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你来了也没用,有些东西是改变不了的!哈哈哈哈!”

  玄机子看了眼放肆大笑的眼前人:“一切自有定数,你若执意这般歹毒妄图加害别人,动了华夏根基只怕会惹来杀身之祸。”

  “道长,你不必吓我,权力之争,自古有之!我只是对一些小鱼小虾动些手段,又和来动了华夏根基一说?他们注定是权利争夺中的牺牲品,就算‘炎黄’的人来了,也没理由惩罚我。今天被你救下了几人又如何?你能保的了他们一时,也保不了他们一世!他们还是得死!”

  “哀哉!……早年唐老门主曾与我结下善缘,请求我为他两个儿子算上一卦,长子唐奇次子唐鸿,我曾经说过,唐鸿有不世之材,虽儿时多病缠身,但若挺过去将来注定有一番大作为。至于长子唐奇……”

  唐副门主冷笑了一声:“如何?”

  玄机子饶有深意的看了眼眼前的中年人:“头生狭纹,疲于诡计,注定活不过四十载……”

  “哈哈哈哈!道长,你失算了,我一个月后便是四十岁。”

  玄机子摇了摇头:“留你只会祸害世人,老门主传位于次子果然是上上之选。”

  唐奇闻言眼中凶光闪过,今日被人重提旧日之耻,不,是永远的耻辱。这么多年即使被人嘴上称作门主二字,也只是阿谀奉承,实际上‘门主’二字前还有一个‘副’字。别看只多了个‘副’字,对他来说,那就是天与地的差别!原本坐在唐家堡正座上的人本该就是自己!那该死的的老头居然传位给那个肺痨鬼弟弟,实在可恶!

  “祸害又如何,你们这等修行之人,自恃高人一等还不是被‘炎黄’压得死死的?有本事你来杀我啊?哈哈!”

  玄机子淡淡道:“若非‘炎黄’定下规矩,元婴境界以上大乘者不得对凡人动手,贫道自然容不得你。”

  “哼,咱们走着瞧!”

  ……

  “啊!”一声尖叫声让我眼睛突然睁开,自打照着仙儿留给我的方法,以及‘玄’字书的指引,我现在逐渐的耳目清明,体格早已比原来更为壮硕,细小的声音瞒不过我的耳朵。刚才那声尖叫一定是从楼上传来的……糟糕!

  我踩着拖鞋冲到楼上,依旧没有吵到睡梦中的宋洁。赶到楼上,发现赵茜家中门大开,冲进去发现,赵茜昏倒在地上,扶起来发现她头上像是撞到什么尖锐的东西,破了一个大口子。接着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房间跑出来一个人,来人见我抱着赵茜,吓得手中的柜子掉在了地上。

  “你……又是你!”

  “王八蛋,就知道你不死心!这次先把你打个半死,再交给警察处理,敢入室抢劫?!”话音刚落,我抓住他头发猛地砸在了墙上,抬着膝盖撞在了他的鼻梁骨上,顿时鼻血飞溅,爬在地上一动不动。

  “装死啊你!”我抬脚作势要踹他“别打我!我再也不敢了!”趴在地上的人陡然爬了起来,跪在地上向我求饶。这时候赵茜也醒了,见我在教训他,含着眼泪缩回了墙角。

  “赵茜……茜儿!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对你,可……可我是有苦衷的,我要是再凑不到钱,我…我们一家都会死的!你要帮帮我!”赵茜的前男友见求我不成,转而对着赵茜跪了起来,痛哭了起来,让我嗤笑不已。

  “杨旭东,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听信了你,你的每一句话我都不会再相信了,你不配做人!”

  “是是是,我不是人,我不是东西。茜儿,看在我们曾经相爱一场的份上,能不能借我二十万,我保证!一年之内赚到了钱肯定还给你!”

  “呵……我给过你多少钱?你骗我说在外面做生意,却是和那些不三不四的成天鬼混!今天又来……我不想见到你!你滚!”

  “是是是,我滚!”这个男人摸了把鼻血,想拿着那个柜子跑路,刚一挪步却见我横在他面前。

  “她说放我走的!”男人惊恐的看着我,以为我又要打他。

  (看正。=版s章-Z节O上EH酷!匠J^网

  我嘿嘿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来来来,东西放下。杨旭东是吧?”

  “是!”杨旭东哆哆嗦嗦的将柜子放下,我瞄了一眼,看到里面有些现金。

  “呐,现在是12点了知道吗?你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睡眠,会影响我明天的工作的,实话告诉你,我分分钟几百万上下!你说该怎么办吧?噢,对了,赵老师说放过你,我可没说,你这入室抢劫的罪名是定了,对了,楼下还有个女警,我带你去见她……”

  “别!别!小兄弟!你想让我怎么样?”

  “这个嘛……”

  十分钟后,一个全身赤裸的人在大冬天零下七八度的夜晚赤着脚徘徊在马路边上,不停的上下跳动,朝手心哈着热气取暖,哆哆嗦嗦的望着远处闪烁的车灯。

  “计程车!”

  计程车渐渐停下来,司机呆呆了看了这个另类的男人一眼,刚一停下来就吓得猛地踩住油门,呼啸而去,留下了欲哭无泪的男人……

  路灯下,依稀可以看到了赤裸男人身上的黑色大字。

  “爱我别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挖掘机!追书,撸啊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