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时迟那时快,刘丰以惊人的速度熟练地抽出了三把飞刀,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把手中的飞刀飞向了那两个随从。只是一瞬间,随从就倒了下来。森武也算得上是身经百战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本能抽出了银白色的左轮手枪。就在他拔枪之际,刘丰已经走到了他面前。银白色的刀尖已经轻轻按在了他的头额。

  森武呆泄了会儿,根本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头额开始冒冷汗。微微颤道;“你别忘了,这里是横滨市,中华街。杀了我你会好到那里去?”此时他说出这话无疑是在给自己打气自我欺骗罢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仅用一年时间就在中华街立足起底的青年眼看会做出什么事情…

  “你以为我不知道如果我放你走了,我,的日子会更不好过?”刘丰微微翘着了嘴角,淡淡道。

  “我…”还没等森武说完发出刺眼银光的刀尖已刺入了直冒冷汗的头颅。

  森武死了也在保持着他死前的形状,长大嘴巴,眼睛瞪大,手握左轮,眼睛直勾勾望着刘丰。

  刘丰没有因此而慌张,毕竟,他不是第一次杀人了。

  更,》新-最,A快上●。酷/R匠)R网:

  顺手拿起了桌案上的白色餐巾,擦了擦手。撒在了那张死相难看的脸上,阔步走了出去。只听见身后发出了重物掉落在地上的跌倒声。

  女子望着刘丰走了出来,焦虑的神情不禁一松,紧绷着的手指终于放了下来…

  刘丰向一个黑衣男子微微点了点头,黑衣男子向旁边的两三个人摆了摆手,快步跑向店内。

  刘丰刚开车门就被女子一把抱住了腰部。刘丰轻轻抚摸着女子的头,指尖轻轻从秀发顺势而下,拍了拍女子的背部,笑了。道:“外面冷,快进去吧。”女子仰头望着刘丰,露出了两个酒窝。

  …轿车缓缓停在了华迪思酒吧门口,站在门外的接待员不慢不快开了车门。刘丰绅士地拉着女子走了进酒吧。此时的酒吧除了工作人员已经空无一人,不是因为营业时间已到,酒吧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而是刘丰出去了以后,管理就已经开始疏散了人员。因为,今晚将会有一场血雨来临,而明天一早将会掀起中华街新的一幕…

  刘丰和女子进入了一间装饰豪华的房间内,女子就开始热吻刘丰。刘丰顺脚关了门,一把抱住了女子。粉红的薄唇也吻住了红润妖艳的樱桃…

  女子昝白修长的腿骤然绷紧,脱了高跟鞋,踮起了细白的脚尖。

  他们慢慢挪到了床边,女子双脚靠到了金黄色的床铺,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刘丰停了下来,深情地望着女子:“源,你还是那么美,那么敏感…”

  女子羞涩地侧了侧头,神态动作扭捏了起来,不敢直视着刘丰。

  “你是我的源,我的张源…”刘丰说完就一把把张源压在了床上…

  …凌晨一点。

  刘丰躺在床上仰头望着天花板,张源躺在他的肩上。

  “森府可是个难缠的大猎物。虽说大当家和二当家是中国人,但他们的三当家可是实打实的那种阴险狡诈的日本人。”张源望着刘丰道。

  刘丰惬意笑了笑,道:“那些不是事。”

  张源把头埋在那硕大的胸肌,笑了。

  刘丰摸着他的秀发,看了看手表,道:“好了,收拾下东西。我们去小室坐会儿。”

  “好。”张源亲了一口刘丰的脸颊,站了起来。一条完美的弧线由上而下在细白的后背展现出来。那不多不少的黑色…

  刘丰拍了拍臂部笑了笑。

  “你喜欢就好。”张源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流露出了惬意的表情,“好了!我去换件衣服!”刘丰一把把她住,道:“去换套浴袍就好了。”

  张源愣了愣,呆泄道:“为…那好吧!”

  刘丰依旧躺在床上,没有过多的准备。拿起手机,拨打了个电话。

  “嘿嘿,丰哥。那小三被over了…”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个语气稍微幼稚的声音。

  “你这小子,好啦好啦。”刘丰嬉笑道,“快回来拯救哥,有个大家伙要来了。”

  “好!那没事我挂了。”

  “记住按计划行事。”刘丰低沉道。

  “好的丰哥!”

  嘟嘟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咸鱼都会翻身说:

..我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