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况面色一慌,试探性的小声问道:“是不是少了?”

  “不……不是,我…我代表福利院的孩子们感谢你!我……我从没见过那么多钱。”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装比失败了呢:“别急着谢我,你得先证明你的身份,我还得确定福利院那里的消息。”

  “嗯!”林清雪重重的点了点头,露出了激动喜悦的神情,急急忙忙掏出手机,应该是向福利院那里打电话。白色护士裙下的纤细美腿交叉盘坐着,让坐在旁边的我差点忍不住冲上去捏两下。

  试想下,整个顶楼又没有其他人,天色已晚,好歹我也是捐款的好心人,揩点油不过分吧……

  “好不好看呀?”

  “好看……暴力女…大姐你什么时候来的?!”我下意识的回答旁边的声音,猛地感觉不对劲,发现宋洁笑意浓浓的站在我旁边,吓得三魂七魄少了大半,缩在位子上。

  “你再叫我暴力女警,我就卸了你两条手臂……”

  我闻言如小鸡啄米似得快速的点头,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宋姐?!”

  宋洁听到有人喊她,抬头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小雪!你怎么在这儿?!”

  林清雪也面露喜色,匆忙对着电话那头应了几句之后,将手机递给我:“李先生,院长想和你说两句。”

  宋洁疑惑的看着我和林清雪的对话,等到手机交到我手上的时候,两人才开始热火朝天的交谈起来了。

  我来不及问这两个女人是什么关系,接过手机。

  “喂?”

  “您好,您是李先生么?”

  “嗯,是我。”

  ;¤酷`…匠,网☆唯;T一正版,oO其他il都。、是i盗2版\n

  “我自我介绍下,我是XX福利院的院长,我叫季平,我听小雪说您有意捐款是么?”

  “是,不过我看电话里也说不清,而且我也见不到你本人,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这样吧,明天我亲自去趟福利院,到时候咱们再详谈,你看怎么样?”

  “哎呀!那再好不过了,具体地址和时间我让小雪告诉您!我全天都在的!”

  “噢”

  ……

  结束了电话交谈,我见两女同时看着我,奇怪道:“我脸上有花么?”

  林清雪笑道:“真的好巧啊,原来你和宋姐还认识啊。”

  “是啊,你们两个怎么认识的?”我反问道,真是意外,这两人居然认识,貌似关系还挺亲密的。

  “我和宋姐都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宋姐比我早三年离开福利院。话说我都好久没见到你了,宋姐。”

  “你呀,还说呢,我去年不是还见到你呢么,没想到你今年都毕业了。”

  “嗯!我一直想当个护士,现在也算是圆了心愿啦!嘻嘻。”林清雪开心的笑着。

  我忍不住插了句嘴,打断了她们的热聊,先是将林清雪的手机还给她:“林姐,我很好奇,你们福利院每年的开销到底有多大?就算如你所说,一年到头捐款的人寥寥无几,可福利院作为社会机构,倘若开不下去,政府应该不会袖手旁观,多多少少都会伸出援手吧?”

  林清雪见我正经的问她,收起了笑容:“福利院里的孩子从去年开始,人数逐渐增多,现在光十岁以下的孩子都有二十几个,好多还是生在襁褓之中的婴儿,每个月光是请家政月嫂的开销就足够大了,除去衣食住行不说,院里请老师要花钱,孩子到了年龄该上学的时候还得花钱送他们上学……”

  我点了点,这样看来确实花销不小。

  宋洁接话道:“福利院从老院长那一辈开办以来,收养孩子和领养孩子的门槛都不高,从不像其他儿童福利院那样收取赞助费或者是手续费,政府的拨款只是象征意义上的给你点钱,堵住你的嘴,说白了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主要收人来源还是靠社会上的救助。”

  “嗯,好在许多从福利院走出来的人都在尽自己的力量回报福利院,福利院才能维持下去!”

  我心里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只依赖别人的帮助,就算再多一千万你也有支持不下去的一天……算了,管他呢。

  过了一段时间,我见天已经黑得差不多了,心想该走了。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先走了。”

  两女也结束了唠家常的对话,我和林清雪约定好了明天去福利院的事情,接着起身走进病房,刘薇薇趴在她妈妈的床边听到门开了声音,醒过来。

  “李大哥?你要走了么?”

  “嗯,我先走了,你这段时间尽量待在医院里,我和你说的话还记得么?”

  “记得!”小姑娘咧嘴笑了,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

  “嗯”

  ……

  两人走到医院门口,已经是晚上7点了。

  “清雪说你打算向福利院捐款,之前还替那女孩交了他母亲的治疗费用,你一高中生哪来这么多钱?”宋洁终于忍不住向我发问,刚才在那美女护士面前没好意思揭穿我的底,所以把话留到现在才说。

  “切,谁说高中生就没有钱了?我保证明天一早就把钱送到福利院。”我一昂头,得意道。

  宋洁神色复杂的看着我的背影,过了一会儿:“我替福利院那帮孩子谢谢你。”

  我停下来回头看她,奇怪了,这女人难得对我说句谢谢。

  “看什么看?!”

  得!还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我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几秒后,女警突然冲过来走到我旁边踮起脚,‘啵’在我脸上啄了一下,柔软的唇还带着丝丝温热。

  我愣在原地,突然大叫:“呀!你偷袭我!”

  “神经病,那是我的初吻,得了便宜还卖乖……”女警说话不自觉的低下头,围巾挡住的脸颊生出两团红晕。

  我急忙跑出去几步,大叫:“你都二十五岁了,哪来的初吻,骗鬼啊你!”

  女警一听到我这话气的,额冒青筋,双手握拳:“王八蛋,你说什么?!”

  “哈哈哈哈,来打我啊,暴力女!略略略!”我扮作了一个鬼脸,跑在前面。

  “站住!”女警气的撒腿朝我冲过来。

  两人一前一后追逐在灯火通明的街头。不久,漫天的雪花撒在了这个繁华而喧闹的城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二更,日了狗了,我的大纲去哪了?今天发现桌上的纸都被收走了!怎么找也找不到,唉,又得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