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市,新开机场,凌晨1点,一架飞机平缓的落在跑道上。

  “咳咳。”

  “爷爷,您慢点!”一个长相清纯动人的少女正扶着一位老人下了飞机,跟在两人后面的是新开机场的最高负责人以及两名黑衣人,机场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恭敬的站在两侧,微笑的欢迎这对祖孙两人……开玩笑,连BOSS都得乖乖跟在身后,这人肯定得罪不起,不然也不会让这么多人站在这儿,搞这么大的阵势。而此时,这个boss心里则是复杂无比,他知道走在自己前面的这是个大人物,虽然那架飞机只是普通的波音747,可整架飞机的乘客就这两人,另外这位老人气宇不凡,感觉不像是寻常人。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京城方面打来的电话……

  “萱萱啊,爷爷不是说了吗,这次来动静要小一点。”老人满脸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女,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握着孙女的手一刻也没松开。

  少女撒娇道:“爷爷!你要是不声不响的来到N市,他们肯定会惶恐不安的!”

  #*酷'匠“网《w唯一7i正H版U,}s其0他-都,是‘“盗{版io

  “哈哈!还是我家萱萱聪明!走!”老人豪迈的大笑,迈开步子,一群人陆陆续续跟在身后的走出机场。

  坐在一辆挂着政府牌照为:N0001的轿车,几人穿梭在这灯火辉煌的城市,老人一路看着窗外,点了点头:“看来N市发展的速度还可以。”

  旁边的少女闻言鼻子哼了一声:“哼,一个机场还没有京城那里的三分之一大,充其量也这只是个中等规模的小城市。”

  “诶!萱萱,每个城市的建设都需要来自多方面的考虑,这个城市虽然交通发达,但底蕴不足,人口不足三百万,再加上长三角地区近几年才经济辐射到这儿,能发展成这样,实属不易啊。”

  “是是是!就属爷爷说的有理!”少女撅起嘴,敷衍的答道。

  “你呀!”老人咧嘴笑了起来。

  “爷爷,您还没告诉我咱们来N市干嘛?”少女不再看窗外的景色,转过头来问道。

  老人轻轻的拍了拍少女的手,脸上多了一份肃然:“来看故人。”

  ……

  第二天清晨“啊!!!”一声高亢的女声响彻了整栋公寓。

  “怎么了?!怎么了?!……哎呀!你打我干嘛!”我捂着火辣辣作痛的脸不明所以的看着一大早就在发疯的女警。

  “你对我干了什么?!”女警拿着被子遮住自己震怒道。

  我发现自己全身赤裸,顺着女警的目光看到了床单上的一摊血,瞪大了第一反应是:我不会干了那事了吧?不过转念一想,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干了什么?”我故作疑惑的看着女警。

  女警气的拽过枕头砸到了我的脸上:“你明知故问!”

  我还是一副无奈的表情,继续装作已经发生过那种事了一样,望着女警道:“这……这酒后的事,谁能说的清楚,两个人都喝醉了……况且我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哼……”女警的脸色似乎缓和一点,躲在被子里悉悉索索穿上了衣服,背对着我站起来走到门口:“这件事你给我忘了,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我只当是……”

  “是什么?”

  女警咬牙切齿的看了一眼:“只当是被我不小心抠破了。”

  “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倒在床上哈哈大笑,心想这个女警果然是个白痴,连这点生理常识都不知道,‘胸大无脑’这四个字果然有道理。

  “你笑什么?”女警恼道。

  “我笑你……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混蛋,我打死你!”女警作势扑过来,我急忙闪到一边说道:“停!咱俩没发生那事儿!你误会了!”

  女警两手插腰,眼睛像是要喷出火焰一般,我解释道:“哪有女人第一次完事后像你这样行走自如的?!还有,咱俩要真干那事儿了,你会没有一点感觉么?”

  “别狡辩!我问你!床单上的血你怎么解释?!”女警狠狠的看着我。

  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心想跟着白痴女人讲不通了还?,于是指着我肩膀上的裂开的伤口,再露出整个后背,背上留有了几条长长的干了的血迹:“看到没?我伤口裂开来了,那是我的血!”

  “这……这是真的?”女警小心翼翼的问道,丹凤眼里露出紧张的神情,似乎还带着一丝丝失望。

  “废话么,你不信的话自己去卫生间看看你那层膜还在不在!不在的话,我出钱帮你补上!”

  “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哎呀妈呀,累死我了。现在是0:07。状元继续码字了,小伙伴们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