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市楚江大厦。

  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被人用两辆推车匆匆抬进了房间,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房间拥有完备的医疗设备,堪比小型医院,里面还有多名身穿白褂的资深医师站在那儿等候,当他们看到送进来的病人时,急忙为其供氧止血……

  “什么情况?”吴正龙静静的坐在门口,旁边靠墙站着一个邪魅的男子,优雅的抽着烟,显得是那么的轻松随意,一身的金属挂件,黑色皮衣皮裤,在在敞开的胸口前依稀可以看到一只正吐着信子的银色蛇头。

  “被人追了四条街,身中七枪,随行的阿毛死了,在他身上翻出了这个。”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本账本递给了吴正龙。

  吴正龙扫了一眼,翻看了几页,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危险的东西,瞳孔急剧收缩,良久,放下账本……

  “大哥,是什么人干的?”男人知趣的没有提及到账本以及自己的兄弟为什么会派到那里的事,而是转移了话题问道。

  “城北的雷老虎反了,这件事大熊不知道,所以被他阴了一把。”吴正龙表面似是平静,但心里早已震怒,大熊是跟随他二十年的兄弟,头一回受了这么重的伤。

  “大哥,别担心。大熊死不了,那小子皮厚,救他回来的时候他还有力气和我对骂了一路。”男人笑道。

  吴正龙点了点头,看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默默不作声,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现在曹大海,雷老虎,独眼龙三个人各立山头,另外中间还有些人摇摆不定,独眼龙在城南不停的扩张,曹大海聚拢了城西的一些杂鱼帮派,雷老虎在城北大肆招收亡命之徒,蛇,你怎么看?”

  叫蛇的男人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大哥是问我现在应该先对付谁么?独眼龙充其量只是个莽夫,多半死于勾心斗角,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手下的人干掉。要对付的还是雷老虎和曹大海,表面上看雷老虎势猛,曹大海势弱,实际上雷老虎只是一只待死的爬虫,临死前想挣扎下而已,至于曹大海……要是硬碰硬,一时半会儿还奈何不了他,除非……”

  “你有多大把握?”吴正龙猛的吸了一口。

  男人沉吟了片刻:“七成。”

  “七成……呵呵,看来你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算了,他知道你的底细,暗杀这一方法肯定也想到了,他是个怕死的人,现在身边肯定是重重保护,而我身边缺人手,所以你暂时不要离开。”

  “是。”

  “有消息说雷老虎的独生子死在城西的皇后酒吧。”

  黑衣男人稍微来了点兴趣,笑道:“谁干的?”

  “李峰的儿子。”

  在黑衣男人来了兴趣:“噢?”

  “现在他的学校周围到处都有人盯着。”

  “大哥的意思是让我去保护他?”

  “扯犊子,我是让你去保护欣然,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明白吗?”

  “知道了。”

  F?最Q新SG章:节上{酷匠L^网

  “另外,把阿鬼他们叫来,还有白玫瑰……”

  ……

  我坐在宋洁对面,心里一直在重复仙儿师叔留下来的四个字。

  “勿忘初心?”

  女警放下筷子看着我:“意思就是让你不要变心,和以前一样,字面意思这么明显都不懂,你语文老师是谁?我去揍她!”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我语文老师就在你楼上!你去揍吧!白痴大波女!

  若师叔真的是这个意思,那我就更得把仙儿带回来了,那小狐狸现在跟那个男人走近了,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了,我想请你帮我查三个人。”我放下碗筷,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条,正是许莹莹拿给我有关上次晚会嫌疑人名单。

  “唉,算了。”我突然想到宋洁现在已经停职了,估计这事办不成了。

  “哼!”哪知道女警一拍桌子,抢过纸条,扫了眼了上面三个人的名字大手一挥:“OK,包在我身上,明天告诉你结果。”

  ……

  远在千里之外,两个身形如风的人影穿梭在黑夜之中,速度之快,无人察觉。

  “嗖嗖嗖!”无数的银针针如天女散花一般整齐的射下,银针寒光泠泠长五寸,从空中落下速度极快,硬生生的插进水泥墙面,明眼人可以看到但凡银针插进去的墙面周围逐渐泛起了白色的泡沫……

  “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

  “呵呵,‘碎星花雨’……唐门主好功夫,贫道玄机子有礼了。”对方恭敬的作揖一拜。

  唐门主刚开始开始只觉得对方的脚力速度胜过自己一分,刚才能躲过自己这招‘碎星花雨’的人少之又少,已然是高手中的高手,心中惊讶不已,直到听对面提起自己的名号时,心中的惊讶直接变成的震惊。

  “‘洞彻天机,下凡文曲’?!”唐门主显然一愣。

  “呵呵。”

  惊讶过后,唐门主眼睛微微眯起,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连你也来了,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