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嘿嘿嘿嘿!冷小姐,承认啦!”王管家搓了搓手兴奋的看着棋盘,上面只剩寥寥数子,见大局已定,对方已无回天之力了,于是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冷小姐,咱们可说好的,老朽若是侥幸赢了,你可要为我沏上一壶上好的龙井,啧啧,冷小姐的茶艺当真是高的很,老朽喝上一口,只觉得沁香走心脾,正气满乾坤!端的是回味无穷啊!哈哈,妙哉!”

  “悔棋十余步,你这老脸皮倒是厚的很!”冷雨萱见这八旬老人如同老顽童一般,不禁哑然失笑:“罢了,沏便沏吧。”

  说完,提起素裙从仆人手中接过一个盛放茶壶茶叶的盘子,吩咐下人准备烧水,约莫过了半小时,下人急急忙忙端着一个陶瓷水壶跑了过来,看那样子似乎是手烫的不轻。冷雨萱差遣他将水倒入茶壶后,伸出两根玉指轻轻夹住几片茶叶,缓缓放开落入水中,茶叶一字排开沉入壶底,只听‘滋滋’两声,冷雨萱提起茶壶自空而下,伴随着热腾腾的白气落入茶杯,竟没有溅出一滴茶水。

  “厉害。”王管家忍不住称赞,接过茶杯抿了一口,便情不自禁的露出享受的表情。

  “冷小姐,为何我见你沏茶并无特殊技巧,却能沏出如此佳品?”

  冷雨萱微笑道:“沏茶每一个细节都是关键,这些龙井茶叶虽是上品,但我只取其中茶叶表面光滑,叶子绿中带星点黄的少许,过绿的香而无味,过黄的陈而不香。再说这水,这水固然好,却不及长白山天池水那丝明净,当然这也强求不得,用果木生火,水需以文火煮至过沸时,立刻放入两指间所能夹住的半数茶叶,待茶叶沉淀,散出香气时,再轻轻摇动,直至茶叶荡开,最后自两尺高出倒入茶杯中,即可。”

  “学不来,学不来哟!”王管家笑呵呵的摇了摇手,用力裹了裹身上的灰色大衣:“冷小姐,不如我们再来一盘?

  “不,跟你下棋当真是坏我心境,一盘中悔棋数十步不说,还生出诸多要求。”

  “得嘞,这次老朽绝对不悔棋!”

  五分钟后……

  “不玩了,不玩了。双车封路还有过河双炮,简直是死路一条!”

  “老头,那咱们可说好了,你输了,得回答我的问题。”

  王老头像个小孩子一样赌气般的靠在躺椅上:“问吧问吧,老朽说就是了。”

  “你为什么不让我私底下去调查李家的事?这可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冷雨萱淡淡道。

  王老头嘿嘿一笑,闭上眼:“有什么好调查的,就那点破事,想知道么?老朽告诉你便是!”

  “愿闻其详!”

  “李家家主之位是空着的,这冷小姐你也是知道的。李家现在当家的两个老家伙,就简称李老大,李老二吧,两人说起来都是爷爷辈的了,争斗了几十年,到现在没分出个胜负,其实这两人早就累了,可这偌大的家业总不能放着不是?还得找一个靠谱的人来主持下去。这下好了,两个老家伙的争斗转移到了下一辈去了,也就是…嗯……噢,李峰这小子一辈了。按理说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李家应该是子孙满堂,加上本是书香门第,出几个人才应该是没问题。可事实却不尽人意哟!”

  “噢?原来是儿孙辈出了问题?”

  “嗯!”王老头缩了缩袖子:“李老大生有三子,一女,可惜长子痴呆,至今未婚,次子生下来不久便夭折了,剩下的一个虽然品行才华都还可以,算得上李老大的独子了,可惜与他父亲性格不合。哎哟,有点渴,我喝口茶……再说这李老二,哈哈哈哈……”

  “笑什么?快说啊!”冷雨萱见这王老头突然疯癫了,不免嗔怪了起来。

  A酷!@匠&R网S首(&发q

  “不好意思,老朽一时没忍住……说来这李老二也真是倒霉,一口气生了六个女儿,直到第七胎才生了儿子。”

  “是李峰?”

  “对对,就是那个臭小子,之前我说过。你说李老二好不容易有个儿子,结果被老太爷赶走了,他能不急么?当时李家最着急的就是李老二了,之后的二十年里,他基本上一直都在偷偷的帮李峰打理着事情,包括进警校,进单位,迁户口,升职什么的。老太爷一死,现在李家平分天下,李老二当然想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弄回来,何况那小子是个人才。”

  “那李峰失踪的事他知道么?”

  “他呀,哈哈,他当然知道了,李家现在的权利之争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了,那小子可关键了,现在你再你想想,谁最不希望那小子回来?”

  “难道说,李峰夫妇两人的失踪是因为……”

  王老头若无其事的翘起了二郎腿,抬头看着天:“呐,老朽可什么都没说,这都是冷小姐你自己猜的,嘿嘿,猜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哎呀妈呀。终于码完了,卧槽特么改了又改,想想本状元这书真是良心之作,从不水字数。还请各位大爷多多追书撸撸,小弟感激不尽。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