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擦点药膏,明天就能消肿了。”

  “噢……”我静静的坐在电视机前,努力的睁开左眼,发现只能睁开一条缝,因为整个眼眶挨了一圈,眼睛周围一圈又青又肿,两只鼻孔被我塞满了纸团还在渗血,右脸颊火辣辣的疼一碰就疼得要死,噢对了,我有一颗门牙松了……

  还不包括我险些脱臼的手臂等外伤!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在厨房里哼着歌的女人!

  “日了,不就是晚半个小时垫卫生巾么,卧槽,这女人至于么?……咝!哎哟!”回想起刚回来那一幕,我就一阵后怕:先是被剪刀腿夹住头,随后照着面门就是一顿暴风骤雨般的拳头,打完破了相,再把我翻过来,骑在身上把我两条腿向后掰,扭曲145度,疼的差点没让我哭出来……

  果然女人来了大姨妈,这火气都得上一个层次,这女警本来就是暴力狂花,刚才对我使的那一套分明就是对待犯人用的,难怪没人敢靠近她……唉,还是仙儿脾气好啊,对了,仙儿我好像从来没见过她来大姨妈。

  唉,那个女孩除了学校,家里她还会去哪呢?

  ……

  “我打听过了,他已经一个星期没出现过了,今天早上我去向他身边几个好兄弟上交保护费的时候,我旁敲侧听询问他们,都说不知道,看样子不像是撒谎。”打电话的是刘薇薇,正坐在学校的某一处偏僻的花圃中央,令她诧异的是,为什么她的主人会在这个时候来电话。

  “那他妹妹呢?”

  “他妹妹一直呆在医院里,我问过了,她只说了他最近有重要的事要做,具体的位置她也不清楚。”

  “哼!”电话这头的男人冷哼了一声,他根本就不指望刘薇薇这种初中生能告诉他什么有用的消息,纯粹是试探性的问问,因为他派出去的人全部失去了目标。如果让他知道,他想追踪的人的旁边有一个反追踪技术一流的女警察恐怕他头顶气的要冒烟了。

  “看紧他妹妹。”

  ……

  第二天,我换上一套我自认为还算体面的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宋洁光着脚丫子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我。

  “你要去哪?”

  “去做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你是想去询问你父母的下落?”女警直截了当的说道。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被女警猜到了,尴尬的笑了笑:“你怎么知道的?”

  “我……早上不小心听到了。”女警不好意思看了我一眼,担心道:“外面挺危险的,那帮黑社会肯定对你怀恨在心,我想你的身份很有可能已经暴露了啊。”

  “没事,我会小心的。你教过我的,我都记得。”我咧嘴笑了,这几天女警教了我不少反追踪和追踪的技巧和方法,我都记在心里。

  “你听我说,就算你见到了他们,你也问不出结果的!”女警苦苦劝我,分明是不想让我去冒这个险。

  “就算希望渺茫,我也要去试一试,总比每天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干着急要来的好一点。”

  “你!我不管你了!”女警气呼呼的跺了跺脚,径直走回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房门喊了一声:“喂!速冻饺子煮的时间短一点,下锅前放点盐!”今天早上我看冰箱里只有一袋饺子了,估摸这女警晚上只能吃这个了。

  “烦死了,快滚!”房间里回应我的只有这句话。

  我靠,什么烂态度,再见!我离开后不久,女警打开门,复杂看了大门,叹了口气……

  ……

  所谓的丽晶大酒店,也就是号称N市最豪华的酒店,占地近一万平方米,周围有一圈有将近两米的护栏,类似于欧洲的古典庄园,庄园的大门是雕饰着花纹的巨大铁门,进去之后会看到道路两边各有一个巨大的喷泉池,门口摆着两只巨大的金色狮子,正张口咆哮。酒店由二十四颗白色大理石柱撑起,进去之前还有一段近五十步的阶梯。整个酒店高度近百米,算不上是N市最高的建筑,但就其豪华程度来说已经是N市独一无二的了。

  “不会吧?”我趴在护栏外看整个酒店虽然灯火辉煌,但却不见有什么人,心想我不会来错了地方了吧?不可能啊,打车的时候司机说只有一个丽晶酒店……

  ‘啪’冷不丁的我被人拍了一下,吓得我浑身一颤,见身后站着的是许莹莹,我气的翻了个白眼。

  我装出一副凶狠的表情:“能不能不要一声不响的出现在别人身后,知不知道会吓死人的啊!”

  F酷rJ匠k网q~正@版o●首◇A发1;

  ‘噗哧’许班长笑了:“你鬼鬼祟祟的站在这儿干嘛,做贼么?”

  “呃……”我能说我是被门口的保安赶出来的么?

  “你就穿成这样过来?”许莹莹从头到尾打量了我一下,皱眉问道。

  “这样不行么?”我疑惑道,这好歹也算是我比较体面的衣服了好么?再一看许莹莹,姣好的脸蛋经过一番精心的淡妆后变得格外的迷人,外面披着一件厚厚的貂绒披风,里面是晚会穿的水蓝色吊带连身裙,脚上是一双尖头水晶高跟,手上挎着精致的小包,晶莹的耳垂上挂着一只钻石吊坠,看上去价值不菲。

  “你今天真好看……”我由衷的赞美道。

  “别贫,跟我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