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真漂亮。”

  男人望着女孩洁白的玉背,光滑不染一丝异色,驻留了好久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事实上在他眼里这个女孩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若是放在古时候这女孩儿定是个祸国殃民的主,这要是得不到,那就太可惜了。

  “你说他杀了人?”

  酷hJ匠/w网永☆@久RK免费`看$小KX说D3

  “是,一个很有来头的人,有黑色背景。”

  “什么是黑色背景?”女孩不明白这个词汇的意思,转过头来问道。

  “就是黑社会,成天接触的都是很危险的一帮人物,每天打打杀杀的。”

  “噢”

  男人笑道:“你担心他?”

  “不,听你这么说,就想问问,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他!”女孩冷冷说道。她转过身望着凋零殆尽的花园,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可眉宇间还是生出一丝担忧……

  ……

  楚江大厦的某一处房间,这里散发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四周摆放着医疗设备,更像是一处病房。

  “啊…啊!”病床上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睁开眼睛,张开嘴发出几声呻吟。

  一旁用手臂撑着脑袋打盹儿的护士,不经意间被吵醒了,见况连忙冲着门外喊道:“他醒了!他醒了!”

  “什么?!”推门而入的一男一女穿着整洁的护士装,当看到病人醒的那一刻,脸上的疲惫一扫而光。

  “快去通知吴总!快!”

  不一会儿,病房里一伙人急促的赶来,为首的正是行色匆忙的吴正龙,身后一些黑衣人自觉的病房门口。

  “大熊你终于醒了!”一向不苟言笑的黑帮老大这时候居然笑了,病房里的两名护士外加一名医生此时都错愕不已。

  “唔!唔!”大熊见自己的大哥坐在床边,魁梧的汉子眼中渗出了泪花,伸手摘掉脸上的氧气罩。

  “吴总,这……”男医生想阻拦,却被吴正龙拦了下来。

  “你们先出去。”

  三名医护人员相互看了一眼,心想人家老大都发话了,这病人爱怎么样怎么样,反正人救活了,这钱照拿。

  “吗的,什么玩意儿,憋死我了。”

  “感觉怎么样?”

  大熊撑起一只手从病床上爬起来,一个中了七枪,伤势未愈的人居然能做到这点,可见他的身体素质有多么变态。另外,这张病床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宽两米,长三米,为的就是能放得下他这么庞大的身体。

  大熊乐呵的笑了一声,拍了拍胸脯:“我没事!奶奶的,雷老虎这老小子真想杀我?”

  “你也猜到了?”

  “那可不!那些人拿的枪都是咱们内部人才装备不久的RT—20乌克兰的消音微冲,地头又在城北,一般的阿猫阿狗谁敢跑到黑市上杀人?不是那老东西想杀我还会有谁?!阿毛为了保护我,死了!我一定要手撕那个老东西!”大熊愤愤不平的说道,一只拳头握紧,狠狠的砸在了床边的铁框上,直接凹下去一大块。

  “这仇大哥会替你报的,阿毛的家属那儿我已经给了一百万抚恤金。”

  “那就好……唉,我那金链子掉了,我才找人造好不久的,可惜了。”

  吴正龙呵呵笑了:“过几天我找人再帮你造一条,别说七斤重的了,七公斤的都帮你弄到,到时候就怕你戴不动。”

  “嘿!谢大哥!对了,大哥,黑市的老驴头被当场打死了,只查到一点东西,是和李峰有关的,都在那账本上了。”

  “我看到了。”想到账本,吴正龙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件事绝对不简单。

  “对了,我想起来了!老驴头死前说过人是沙陀带过去的!”

  吴正龙闻言眼中难得的闪过一道精光,问道:“噢?他带过去的?有没有说还有什么别的人?”

  “没有,好像只有他和买方两个人。”

  吴正龙点了点头:“这么看来这件事大有蹊跷,不过有些东西我现在还不太确定,等时间空了,我亲自走一趟。”

  “大哥,发生了什么事了?”大熊知道既然城北的雷老虎敢杀自己,那么证明他已经和大哥撕破脸皮了,眼下的情况不容乐观。

  吴正龙简单的将局势说了一遍,没有一丝的焦虑和担忧,显得很从容。

  “这……这曹狗胆子也太大了吧!”

  吴正龙略带无奈的吸了口气:“他早在半年前就开始准备了,一直挖空心思的想架空我的地位,半年来,董事会里频频换人,公司一直在进行的洗白方案也举步维艰,上报的财务预算表都是假的,许多黑账目都查不清楚,他又背地里从帮中兄弟手里低价收购了大量激励股权,在城西扶植新势力。所幸我发现及时,做出了一些应对,现在虽然逼得他狗急跳墙,可是太晚了。”

  大熊尴尬的笑了笑:“大哥,我听不大懂。你的意思是现在这曹狗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了是不?”

  吴正龙点了点头,大熊这么理解一点也没错,卷走了那么多钱,又有城西的各种小帮派支持,曹大海的呼声如日中天,再加上自己这边刚经过一次挫折,帮派分崩离析,元气大伤,此消彼长,还真不一定能拿下那个叛徒。

  “是啊,人活的越是安逸,就容易忘记身边潜在的危险。唉,是我疏忽大意了……”

  “大哥,这不能怪你,这些狗东西忘恩负义,说反就反,全都该死!大哥,你说吧,先干死哪个?我现在就去。”说完,这只如熊一般强壮的男人当真站了起来,面目狰狞,如同一只准备狩猎的猛兽。

  “呵呵,你先好好养伤。”吴正龙伸手将他按了回去。

  “大哥!”大熊急了:“咱们总不能放任这些叛徒不管了吧?”

  吴正龙起身,走到门口,扔下一句:“当然不能,我想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