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姐,我们耐心有限,今天请你过来,是想你好好配合我们,你把问题都回答完了,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你,否则……”

  “请?”许莹莹冷笑不已:“你们这样也算请?”

  许莹莹不屑的扫了一眼周围,周围站满了凶神恶煞的社会青年,或狰狞,或冷漠,或淫笑,装束奇行百怪,叽叽喳喳的围成一圈,整个房间昏暗无比,饶是许莹莹有着临危不乱的表现,可从心里还是生出一股浓浓的无助感。房间的角落里,一个被捆成粽子的中年男人瞪大了眼睛,急的嘴里被塞了布条,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今早开车,在路上被这伙人拦下来,直接打蒙了带到这里,他根本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直到现在听这伙人和许莹莹的对话才知道对方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下更急了。

  “哈哈哈哈……”说话的人大笑一声,突然表情一变,猛的拉住许莹莹的衣领,两人的距离不过十公分,凶狠道:“我再问你一次,那小子在哪里?”

  “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不会有好下场!”许莹莹咬紧牙关,奋力推开对方,不想让这张丑恶的脸靠近自己,情急之下,右手变爪用力朝对方脸上一划,对方显然避不可及,脖子上瞬间出了四道血痕。

  “好辣的娘们儿!”

  “这小妞!”

  ……

  周围闹哄哄的一片,不过没有人上前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说话的人摸了摸脖子,看着手上的血迹,眼中闪过一道兴奋之色,舔了舔嘴:“……也好,反正他也逃不出N市,迟早会落入我手里,既然从你嘴里问不出什么,那干脆老子就在这儿把你办了!”

  说话间,那人在众人的起哄之下,已经将眼前的没反应过来女孩按倒在地上,粗鲁的扒开的了外面的米色西装,东拉西扯,露出了里面的衣服,周围人红着眼拍手叫好,眼睛瞪大了准备看着这么一个看似高贵的女人被糟蹋的场景。

  许莹莹脑子一片空白,使出了全部的力气抵抗着,可力气又怎么比的过一个大男人。眼看着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变少……

  “砰!”

  房间迎来了一丝光亮,让所有人措手不及,也让那人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皱起眉头。

  “黑金刚,你敢来我这儿捣乱?”

  来人堵住了整个门,不屑一股的看着房间里的人,仿佛根本不在乎对方有多少人。

  “放开她!”黑金刚扫了眼许莹莹,厉声道。

  “哟,大家看呐!候我们金刚哥也开始英雄救美了!”

  四周爆发出哄笑,那人接着笑道:“我见这娘皮是个雏,该不会你喜欢这类型的吧?不会吧,我记得咱们金刚哥的老相好是聚浪潮的老妈子啊?”

  “哈哈哈哈……”

  “呵“黑块头冷哼一声,也不多作解释,忽然见后面来人了,恭敬的让开一边,一双闪耀的高跟鞋映入眼帘,众人呆呆的望着走进来的美妇,眉宇间带着点点傲气,透露着不俗。

  “夫人!”

  躺在地上的许莹莹早已跑回美妇身旁,眼中还有一丝慌乱。

  v酷%*匠w网(唯一…正$版☆R,=其%r他%都‘是盗版s

  “啧啧,这女人……”说话的人眼中闪过一道贪婪之色。

  ‘砰’一声枪响,说话的人脑门出现了一个血洞,而后缓缓倒地,全场鸦雀无声,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美妇把玩了下手中的银质小枪又放回了包里,微微对着黑块头道:“阿强,收拾下。”

  “是”

  接着挽起了还在惊讶中的许莹莹,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

  “我说宋姐,这能行么?我害怕!”小乐摸了摸身上奇怪的衣服,手里的家伙,再看看镜子自己的装束,人不人,鬼不鬼的,差点没把自己吓死!就这模样,一上街准能红。

  “我说行,就行!快点,马上到时间了!喂,你们两个动作快点。”

  老周和文宇对视了一眼,苦笑不已,不情愿的换上了衣服,等到换完后,女警又匆匆跑过来,给两人化妆。

  “这妆化得也太……”老周冷不丁的嘀咕了一句。

  “怎么?!”宋洁声音陡然提升,眼睛瞪得老圆。

  小乐急忙拉了下老周,老周反应过来,堆笑道:“太有个性了,这是哪个戏曲品种的脸谱啊?我咋没见过呢,真没后悔把疯子也拉来……”

  “切!这不是脸谱,这是一种N市这里的地方传统,死了人以后要哀悼的仪式之一,你俩喇叭吹的像一点,别露陷了……”

  “吹喇叭……”老周脸一寒,念了一遍就跟吃了苍蝇一样,女警又道:“还有那叫什么乐的,你这玩意敲的响一点,要把戏做足了!”

  三人齐刷刷的盯着女警,沉着脸:“那你做什么?”

  “我?”女警拍了拍身上的黑色西装,对着镜子稍稍整理了下,头发盘成高高的发髻,胸前别着一朵白花。

  “我是丧礼的主持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