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女警话音未落,已经将身上脱得只剩下一件黑色胸衣。

  “热?”我‘咕哝’咽了口口水,这36C的尺寸确实吓人……但也不能这么开放吧?她不会已经忘记我是个男人了吧?这娘们看来又喝多了,难道又要开启暴走模式了么?

  我下意识的捂住下面,却见女警望着酒杯发呆:“刚被送到孤儿院里时,只有我和姐姐两个女孩子,男孩子都不肯和我们玩,姐姐就独自带我翻孤儿院的墙,带我去游乐园玩…后来……9岁那年,有一对中年夫妇开着豪华的轿车来到孤儿院向院长领养小孩,在那个时候家里能开得起车的,基本上非富即贵,那对夫妇看中了可爱聪明的姐姐,想带她走,当时我眼巴巴的躲在门后面,看着姐姐的一举一动,心里一直在喊:姐姐不要走!……而结果也如我期望的一样,姐姐拒绝了那对夫妇的好意。”

  “噢?为什么?”我疑惑道。

  “嘿嘿……”女警突然笑出了声:“姐姐问那对夫妇能不能带我一起走,那对夫妇回答只能带一个女孩走,于是姐姐就恳求那对夫妇带我走,当那对夫妇问起我愿不愿意和他们走时,我当然回答我不愿意,因为那时候我发现我舍不得姐姐还有宋老师。”

  “宋老师?”

  “嗯!”说到这儿女警的眼神黯然了些许:“宋老师已经去世了,她生前教会了我许多道理,也渐渐的让我摆脱了心理阴影。她膝下无子嗣,在孤儿院里她把我和姐姐当作亲生女儿一样对待,给我取名宋洁,姐姐叫宋香,用她那点微薄的薪水,资助我们上学,一直到我们高中毕业后不久,她被查出肝癌,却迟迟不肯告诉我和姐姐,直到我在省会J市警校上学的第一年学期末才知道她已经不在了……”

  “唉,为什么好人不长命呢?”我闷了一口酒感叹道。

  “是啊,这是为什么呢?”女警‘咕嘟’‘咕嘟’对着瓶子灌下去半瓶,脸色愈发的红艳,突然狡黠的一笑,踢了我一脚:“喂,你知道我这么多秘密,该说你的了!”

  “我?我哪有什么秘密……”

  “切!”女警白了我一眼:“那我问你,我听说你之前一直和你爸不和,到底为什么?”

  我尴尬的笑了笑,此时也有点酒精冲脑门的感觉,说道:“不瞒你说,我从小就讨厌警察!……哎哎!你先别打我,听我说完!为什么讨厌警察?原因都在于他,我一年见到他的次数两只手能数得过来,问起来总是说‘你爸忙着呢!’‘明天就能见到他了!’以至于我后面的麻木了,有些同学都在猜我有没有爸爸,时间长了,我也懒得计较了,上了高中,有一次他破天荒的和我聊了起来,你知道他和我说了什么?”

  “别废话快说!”女警暴脾气又上来了。

  “他对我说:不奢求你能有多大出息,我只希望你能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小人物。”

  “就这?”女警惊讶道。

  “嗯。”我点了点头:“这是他半年内对我说过的唯一一句超过十五个字的话……”

  “我想李局也是为你好……”

  “呵呵”我喝了一口:“人家家长哪个不希望自己孩子飞黄腾达,他倒好,没有目标就算了,连起点都这么低,你让我能说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当我听到他提起过往的事。以及二十年前在京城的家,我可以猜到他有段非比寻常的经历,这句话我也就能理解了。

  “呃…好了……嗝!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女警晃了晃脑袋,像是神志不清。

  这句话将我从迷糊中拉回了清醒的现实,这时候我也没必要和女警隐瞒了:“我父母失踪这件事,我想和你们上级领导乃至于市政府的高官是脱不了干系的,从种种迹象上来看,他们或多或少是知情的,所以我想从他们口中得知他们的下落。”

  酷●C匠u网首发

  “算了吧,你的身份他们肯定知道的一清二楚,贸贸然跑过去他们不会理你的。不对,换句话说,是你根本见不到他们。”女警一针见血的将问题的短板指了出来,这也是我迟迟没有动作的原因,人家是N市的上流人物,我一个高中生在他们刻意隐瞒的情况下又怎么能获取信息呢?

  “除非你能先接触到他们。”女警沉吟了一下:“但凡这些政府高官都或多或少参加一些大型宴会。”

  我听了一愣:“大型宴会?”

  “嗯……比如省里领导下访巡视,大型国资企业入驻N市,大批海外技术型人才的回归等等因素都会由政府主动发起宴会,邀请市里的上流人士参与……噢!或是有一些公益活动,比如慈善晚会,希望建设工程之类的,他们也会参加。”女警一股脑的将话全部说完,似是口干舌燥,‘咕嘟’几声喝酒下肚。

  “慈善晚会?”我听了渐渐的嘴角上扬,高兴的抱住迷迷糊糊的女警猛地亲了一口,酒劲上头后人也变得大胆了:“哈哈!白痴女警谢谢你!”

  女警呆呆的看着我,眨了眨眼,过了半分钟反应过来后,猛地抄起地上的一个酒瓶追着我满客厅跑,气急败坏的怒道:“站住!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我就不姓宋!”

  “来呀来呀!你揣着两坨肉不嫌累么?”我见女警走路胸部一颤一颤的,调笑道。

  “王八蛋!去死吧!”

  这天晚上和女警喝到深夜,将她家里的酒柜喝了个底朝天,也说了很多心里话。之前不该有的矛盾和误会也全都解开了,同时两人也发泄了不少心中的抑郁。喝到最后,我已经快失去理智了,而女警早就瘫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我一想,这么晚了女警睡客厅就算有暖气也会着凉吧?于是,将她抱回了卧室,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闻着裸露大半的女警身上的肉香,我恍惚之间抱住了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各位大大!我在这里打个抱歉拉!我去车站接人回来!先码上一章节,别急!我现在继续写!感谢:1237b9f同学对我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