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爷,您来了!”名叫小刀的马仔,见车子缓缓停靠在一边,从里面出来的正是自己一直在等的老大,堆笑着走过去。

  Y酷。匠Q(网◇n永久`@免…费N看c%小h{说e

  “啪!”不料,对方冷不丁呼出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小刀脸上。

  小刀被这一下打的措不及防,表情极为不解和惊恐,根本没想到对方会打自己,委屈之余只见对方冷哼了一声并不作反应,倒是后面的人开口了:“你小子是不是找死啊,今天知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啊?还敢笑,再笑老子弄死你!”

  马天明见况急忙冲过来横在中间:“虎爷,一切早都准备好了,就等您来了,马上要开始了,咱们先进去吧?”

  “哼。”雷老虎冷哼一声,带着身后两车的人浩浩荡荡的走进殡仪馆,只留下孤单的两人。

  ……

  “小刀,你没事吧?”

  “有烟么?”

  “有!”马天明从兜里掏出半包烟全塞给了小刀小刀抽了一口,嘴里叨道:“老子跟了他这么多年,总觉的活的跟条狗一样,真晦气。”

  马天明闻言,急急拉了拉他:“你不要命了,声音小点!”

  “怕什么,还有谁会管咱们,你也来根!”小刀帮着马天明点了根,两人同时吹出一口烟圈:“小马,刚才那是你女人吧?”

  马天明心里一紧,奇怪道:“为什么这么说?”

  小刀嘿嘿笑道:“你大爷,别装了,你俩聊了那么久,刚才拉拉扯扯我都看见了,那女人都哭了,你就可劲儿骗我吧……喂,我说,你是不是做啥对不起人家的事了?”

  “滚蛋,我跟她又不认识啊,她哭关老子屁事?”

  “哎哟喂,我说你咋这么不实诚呢,啊……我懂了,难怪平时让你和我去找乐子你死活不肯呢,原来有人了啊,这女人长得真水灵,你小子真有本事。”

  “再瞎说老子揍你了啊?”马天明丢掉烟头,气乐了。

  “别别,不说拉倒!”小刀装作害怕的样子闪到一边,又点燃了一根烟蹲下来,抽了一口,像是想到了什么:“其实吧,我老家还有个女人在等我回去娶她过门呢,可惜这几年忒忙了,一直没老着回去,也不知道她嫁人了没。”

  马天明第一次听到这个同伴说起这个,当下好奇道:“怎么没听你以前说过?”

  “咱18岁来的N市,老爹老娘死的早,咱无牵无挂的提她干啥?再说,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就想见见世面,好好闯闯,哪想过将来的日子咋过?”小刀自嘲道。

  马天明点了点头,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未来自己又何去何从呢?

  “哎?我说小马,咱俩认识的这是第四个年头了吧?”

  马天明愣了愣:“差不多吧,有些年头了,当年要不是你救了我,说不定我就死在街头了,你是我救命恩人。”

  “别整那些没用的,有空教我几手功夫,你小子这身手真不是盖得,以前练过?”小刀问道。

  马天明摇了摇头,他的格斗技巧都是警校里学的,当年虽然名义上成绩优异可惜还是输给了她,现在想想还有点好笑,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水平退步了没?

  糟糕!她现在进去了!

  “小刀!咱们也进去吧,别干站着了!”

  “哎哎,急啥?等我抽完这口的!”

  “别抽了!”马天明扔掉了烟头,急匆匆的往里走。

  “喂,你等等我!”

  殡仪馆里所有的人都在紧张的做着自己的事,唯独一人站在黑白大框照片前,静静的望着照片里的人,背影黯然神伤。

  “虎爷,节哀吧。”

  雷老虎接过纸巾,擦了擦眼角,又换上那副冷峻的脸:“人找到了么?”

  “找到了,我已经派人去抓他了,这次绝对万无一失!”

  雷老虎咬牙道:“好,这次不管死活都给我弄回来!”

  “是!”

  ……

  “你们三个,现在绕道侧门,对,就是那儿快!”女警进来后第一时间选择跑到二楼的角落里拿起对讲机指挥道,因为这里可以避开所有人的耳目,她自己心里也笃定她只要一出现肯定会被认出来。

  “宋姐,是这儿么?”

  “再往里一点,好了,我数到三,你们该敲的敲,该吹的吹,有多响吹多响!”

  正说着,女警从包里掏出一节节黑漆漆的枪管,麻利的组装了起来,不到片刻,手里多出了一把狙击枪。

  “咚咚!”沉重的脚步声,从地板上传来,我的听力过人,自然没有逃过我的耳朵。

  是那几个混蛋回来了?靠,终于回来了,绑的我难受死了。

  我准备出声骂人,突然,门把被用力的转了两下,接着外面传来哐哐的撞门声,声音一声比一声响,好像随时要破门而入。

  不对,不是女警他们!该死的!

  我浑身被绑住了,头还晕晕沉沉的,再说这偌大的房间根本没我可以藏身的地方。

  “砰!”门被撞开,走进来的是一位衣着单调,长相普通的寸头男,寸头男见到地上被捆得好好的我,眼中闪过一道诧异,接着阴笑不已,朝我走了过来。

  这人的眼神中透着杀意,我心里一凉,该死的,老子不会要捐在这儿了吧?宋洁,你个白痴女人,这下乌龙搞的也太大了。

  寸头男变戏法似得从腰间摸出一根又细又长的匕首朝我走来,匕首透着寒光,也让我的心跳几乎停止跳动。

  “哗啦啦”一阵窗户破碎后,玻璃破碎的声音。

  我呆呆的看着冲进来的魅影,激动的眼泪顺着眼角淌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对不起了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