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来的这么突然,我终于明白对方那句‘你逃不掉的’是什么意思了。打从一开始我就被他们玩弄在鼓掌之中。

  当我知道孤儿院七十个孩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的那一刻,震惊之余,我才知道我身上背负了多大的重担,到底为什么我会变成众矢之的,为什么有人为了杀我而后快不惜伤害无辜的人,为什么一切都在针对我,让我有种在这座城市呆不下去的感觉。

  罢了,我好累。我不想再有无辜的人因为我而受到伤害了。

  也许是因为东躲西藏久了,我对危险或是死亡已经麻木了。

  “我愿意。”

  “小鬼!你疯了!”女警闻言突然紧张的拉住我,恨不得带着我立刻离开这里,就算这里是黑龙帮的总部又怎么样,只要我松了一点口风,她就会立刻带着我冲出去。

  可惜,我脚下纹丝未动,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定表情。

  “算你有点担当。”吴正龙依旧是那种波澜不惊的表情,看我的眼神稍稍有了点赞许的意思。不过这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意义了,只要能让我这些朋友,那些孩子今后平安无事,我绝不后悔。

  “吴叔叔,要是你能找到爸妈,请你告诉他们,我想他们。”

  ……

  夜晚,N市的夜空中难得能看见几颗明亮的星星,指引着人们找到回家的方向。

  此刻,N市一处静僻的临水楼宇,方圆一公里范围内独此一栋,这里久不闻噪音,空气清新堪称N市的‘世外桃源’。

  “大为啊,你在N市待多久了?”

  “老爷子,有七个年头了。”市长此刻坐在老人面前微笑的答道,见老人和蔼的和自己说话,心里却不敢松懈一点,毕竟自己相比于对方就像一颗小草渺小。

  “呵呵,七年也不短了,可以换换地方了。”

  孙大为一听这话心里仿佛被一发巨大的糖衣炮弹击中!老爷子说这话的意思,不久代表着自己……

  “老爷子,这政绩考核每年都没多出彩的地方,我这也是有心无力啊。”孙大为将自己心里的烦恼也说出来了,确实自打N市少了个市委书记,如今他专揽大权,虽说权利上升了一个档次,可负担也重了不少,再加上这小小的N事如浅水一般,却来了好几条大龙,让他根本无暇估计自己,更别谈什么干出一番成绩了。

  “现在政绩最有力的一笔就是盘活经济,这才是突破口……噢,对了,我来之前听说N市下属的秦江县已经彻底成为一个贫困县了?”

  孙大为听老人这么一说还不明白么,当下苦笑道:“不瞒您说,我一直在为这事烦恼,且不说的别的,这秦江县仅仅只有八万的人口,每年还以流动人口居多,投资是否大于回报还是个问题。最重要的是道路交通不畅,政府每年为修路将预算拨出来,公路部门又不肯配合,尤其是隔壁邻居Y市一点都不配合,省级高速从那儿过半点都不支持,现在好几份投资意向书压在我办公桌上,跟个烫手山芋一样。”

  老人‘哈哈’一笑,似乎把这事当作小孩子的胡闹一般:“大为,你呀,还是年轻了点。”

  孙大为一愣,如果别人这么说自己,那自己肯定不服气,可对方可是活跃在政坛上的老家伙,无论阅历还是经验都高过自己无数倍。

  “老爷子,还请明示。”

  老人家抿了口茶,笑眯眯的说道:“若是和投资人提前谈下来,你担心他们会因为这交通问题和你闹,要是不谈下来,你又害怕失去那些投资人,我说的对么。”

  孙大为点点头,这个问题显而易见,重要的是怎么解决。

  老人认真道:“谈,当然得谈,把合约都拿下来。扶贫这种项目属于省里主抓的,你把你手上安排好的工作干明白了,要是这帮有钱人上去闹,你呢,就把手里的进展和材料上报上去,这不就证明你是全心全力的为省里的项目奋斗么?而一直固步不前的原因,分明是有人不配合,和你有什么关系?”

  孙大为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对啊!老爷子……我有点想的太多了,唉!”

  “这几年全国都是实行地方大发展的关口,你们省里的领导也是需要政绩往上爬的,谁现在不配合,那就是螳臂挡车,懂么?”

  “至于秦江县,工业类的投资项目为时已晚,不如借助开发区这颗大树,将秦江县打造成娱乐消费的集中地,你呢到时候稍微放宽点娱乐场所的管理和纠察……噢,呵呵,我不说了,你才是市长,这些事还得你来做”

  孙大为一听激动的溢于言表,对方几句话就把自己点醒了,确实,自己顾忌太多了,庸人自扰之,反而忽视了最本质的问题。

  对方分明就是以一个政客的角度在教自己,而不是一个国家领导人。

  “老爷子!小子受教了!”

  ~-酷mF匠%I网、唯\一p正、3版,Z其他,都9是nQ盗.s版5◎

  老人‘呵呵’一笑,只当是在聊天了。

  “老爷子,我听说……”孙大为把白天发生的事都汇报了一遍,这过程中的惊险曲折还是盖过了不少,但听起来还是令人胆寒。

  “那孩子现在要是落在那帮人手里,会非常危险!”

  老人拿茶杯的手停在空中,虎目中迸射出两道精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