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2015年过年前N市的第一场大雪,来的是这么的突然,让人毫无防备,在路灯的照耀下,漫天飘落的雪花撒向这个充满着朝气的城市,不久屋顶,车上,灌木丛上都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布。

  宋洁站在原地,望着天空这突如其来的大雪,丝毫不在意雪花漂落在脸上带来的丝丝凉意,也不管多少雪花落入发丝中间,手伸向半空想接住那几片雪花,可等到雪花落在手里时,却化作了一片水渍。

  “下雪了……”

  “是啊,一年又要过去了。噢,对了,你马上26了……哎呀!手臂断了!”

  两人打打闹闹走了一路,早就‘白了头’,只觉得又冷又饿。好不容易回到女警的住处,我正打算开楼下的大门时,被女警一把拉到旁边。

  “干什么?”这女警一惊一乍的,吓我一跳。

  “嘘!”

  女警指了指楼栋门口的摄像头,拉着我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我纳闷的想骂人,你回趟自己家还搞的跟个贼一样。

  不过看到女警一脸的严肃的样子,我估摸着她是发现什么不对劲了,直到走远了,女警才松开我的手。

  “怎么了?”

  女警指着她家的窗户,她家在五楼,远远的看她家里的窗帘拉的紧紧的,什么也看不到。

  “白痴,今天早上走之前窗帘我是拉开的!”

  ‘咝!’我心一惊,家里闹贼了?不会吧,这里的治安这么好,哪个贼敢来?再说了,就算贼敢来,他也进不了房门啊,首先,楼下的大门密码锁和钥匙锁,开她家的房门还需要钥匙。

  “会不会是你没把窗帘固定住,它自己垂下来了?”

  女警这次直接白了我一眼,继续看着自家的窗户,过了好一会儿,我实在没发现有什么动静,打了个哈欠:“我说,那么害怕你报警算了。”

  .H最新章节上(&酷匠n网j

  “我就是警察,还需要报警么?走!”

  女警这次直接快步打开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爬上楼,打开门家里漆黑一片,正当女警开灯的时候,忽然黑暗中闪过一道人影,冲到女警面前,女警感到一阵拳风袭来,下意识的竖起双臂挡在自己面前。

  ‘砰!’女警硬生生的挨了这拳后,只觉得两臂发麻,骨头隐隐作痛。一脚侧踹直踢对方脑袋,却被对方先用左手小臂轻松挡住,接着对方反手抓住了女警的脚,另一只手抓住女警的裤带眼看着就要将她扔出去,女警跳起来顺手抓住了门框,借助惯性,两腿同时用力向前蹬在对方的胸口,逼得对方连连后退……

  几招对拼发生在几个瞬息之间,宋洁知道对方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这样的打斗对自己很不利,于是在对方反应不及时开了灯,‘唰’家里的灯亮了。

  “宋洁,发生了什么?”我跑上来后,惊讶的发现宋洁的家里站着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人,梳着飘逸长发的男人。

  宋洁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发现对方表情轻松自在,拍了拍手上灰,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男人整理了下衣领,咧嘴笑道:“想不到警察里还有身手不错的人,啧啧,居然是个女人。”

  “废话少说,你是谁?!为什么来我家?”女警毫不客气的对这个男人说道,两只手紧握,只要对方有一点动作,她就会出手。

  男人露出无奈的笑容:“你怎么连一点女人味都没有?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哟!”

  “你!”女警咬牙,准备冲去打架的时候被我拦住了。

  “是敌是友?”

  男人收起笑容,认真的看着我:“不是敌。”

  我笑了:“那就是友喽?”接着,把门关上。

  这个男人眯着眼看我:“也不是友。”

  “你在这儿呆了这么久,如果不是为了对付我们,就是有求于我们。可惜你既不是敌也是友,那你想必是有话要对我们说?”

  男人露出一抹笑容:“聪明。但比起李峰你还差远了。”

  我听他提起父亲的名字就有点急了,难道这个神秘男人和父亲的失踪有关?

  “你是谁?你认识我父亲?”

  男人认真的看了着我,说了一句:“你杀了不该杀的人。”

  “啊?什么玩意?!”这男人突然换了个问题让我感觉思维好跳跃。

  这个男人见的表情如此疑惑也有点惊讶,带着点玩味的笑容,于是坐下来将他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我,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头上冒的冷汗也越来越多……

  我猛的站起身来,咆哮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个小白脸不是我杀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