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看不见了!”

  “眼睛好疼!”

  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脑子一蒙,随后视线被一片白光笼罩,刺得睁不开眼,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下来,可就在这短短几秒后,枪声响了。

  一分钟后,围在两人周围的独眼龙手下全部倒在血泊中,每个人身上只中一枪或是两枪,全部毙命,在短距离的情况下,男人手中枪射出去的子弹基本上能连穿两人,许多人在惊恐之余毫无痛楚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但对男人来说这些人只是蝼蚁。

  “喂!你下次扔的时候能不能早点说啊!哎哟,我的眼睛!”女人一点都不意外眼前的男人会扔闪光弹这一出,这个男人本来行事作风诡异。只是情况发生这么突然,即便第一时间转过身,可到现在眼睛都睁不开,看东西都带重影。

  “嗯?”

  “怎么了?”女人问道。

  “他跑了,在楼上,追!”说完,如一道黑色闪电冲到了楼上,身后的女人望着满地的尸体,闻着浓浓的血型味,忍不住干呕了两声,接着跟了上去。

  二楼是个灯光璀璨的舞厅,四周有四个大门,等到一男一女走上来后,四个大门齐刷刷的打开,从四周蜂拥出来,细细一数有上百号人,将两人团团围住,相比一楼,这里宽敞明亮,两人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视线下……换句话说,这次是真完了。

  “吴正龙居然只派你们两个来,真是太小看我独眼龙了!今天你们想走也走不掉了!我要拿着你们的尸体去羞辱吴正龙,让他知道,整个城南该是谁的!哈哈哈哈!”

  男人不屑的看了眼远远躲在人群后面的独眼龙,杀这种垃圾简直是浪费子弹。男人用眼睛仔细的扫过周围的每一处,同时他心里也在计算着自己能在对方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干掉多少人,不过这个难度有点大。

  男人握紧了枪,刚准备有所行动时,被女人的纤纤玉手给按住了。

  “别动!让我来!”

  男人背靠着女人,冷酷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虽然不明白这个女人要做什么,但还是听话的放下了枪。

  “独眼龙,既然都走到这个地步了,不介意我多说两句吧?”

  独眼龙一愣,不知道这个女人耍什么花样:“哼,临死前还什么屁,快放!”

  女人优雅的在场中央走了一圈:“在场的各位兄弟,有多少人还记得自己曾经是黑龙帮的人?”

  “现在老子改名叫血刀帮!大家都是我血刀帮的人,什么狗屁黑龙帮,见鬼去吧!”

  女人无视了独眼龙的话,继续道:“既然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应该知道出来混讲究一个‘义’字,大家扪心自问下,在帮里,吴老大从始至终有没有亏待过大家?”

  在场的大部分人呆呆的举着枪,陷入了沉思。

  “可现在不一样了,有人为了一己私利,为了权利的欲望陷入大家于不义!让你们成为了道上为人所不齿的叛徒!”

  “吗的,贱女人你说什么?!给我杀了她!快!”

  t看。正:0版章●V节*上q酷匠网Y《

  “可我看到这间会所里的生意冷冷清清,陈放在柜台的酒水原封不动,甚至都没卖出去几瓶!那么我请问大家,这钱是怎么来的?难道大家还想像以前一样提起刀靠抢地盘,杀人流血,收保护费,整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吗?”

  人群中开始焦躁不安,窃窃私语了起来。

  “为了这个无知的叛徒,大家背负‘不义’的骂名,值得么?”

  “为了这个无能的叛徒,大家去卖命送死,最后却没有好下场,值得么?”

  “为了这个自私的叛徒,大家最后连安身立命,养老婆孩子的钱都没有,值得么?”

  一连三个值得,问的在场所有人都局促不安,女人看在眼里,心里暗喜这些人的心态已经转变过来了。

  “王八蛋!你在干什么?聋了么!我让你干掉她!不杀她!我就杀你!”独眼龙掏出手枪顶着离他最近的小弟脑门上,眼看着就要扣动扳机。

  ‘砰’一声枪响,阿鬼抬手举枪打在了独眼龙拿枪的手,独眼龙‘啊’一声大叫捂着手腕靠在墙上,这一幕令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堪称神枪。

  “看到了么?一个视兄弟命如草芥的人配做你们的大哥么?”

  “我……我”离女人不远处的一个小弟张口欲言,却结巴的只发出声音。

  “这位兄弟,你说!”

  这个小弟得到了许可,急切的问道:“玫瑰姐!我们不要做叛徒,我们还能回去吗?”

  女人微笑着看了他一眼,在大家看来这一笑犹如春暖花开,女人随后对着在场所有人大声说道:“我,白玫瑰,还有我身边这位‘鬼哥’我们以性命担保!你们只是受了独眼龙这个叛徒的蛊惑,今后你们还是黑龙帮的人,还是我们的兄弟!”

  大家闻言,左看看右看看,刚才问话的小弟第一个放下枪,接着四个,五个……十个二十个,最后所有人都下了武器。

  男人怔怔的看着周围的人全部放下了枪,心中波澜起伏,没想到这么一个死局居然被这个女人几句话给化解了……难怪大哥会让她当上城东的堂主,看来有点本事。

  “怎么样?我厉害吧?”女人悄悄的走到男人身边,得意的朝男人挑了挑眉,像是炫耀自己的成绩,根本不像是一个手握大权的堂主。

  “呵……”男人冰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二更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