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到了福利院门口,远远的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是个六十岁出头的中年人,穿着深灰色的棉袄,戴着顶棕色的针织帽,站在雪地里,缩着两只袖管,身体不停的打颤。

  “院长,你这是干嘛啊,天这么冷还站在外面,这不遭罪么?”林清雪急忙下了车,扶住院长嗔怪道。

  “不妨事不妨事。”院长笑呵呵的拍了拍林清雪的手。

  我和宋洁跟着下了车,宋洁见到院长走过去,笑着打了个招呼:“院长!”

  “噢!”院长扶了下眼睛,看清楚来人后,喜道:“你不是小洁么?哎呀,你也来了,真是太好了!你呀,每次放下钱,连一口茶都没喝就走了!”

  “院长,我这不是公事忙嘛。”宋洁解释道,这个院长不是宋洁待在福利院时期的院长,但宋洁认识他,知道他人很好,宋洁也很尊敬他。

  “是是是,你们忙,也多亏你们啊……”

  我刚走过去想打招呼的时候,宋洁冷不丁的朝院长问了问题。

  “院长,我姐姐宋香有没有回来过?”

  “你说小香啊!我好久没见到她了,你上次来的时候才问过我的啊。”院长答道,突然看到我的时候眼睛一亮。

  “李先生?”

  “是我!”

  “您好您好……哎呀,你看我给忘的!走!快跟我去屋里坐会儿,这天冷。”

  一行人进了了福利院,福利院门口的大门像是刚换上了一层薄薄的铁皮,少数缝隙没覆盖住,里面的锈迹依稀可见。福利院是栋小型的三层楼房,和普通的小学教学楼类似,远远看去二楼三楼房间的窗户上还有孩子们贴的圣诞老人贴纸,各种星型,爱心图案。

  “一楼是食堂和澡堂,二楼是孩子们学习的地方,三楼是住处。”

  我点了点头,透过窗户简略的看了一眼,环境条件都不是太好,叹了口气,几个人来到了院长的办公室,和我之前的猜想一想,办公室里只有一张老式的旧木桌,以及旁边摆放的旧书柜。木桌上面有一只笔筒,一部电话,四个书夹,还有一张院长和所有孩子们的合影,上面每个孩子的笑容都是那么的纯洁阳光。

  院长从隔壁搬了几张凳子过来,等我们坐下后,开始进入正题。

  “院长,这是一千万。”我将转入的一千万的卡直接放在他的桌子上,吸引了三个的目光齐聚。

  院长很激动:“李先生,您就这么相信我?”

  “我不仅相信你,更相信她们两个,这一千万你拿好,算是我尽得一点微薄的力量。”我微笑道,心里没有一丝后悔。

  “我…我……”院长嘴里嗫嚅说不清话,两行老泪溢出眼眶,紧紧的抓住银行卡,最后朝我深深的鞠了一躬。

  “您不要这样。”我急忙走过去将院长扶起来,此时我听见外面有些吵闹,一看,一群大小不一的孩子趴在窗户上好奇的看着我们,最大的10岁,最小的才刚刚能摸到窗沿。

  每一个孩子脸上都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似乎纳闷院长为什么要向我鞠躬,是不是他做错什么事了?

  我望着这里每一个孩子纯真的脸,直到此刻我才知道用心帮助了别人,能获得真正的快乐。

  “院长,院里每个月的开销是多少?”

  院长看着我如实回答:“食堂请了三名烧菜煮饭的师傅,一个月工资两千,孩子们吃的蔬菜水果鸡蛋肉类都由他们买,这里七十个孩子不包括已经出去上学的每天要吃近一千块,一个月下来差不多要三万,还有许多已经开始上学的孩子们,他们的学费每年加起来也要靠近十万,这里的护工,临时请的老师,孩子们的衣服,课本,书之类的……唉。”

  院长说到最后叹了口气,林清雪含泪接话道:“现在院里只剩一位老师了,去家政公司请保姆来带孩子,也少人有人愿意来……”

  我算是明白这里的状况了,没钱没人却收养了很多的孩子。这里嘴上称福利院,其实就是社会上孤儿的收容所。

  “好在社会上还有许多好心人像李先生你帮助我们,不然这里真的要过不下去了。”

  我哈哈一笑:“院长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好人是很多的,现在流行做好事不留名,你虽然找不到他们,但不代表他们没有啊!”

  “是啊,诶?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每个月都有匿名的人向我这里汇钱,而且都是十万十万的汇,已经好久了,我一直想着找到这个人向他当面道谢呢!”

  “噢?还有这样的事?”我擦,十万十万的汇,看来这人也挺有钱的啊?

  更^H新最H-快,\上#~酷匠网

  “可不是嘛,从一年前就开始了,每个月要么托人送来用皮包装着的现金,要么就是支票,而且每次来送钱的人都不一样,老人孩子都有,可她本人就是从来不出现,我问过那些来送钱的人,他们都说不知道,你说奇不奇怪?”

  是挺奇怪的啊,又不露脸又不间断的汇钱,搞的这么神秘干嘛?

  突然,一直在旁边低着头沉思的宋洁猛地站起来,急切的问道:“院长,你说的那个人从什么时候开始汇钱的?!”

  院长被宋洁这样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愣了愣,应道:“你等下,我看看!”,接着从抽屉了翻出一本褶皱的不像样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日期捐款数目和人名。

  “十万……找到了,这个人每个月固定十五号把钱送来,我看看……最早的一次是2013年的7月……”

  林清雪疑惑不解:“宋姐,你问这个干嘛?”

  “没…没什么!”宋洁听完后一脸恍惚,像是傻了一样,呆呆的坐回原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二更。追书撸撸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