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为什么你们又回N市了?”我双手环抱着刘薇薇的腰,对我来说很自然的动作,却让小妮子浑身一颤,险些车把手没握稳。

  “妈妈不让我陪她,让我回来好好学习完成学业…”

  我点了点,为人父母的肯定希望儿女能够出人头地,耽误了学业毁了前途肯定不是她想看到的。

  “那你妈那里的谁来照顾?钱够么?”我询问道,两手被风吹的刺骨的疼,忍不住往下挪了挪,一阵丝滑温热的触感从掌间袭来。

  “我妈那儿…现在有个远房亲戚照顾日常起居,平时呆在医院有人守着,钱……李大哥你的钱我还没花完…”

  “噢,钱不够就和我说,反正我穷的也只剩下钱了。”

  可不是么,我现在除了仙儿留下的那张银行卡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没有,那本天书以及菩提木一直被我藏在女警的家,已经好久没回去拿了,仙儿不在身边我早就忘了修行这回事了。

  不行,改天得把那些东西拿回来,好歹也是我的私人财产。

  “李大哥……”刘薇薇娇羞的一声,将我拉回现实。

  “骚瑞骚瑞”我尴尬的笑了笑,急忙把手抽了回来,原来刚才我一直摸的是她的腿啊!我就说呢,什么裤袜触感这么棒?

  两人有意沉默,过了十分钟,电瓶车晃晃悠悠的驶进了小巷子,顿时感觉眼前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什么鸟地方?连个路灯都没有?

  “到了!”

  我诧异的站在这间破旧的平房前,感觉像是八十年代的老房子,连门框还是用木头做的,大门上老旧的红字对联已经褪色了不少,一扇玻璃窗户小的让我更感觉像是监狱。

  这种建筑也就是建在郊区了,要是在市区早就强拆了。

  “你……你就住在这儿?!”我愣住了,房子不到二十平米,里面打扫的干干净净,除了一张桌子上摆满了书和一个台灯,一张不宽不大的单人木床铺的整整齐齐,两张木椅子,一副挂衣服用的铁架子,居然没有别的家具,墙壁都是根本没刷过的墙漆的水泥墙面,感觉透着冷气,只有部分地方贴上了报纸,让人感觉有种残破不堪的感觉。

  我不敢想象这样的地方是给人住的,还是一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小女孩。何况这里地理位置又偏僻,黑不溜秋的小路上万一冲出个淫贼,那可真是大大的不妙了。

  “对啊。”

  我皱眉不解道:“你原来的家呢?为什么不住那儿?”

  “我回来的时候,才知道那间房子被我舅舅卖了,我……”刘薇薇眼眶一红,没说得下去。

  我叹了口气,这种无家可归的感觉我能理解,怪只能怪她那个舅舅是个人渣,那种成天好吃懒做的人能有什么出息?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道:“那也不能住在这种地方啊,万一冒出什么禽兽,色魔之类的,怎么办?”

  刘薇薇像只乖巧的猫咪低着头对我的动作毫不在意:“……我不知道,我从学校回来的时候看到这里房子出租,所以就租下来了。”

  我晕,好奇道:“那房租多少?”

  “八百一个月,我已经付了”

  我嘴角抽搐了几下,翻了个白眼,还真是便宜啊,我估计这妮子也就贪这点才住下来的:“我不是给了你那么多钱么?为什么不找个好点的地方住呢?”

  我其实心里还蛮佩服这小妮子的,才这么大就敢出来找房子租,我猜这里的房东也是个奸商,看这妮子是个孩子,根本连协议都不用签了,一定是觉得很好骗,要是换作是我,这么烂的房子顶多一个月五百,甚至我都不会住。

  这妮子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我叹了口气:“你把钱留给你母亲治病了吧?唉,真是苦了你了。”

  刘薇薇闻言眼泪如洪水一般开闸而出,扑到我怀里‘哇哇’的哭,仿佛要将心中的所有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偏偏要背负这么大的担子,承受这么大的压力,说真的,换做是我也承受不住。

  乖乖,这洪水太平洋啊?不一会我衣服的衣服都被浸湿浸透了。

  过了好一会儿,抽泣声才止住了不少。

  “不哭了不哭了,以后一切都会好的,你看这不就遇到了我了么?”

  刘薇薇‘噗哧’一笑:“是,李大哥是好人。”

  “哈哈,那是。明天我带你换了地方住。”

  小妮子一惊:“可我钱都付了啊!”

  “付了就付了,就当捐给慈善机构了,这地方确实不适合你住,你想啊,晚上这什么蟑螂啊,蛆虫,老鼠啊爬到床上,那感觉……啧啧……”

  “骗人,我都住了两天了,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些!李大哥,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我已经欠你很多了,不能再……”

  “停!呐,你都叫我李大哥了,那我是不是应该照顾下我妹妹?再说了,你也说了你欠我这么多了,反正你又还不清,再欠点也无所谓!嘿嘿!就这样了,明天收拾收拾,我带你换个地方住。”

  刘薇薇对我的谬论既无奈又想笑,脸上露出了点点红晕:“我听你的!”

  “这就对了……困死了,我要睡了!”我向后一仰,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床上,床上干净清爽还有股独有的芳香,一阵困意袭来,顺手将身上的衣服拖得光光,只留下一条内裤,‘刺溜’一下钻进了被子里。

  虽然这房子是简陋了点,不过总算是有个栖身之所。

  我闭上眼过了一会儿,突然想到这只有一张床,我居然还死不要脸的睡了上来,我靠,那人家女孩子怎么办?

  睁开眼发现刘薇薇身上脱得七七八八,正羞涩的往被子里钻,一直光滑如嫩藕似得手臂,缓缓而来,轻轻的缠绕着我的脖子。

  我‘咕哝’咽了口口水,手忍不住抚上了细腻光滑的大腿……

  刘薇薇媚眼如丝,火热的鼻息扑面而来,似是动情的春药。

  “李大哥,要了我!”

  #酷{匠;Z网rR唯Rx一EK正q版,b其-t他M都是b|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