解。自言自语嘀咕道;“最后一个到底什么意思呢?外境吵杂,寻一声音?寻啥声?难道还有仙语不成?“刘丰扑哧了一声,摇了摇头。走出门外,关上了门,走向张源所在的822…

  在822班门口,刘丰恭候在门口。

  张源和一个女孩有说有笑走了出来,望见了在门口的刘丰。急忙跑了过去,道:“咦?你怎么那么快呀?“

  “那老人还有点事,先走了。“刘丰望了望那位女子,道”那么快就找到朋友啦?“

  “张源这是你男朋友吗?长得真帅。“女子向前伸手,与刘丰握了握手。道:”你好,我是吴欣,中国人!“

  “你好!我,刘丰!“刘丰答道。

  “那我先走了,拜拜!“吴欣摆了摆手,小跑下了楼。

  刘丰送张源回了家,随后赶往了诺巴伦夜总会。

  诺巴伦夜总会底下是义府的秘密基地,这里是绝对的安全。其实这里就是个地下室,没有通风口,只有一个换气机。四周是水泥墙壁,空旷的空间只有一个木制站台。

  刘丰站在站台上,武田一站在他身后。站台下是几千个义府的兄弟,场面浩浩荡荡。

  “(日)兄弟们!经过昨晚一夜的happy,大家也是时候要回到状态了!我们,义府。要的不仅仅是中华街!我们还要横滨!“刘丰没有用话筒,但声音以音波的形式在空旷的地下室形成了回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