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不同于普通警察,对身手有着特殊的要求,连最寻常的训练都是由专业的武警教练执行,所以学习的格斗技巧,擒拿包括杀人的方法都秉承着军队的那一套,衍生出来不同种类的招数,都带有一股凌厉的气势,且招招对准要害,没有任何多余。最重要的一点,宋洁两姐妹同时为两届警队散打冠军,有意思的是她们在身手方面从没有较量过,不知道谁更胜一筹。

  “说不定人家只是个搏击高手呢?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骗人呢你!”我嗤笑一声,女警一定是思姐心切,生出幻觉了。我甚至都没有确认过那人到底是为什么追上我的,也许和我一样,是为了抢钱呢?

  “我骗你干什么?搏击高手讲究的是一招制敌,换句话说就是打的你爬不起来为止,根本用不到这么多招式。”

  “噢”我无奈的打了个哈气,奔波了这么久,真是又累又困。

  女警见我躺下,踢了我一脚:“起来!我问你,她干嘛最后放你走?”

  “你问我我哪知道?说不定看我长得帅生怕爱上我,所以落荒而逃喽。”我翻了个身,随口说道。

  “呸!起来!”可这女人不依不饶的又是踢又是锤的,我火了,还让不让老子睡觉了?于是一个激灵爬起来,将这女人按倒在床上,压在她身上,面对面仅有两公分,女警闻着我身上充满阳刚的味道,当下慌了神,左右摇头不敢看我,连反抗的技巧都忘了,只好用力的挣扎。

  “你……你要干嘛?!”

  我狠着脸,邪笑道:“你不让我睡觉,那我只好睡了你!”

  “你敢!小鬼头你胆子越来越大了,信不信我踢碎你的命根子?”宋洁被我搂在怀里,脸上虽然红了大片,却依然愤怒的恐吓我。

  卧槽,这女人的行事作风我是知道的,什么事都有可能干的出来,踢碎那什么……唉,算了。

  “我下午要出去一趟,可能很晚才回来。你先回去吧。”我放开女警,想了下说这么一句话。

  女警闻言冷下脸:“不行!现在是非常时期就你这么废,遇上了找你麻烦的人,你肯定要出事。为了李局,为了报答你,我有义务保证你的安全。”

  “我靠,我是真有事,你别添乱了行不?”

  女警闻言怒了:“你说我添乱?我是为你好知道么?!”

  “我知道,你别管了,晚上等我回去,就这样吧!”我有点烦了,躺在床上不再理会她。其实我知道,自从我家里出了这么大事,之后遇到女警,和她相依为命似的度过那么多天,早就应该有种无形的默契,她担心我的安全很正常,因为她将我视作亲人了,这点我看得出。不过我要做的事,她不但不能搀和进来,甚至还必须得一点都不知道,否则她的麻烦也会接踵而至,这是出于我对她安全的考虑。

  女警沉默许久,我能感受到她望着我背影的目光,可是我装作睡着的样子,不久后我真的睡着了,女警见我呼吸平稳了,忽然叹了口气走出门。

  ……

  下午五点,N市渐入黑幕,路灯一排排的亮起,照亮了满地的雪白,空中还在飘着细微的雪花,看样子不久后这雪还得下,可即便如此,这座城市的喧嚣才刚刚开始。

  我静静的靠在一处电话亭,点燃了一根烟,熟练的抽了起来,离我不远处的是一栋豪华的‘T’形写字楼,我仔细的盯着写字楼的大门,见里面出入的人里并没有我想找的人,心里生出一丝焦急,没过多久,地上的烟头又多了一个。

  如果你随便问起N市一个普通人:本市最具影响力的最牛的企业是什么?大家都会脱口而出说:富皇。向出租车司机问路,甚至都不需要怎么开口,就能一路送达。这么多年来,富皇已经涉及到的产业有房地产,酒店,数码,化工,冶金,医疗设备等等,可见这是个多么庞大的商业集团。

  “小伙子买份报纸得了,你这儿干站着也不是事儿啊!”报亭里的阿姨见我迟迟没走,朝我说道。

  $更h新最6快=上《酷m匠网●

  我笑着正准备掏钱买的时候,眼睛一瞥看到大楼前停着一辆豪车,不久大楼里出来一个年轻人,让我的瞳孔陡然收缩。

  “阿姨!我不买了,谢谢啊!”我甩下一句话,快步走到那辆车附近,那人正在打电话,并没有第一时间上车,我远远的注视着他,心里的恨意和怒气‘蹭蹭’的往上冒,不过我知道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我必须抓住时机。

  我拉低了帽子,扶了下口罩,确认自己不会暴露后,在附近拦了一辆的车。

  “小伙子,你这装扮挺吓人的啊?”这司机大叔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人,见我大晚上的还戴着墨镜,着实奇怪。

  “大叔,我是警察,我现在在调查一起商业犯罪案……”我压低了声音说道。

  这司机大叔一听露出的狂热的眼神:“小伙子,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我看了眼那人已经进了车,心里一紧。

  “跟紧那辆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