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心里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自己被人骗了之后还是有点不舒服的,如果今天没遇到这女孩,我可能还不会想那么多。女警坐在旁边看着我,等待着我的下文。

  日,看我有什么用?主犯昏过去了,这个刘薇薇又没有构成什么犯罪,顶多口头教育一下。

  “峰哥,你从一开始就怀疑我了对么?”哭着哭着,这个刘薇薇似乎有点不服气,抬起头问我。

  “错,我一开始并没有怀疑你,从认识你到利用你,到你利用我学校里那帮兄弟帮你扫清障碍,这段时间我都没有怀疑你,只认为你心机高于同龄女孩而已。但当我发现你给予我的回报已经大大超乎你的能力,再加上周涛那小子汇报给我的,我才开始渐渐的怀疑你,安插在你们学校的周涛也只是我无意当中的一个想法,因为我当时想到你只是个女孩,想混起来还有不少难度,所以做了两手准备。”

  “原来是这样……”

  “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做?”

  刘薇薇摇了摇头,似乎这是个天大的秘密,不能说出来,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

  我深吸了口气,转过来对着女警说道:“你把这个孙文龙看好了,我带她进去。”说完,我大手一拎,将刘薇薇拽到了里面一间卧室,她的力气没我大,即使再怎么反抗也没用。

  “放开我!”

  “进去!”将她扔进去后,‘啪’一声将门反锁起来。我气愤的看着她,心想好不容易抓到一丝线索,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我目光一扫,见她死死的抱住自己的书包,坐在床上,好奇道:“你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

  “没什么?”这下我更好奇了,加上心里火气有点大,对她没有一丝好感,猛地拽过她的包,没想到她的反抗的情绪比我还激烈,死死的拽住包不撒手,连包上的一根带子都抓断了,到最后还是被我抢到了手,我狠狠的看了她一眼,打开包,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几张纸,好奇之下拿出来一看。

  “病危通知书?!”我诧异的看了眼这薄薄两张纸,封面上写着的大字,赫然醒目。

  ‘啪’刘薇薇一把夺过了病危书,默默的蜷缩在床上,低着头啜泣着。

  我愣在原地,心想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出现在她手里,她家里出了什么事了?

  “这……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么?”

  “我妈她…她快不行了……呜呜呜!”刘薇薇突然失声痛哭,短暂哭过之后摇摇晃晃的朝后倒去,我见况急忙扶住她发现她额头出奇的烫,大悲之后加上身体虚弱才会导致短暂的休克。

  g`最新!(章…b节6上酷Y匠nr网

  从她手上拿回没有看完的病危通知书,上面写着刘薇薇的母亲,肝癌晚期,最后活不过三个月,已经停药一个星期了……我猜如果不能继续接受治疗,估计挨不过几天了。

  唉,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心想这女孩活的真不容易,病危通知书上的家属一栏,迟迟没有人签字,估计心里很难受吧?

  ……

  “怎么样?她说了没有?”

  “没有”

  女警急道:“问啊,这两人本来就是亲戚,幕后主使只会是一个人,这小丫头肯定知道。”

  “算了,你把这人交给警察处理,我等她一会儿。”我在她家柜子里翻了几盒感冒药,心想凑合着让她吃了先。

  女警不疑有他,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看着我:“你小心点,你刚才说话的时候,这小丫头一直没有反驳,而是装可怜博得同情,心思不少。”

  “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刘薇薇醒了,我坐在她床边静静的看着她把药吃完了。

  “你今天中午从学校跑回来就是为了这个?”良久,我扬了扬那份通知书,东方中学远在开发区离这里有十几公里远,她应该每天住校才对,今天又不休息,如果没有急事,她回来干嘛?

  刘薇薇怔怔的点了点头,眼中没有一丝生气,只有悲伤和绝望。

  “为什么不续药?”

  “没钱。”

  我愣了一下,想到治疗癌症的花费确实大,这小丫头住在这种地方,想必经济上很困难。

  “每天住院加上药要五千,一次化疗一万五,这星期已经是第三次了……”

  难怪她急着要钱,亏我从她手里还弄到不少钱,想想真是愧疚。

  “我…我该怎么办……”

  “你爸呢?”

  “去世了……”

  我靠,这么惨啊……压在这小女孩身上的负担真是不轻啊。我抿了抿嘴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对比来看我的那些事和她的相比真是不值一提,现在我也开始同情这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了。

  “呐,这卡里有十万你先用着,让你妈先治病先。”我掏出兜里那张才办没多久的卡,上次为了买西装,手表什么的已经花了不少了,里面的钱是我从仙儿那张卡里转上去的。

  “这……”刘薇薇伸手伸到一半停在空中,显得很犹豫。我见况直接塞到她手上:“拿去吧,回头我再打给你。”仙儿那张卡里上亿的钱留在那儿,留在那儿也没用,还不如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呜呜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刘薇薇直接扑到我肩膀上死死的抱住我,泪如泉涌唉,你这么问……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有爱心呢?

  “行了,别哭了。”我最见不得女人掉眼泪,不然我这心‘吱嘎吱嘎’的,太脆弱。

  “呜呜……峰哥,我对不起你……你对我这么好……我却害了你们……”

  你们?!

  “为什么这么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感谢,义薄云天的局长大人,真土豪不解释!谢谢your的挖掘机!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