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秒钟,对我来说如同过了世纪那么漫长,我仿佛能听到我心里‘砰砰’如鼓槌敲打的声音……

  这里杂草丛生,房屋简陋残破,居住的人并不多,偏偏我跑到的是一处死胡同,想翻墙都来不及了,只好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到来,若是这里的居民还好,他们不认识我,若是被那个匿名的人当场抓住,我岂不是要坐牢了?

  想到这儿,眼前突然冒出来一个人,身高一米68的样子,带着大大的针织帽,墨镜和口罩,虽然包裹的严严实实,但从她这一黑色身运动服凸显出来的身材来看,这绝对是个女人!看她的样子想必就是那个匿名的人,但为什么这幅打扮真是让我费解,难道她有什么秘密不成,刚想解释的话又咽了下去……

  我急忙用围巾遮住了脸,压低了嗓音:“你是谁?”

  这个女人不说话,我却能感受到她墨镜下面冰冷的目光,下一秒,她动了!冲到我面前一记直冲拳快准狠,打的就是面门,好在我反应快将她进攻的手紧紧抓住,下一秒,这个陌生女人左腿并作直角,迅速朝我腹部袭来,这下我反应不及,被捣了个正着,疼的胃里翻江倒海,忍不住弯下腰,这女人伸出另一只手臂并拢疯狂在我背上肘击了两下后,居然反手将我扣在了墙面上,我的脸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墙上,只觉得火辣辣的疼。

  她这一下想逼我松开她的手,可惜我并不如她愿,大手死死的抓住她不松开,让她腾不开另一只手对付我。于是她开始加大力度扭曲我这只手的手腕,我咬着牙关,偏偏老子就是不服输的性格,抓她的手力度加大,挤压她那只小手手指的关节,奶奶的,看谁先撑不住。

  果然,这个女人被我这么一下,疼得忍不住了,伸出一只腿抵在我背上,另一手的力度陡然加大,她想直接拉断我这条手臂?!

  我靠,这么狠?我怒吼了一声,松开抓她的手猛的一推墙面,和她双双倒退了几步,我见况立马伸手想抓她的口罩,结果她头一低,让我抓到了那顶针织帽,伸手一拉,散出了无数的发丝……

  对方显然没想到我会来这一手,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我见她栗色的秀发飘在空中,心里直叹可惜没看到她正脸啊,怎么看都像是个美女啊!

  这个女人见我迟钝了两秒,又冲了过来,我这下学聪明了,往后退了两步,这女人顺手拉住了我的围巾,我吓了一跳,这万一被她勒死了怎么办?立马将围巾的另一边解开,任由这个女人将我的围巾拽走。

  奇怪的是,这个女人看到我的脸时,居然停在原地不动了,像是在仔细的打量着我,可惜她的脸被罩住了,我根本看不到她的表情变化。

  “小鬼头!你在哪?!”不远处传来女警的声音,这女人听到女警的声音像是中了魔咒,立刻转身,踩着墙面三两下爬上了墙头,矫健的身法像是江洋大盗一般,翻下墙消失了。

  p酷匠‘网正FV版首@发+

  我怔怔的看着手里的帽子,忍不住拿起来闻了闻,淡淡的香味,令人遐想。

  “喂!你怎么在这儿?!诶,这哪来的?”女警见我陶醉的闻着一顶帽子,全身脏兮兮的显得很狼狈,奇怪道。

  我刚才打了一架只觉得浑身疼,没好气的看了眼她:“这就是那人的,疼死了我。”

  女警见我捂着肩膀一脸痛苦的样子,疑道:“你和她打架了?”

  “废话!”

  “男的女的?”

  “女的!”

  女警激动道:“那她是不是我姐?”

  我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女警失望的脸:“我不知道,她带着口罩墨镜,根本看不到长相,唉,可惜让她给跑了!”

  女警气急:“你居然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这就算了,你不会追么?!你是猪么?!”

  我火了,干了这么多事,吃了这么多苦,居然最后落了个吃力不讨好的下场!

  “对,我是猪!我连你都打不过,行了吧!”我拎着那袋钱,连解释都不想说了,踉踉跄跄的往回走。什么玩意儿!呸!

  过了一个小时

  “小鬼,我错了……”

  “哼!”

  “我真的错了,你是为了我才受的伤,我不应该那么说你……”

  “切!”

  “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嘛!”

  “呵!”

  “实在不行,我让你打一下…一下……”

  “嗯?”我闻言来了兴趣,面无表情的问到:“打什么?”

  “屁股……”

  哎呀妈呀就等你这句话了,趁着女警反应不及将她推倒在床上,对准PP就是几下……爽!还是熟悉的触感!奈斯!

  女警又羞又气没想到我这么干脆果断,可这又是她自己说出口的话,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咽,今天又被我轻薄了几下,这仇她算是记下了。

  “你形容下那个人样貌,身高,特点!”女警真不愧是刑警出身的,这时候还在关心那个奇怪的女人。

  打也打过了,气也出了。于是我认真的回答道:“那个女人的身高和你相当,栗色的头发,身材和你比,比你略瘦一点,一身的运动装,特点嘛倒没什么,但不得不说的是她的身手,确实不赖,可能还不次于你,打的我不能还手不说,居然还能用单手制服我……”

  “等等!”女警突然打断了我的话:“你说她单手制服了你?”

  “是啊!”我点了点头,那个女人强的离谱,被她制服算不上耻辱!

  “你演示一遍给我看看!”

  “啊?”我惊讶,女警示意我将她当作当时被打的我,让我演示一遍,于是我照着回忆模仿那女人的动作对着又重新做了一遍,做到一半,突然女警翻过身来反手将我制住,压在墙上,让我重温了那种疼痛感。

  “是不是这样?!”

  我趴在墙上闻言忽然愣了一下,痛归痛,仔细一想,诶,你还真别说,除了力道外这动作手法貌似都一样啊!于是点了点头……

  等了一会儿,感觉后面没了动静,回头一看,女警眼中流出两行清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