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薇薇推开我,脸上惊恐,愧疚,害怕,担心的神色溢于言表,握着银行卡的手也不自觉的悬在空中,咬着呀似乎在进行很激烈的思想斗争。

  “我不能说!”

  /z最F…新H‘章cZ节上(酷Hl匠EP网

  “为什么?!”我就纳闷了,到底是什么让这女孩顾忌这么多?难道她不害怕我一怒之下把银行卡拿回来,那她母亲连最后的救命钱都没有了。

  “……”

  “最近我身边发生了很多事,多到我顾不过来,每天我身边都伴随着危险,随时有可能令我万劫不复,如果你身后的那人和这一切有关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他的,刘薇薇,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即便你再怎么叛逆,再怎么会耍手段,今天你的孝心感动了我,我觉得你是个好女孩……我不会勉强你,密码是六个六,明天我会往这张卡里打钱的,足够你母亲的开销……你,好自为之。”

  说完,我起身深吸了口气,开了门。

  “等等!”

  我转过头,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她。

  “你能陪我去躺医院么?”

  ……

  一路上,刘薇薇都没有再开口跟我说话,到了医院,我跟着她去了好几处病房,见她脸色越来越慌张,最后来到了一处办公室门口。

  “为什么?!”我待在门口只听到这一句。

  嗯?出什么事了?

  “哼!你在医院交纳的住院费已经到期了,将你母亲移到普通病房,医院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可你们为什么没有通知……”

  “怎么了?”我走进来看了这个医生一眼,除了年纪大点,还带着一点猥琐样,顿时失去了好感。

  “实在不好意思,由于家属迟迟没有交纳必要的费用,所以我们只好将她移到楼下普通的病房……”

  卧槽,你踏马是不是脑残啊?楼下那乌烟瘴气的地方,一个重病在身的妇女能吃得消,能待得住么?都说医生要有医德,别人没钱就无视别人的生死,什么狗屁医生,全是穿着白褂子的禽兽。

  当然,想归想,表现上不能这么说,毕竟这是人家的医院:“噢,我这次来就是交纳费用的,麻烦把她母亲转移到你们医院最好的特护病房,另外所有医疗费用都由我承担,具体数额你归结一下,等会儿送到病房找我,我们先去缴住院费。”

  “好的先生!麻烦您留个号码,一旦病人有什么问题,我们也好及时告诉你。”这个中年医师见我这么爽快,连忙客气道。

  呸!什么玩意儿?人家女儿在你面前的时候,怎么没见殷勤过?又是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交纳完了住院费后,刘薇薇带着我去了特护病房,刚到门口的时候看见几个护士推着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进了病房,手里还拿着输液袋。

  刘薇薇小跑过去,我跟上进去后,我发现这顶楼的特护病房果然不一样,人少就算了,这病房搞的和五星级宾馆一样,装修豪华,还有套间,甚至连厨房都有,门口不远处还有好几个护士守着,简直是尊贵的享受……呃,享受倒不至于。

  病床上刘薇薇的母亲面色枯白,嘴唇毫无血色,头发已经掉光了,仅仅从她脸上我稍稍能看出刘薇薇的影子,手如同腐烂的树枝一样又瘦又老,干巴巴的皮肤如脱了水一般,整个人都显得十分苍老。两只眼睛像是凹陷下去了,空洞无力。听到脚步声后,刘薇薇的母亲微微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女儿来了,眼中生出一丝暖意。

  “薇薇……”

  “妈,你感觉怎么样了?”

  “挺好的,你怎么又从学校回来了?”

  “妈……我,我不放心你,所以,就想来看看你。”

  “小薇,苦了你了,把妈弄上来又花了不少钱吧……”病床上的女人慈爱的摸着刘薇薇的脸,绽放着母性光辉。

  “没有!妈,这里又便宜环境又好,你在这儿安心养病,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刘薇薇含泪笑道,紧紧的握住病床上女人的手。

  “傻丫头……这位是?”刘薇薇的母亲看到站在女儿身后的陌生男人奇怪道。

  我原本想站远一点的,毕竟人家母女两个谈话,站在这儿感觉挺不自在的,既然人家老妈问起来,只好厚着脸回答:“阿姨,我是刘薇薇的朋友,算是她半个哥哥,今天来特意看您的。”

  我笑嘻嘻的说着,刘薇薇怔怔的看着我,眼中露出惊讶,喜悦和感动的表情,眼看着眼泪就要下来了,我赶紧朝她使了使眼色,刘薇薇慌忙的跟着她妈解释:“妈,李大哥一直都很照顾我,他还专门过来为你交纳住院治疗的钱呢。”

  话音刚落,刚才那个中年医师拿着一张清单过来,笑呵呵道:“李先生,您看一下。”

  我接过来扫了一眼,特护病房是1280一天,加上几个阶段的放射治疗,和每天的药物辅助治疗加起来一个月下来……两百万?!

  “咝”我情不自禁的吸了口冷气,这……这不是抢钱呢?

  “您有什么问题么?”

  “没……没有,两百万就够了么?”我咽了口口水,心都在喷血,不过脸上还在笑着,强装大款。

  “噢,是这样的,鉴于病人之前错过了很多治疗的机会,如果您希望能达到治愈的目的,照目前的治疗方案来看,可能费用还不止这么多。”

  咳咳,我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不是因为感冒,而是一口气没咽得下去,呛到了。

  “好的,到时候再说。我会在明天之前交纳费用,但我有必要说一句,这位阿姨你们给我看好了,另外如果你们知道哪里有更好的治疗机构,麻烦通知我,届时我会转移到那儿,当然钱我不会少你们的。”

  “呵呵,这个您放心……那李先生,如果没什么事了,我先走了。”

  “好的”我目送这个这只笑眯眯的老狐狸出去后,恨不得砍死他。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让所有人都反应不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一更。今天早上看到天津的爆炸事件新闻,我感觉挺不舒服的。希望逝者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