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忍不住赞道:“狗头军师你今天真让我刮目相看,本来觉得你文绉绉的,没想到比我还狂野,这大片里的情节都让你给演上了!”

  文宇一听大笑:“哈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门口堵着那么多酒吧的人,凭我们肯定弄不过他们,要想安全的把人救出来,不来点狠得吓吓他们,绝对不可能走得掉。”

  “可峰哥还是受伤了啊……”孙浩冷不丁的对着众人浇了盆冷水,这一说大家的心头都悬起了一团乌云。

  文宇急忙安慰道:“峰哥没事的,子弹没有打到大血管上,不然哪能坚持到现在啊!”

  “靠,流那么多血真是吓死我了。”老周回想起我那虚弱的样子就忍不住担心。

  杜文宇干脆白了这两人一眼:“流那么多血是因为你们扶他的方式错了,他左肩受的伤,你们不仅没把他手臂抬起来,还让他靠在座位上,而且安全带勒的那么紧,没血也被你们挤出来了!”

  “嘿嘿嘿嘿!”

  “哎?你们说那女人是谁啊?”小乐来了兴趣,指着隔壁房间问道,刚才那会儿根本没人注意到我带回来的那女人,一身酒气应该还没醒。

  “我没注意,走!咱们去看看?”老周贱笑道,他刚才瞄了一眼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哇塞,只能说身材好的没话说,尤其是那36C的爆乳。

  “不好吧……万一被峰哥知道了。”文宇提醒道。

  “我说,不就看两眼么,又不做别的事。”老周丢掉了烟头,拉着杨小乐兴冲冲的跑到了隔壁。

  ……

  没过多久,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高昂的尖叫。

  “啊!!!”

  孙浩文宇两人闻声立马跑了过去,还没走到门口呢,老周小乐两人一前一后飞了出去,疼的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呻吟,紧接着一个矫健的身影冲了过来,拉起老周来了一招反手的锁扣。

  “说,你们是谁?”

  “我们是救你的!自己人!……哎?!你不是那个警察么!”老周疼的牙直哆嗦,猛地回头仔细一看,这不是元旦那天晚上扣了自己的那个女警察么?

  “警察?!”另外三人惊呼,仔细打量着这位‘警察’的穿着,上身光穿着一件系带式的黄色胸罩,下身是件海绵宝宝四角裤,小麦色纤长的美腿裸露在外面……哇塞!难道现在警察都这么开放么?

  “你?你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女警晃了晃头,显然还不是很清醒,加上酒后头还特别疼一时半会儿没认得出来,不过好在意识已经恢复了大半。

  “是我啊,我和李小峰一起的!你忘了!元旦那天……”老周极力的促使女警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因为只要这女警再稍稍用点力,他的胳臂儿就残了。

  “噢……是你啊!”女警恍然大悟,老周闻言长吁了口气,心想终于没事了。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发出,老周疼的哇哇大叫,眼泪都飙出来了,其他人纷纷捂上眼睛不敢看这一惨状。

  “哼,你刚才想对我做什么?”

  “疼疼疼……断了断了!大姐我真我没有!我就是想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

  ……

  片刻过后……

  “……就是这样,我们最后来到这里。”老周讲完了他们去酒吧的事情经过,听的女警陷入了沉思。

  宋洁眼中布满了血丝,显得很是疲惫不堪,右手撑着头,揉着太阳穴。刚才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包和手机都不见了,加上身上的衣服也被人换了,还以为是被人给强了,好在检查过了一番发现并没有。可回想起发生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知道自己猛地灌了几瓶酒,后面的事情就断片了。

  “喂,我说你们几个小鬼也太能吹了吧,还把皇后酒吧闹了个底朝天,知道那儿的人都是些什么人么?”宋洁忍不住笑道,自己比谁都清楚皇后酒吧的背景和来历。

  大伙儿见这公务员不信自己也没辙,各自坐回位置上沉默起来。

  “他呢?没事吧?”女警忍不住问道,正说着拿起水杯灌了几口热茶。

  “还好,只是中枪了!”

  “啊?!”女警‘腾’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中枪?!那他现在在哪?”

  小乐指了指楼上,文宇接话道:“我妈在救他。”

  女警见这帮高中生不像是开玩笑,对他们之前说的话不由得相信了几分。

  “吵死了!你们能不能安静点!”楼上传来夏木颖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夏木颖下楼,见带回来的女人正襟危坐在沙发上,微微有点惊讶,不过还是很快说出了下来的目的。

  “你们中有没有A型血?”夏木颖问道。她这么一说大家都知道意味着什么“我是B啊”

  “我也是B啊”

  Aq最!:新…章Q节上C酷D0匠网。`

  老周无语的看了眼孙浩和小乐:“你们两个2B死远点。”

  “靠,那你是什么?”

  “我是O型血,你看能不能用?”老周问道。

  这时候女警插话了:“O型不能用,没有进行交叉血液测验,万一引起了受血者的溶血性不良反应会对他造成很大的伤害,我是A型血,走吧。”

  女警跟着夏木颖回到手术室,看到文宇的母亲已经用镊子将黄豆大小的子弹放在不锈钢器皿里了,正在为我清理伤口。

  “阿姨!”夏木颖帮文宇母亲擦了擦汗:“带过来了。”

  “麻烦您了。”宋洁打量了一下这个小诊所,除了卫生条件虽然差了点,倒是设备齐全,手术台上的我已经虚弱到呼吸声都极其微小,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没有一点血迹,仍然没有脱离危险,看到这一幕女警一时没忍住眼泪溢出了眼角。

  文宇的母亲虽然不认识宋洁,不过还是带着询问的眼神,急切的向女警比划了下,女警刚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出文宇的母亲是个哑巴和她手上比划的数字才明白她想表达什么。

  “需要600CC?”

  文宇的母亲用力的点了点头,之所以要询问是因为抽血量偏大,她害怕宋洁吃不消。

  “您给我抽1000CC吧”宋洁笑了笑,她心里清楚600CC的血肯定是救不了我的。

  文宇的母亲惊讶的看着宋洁,两只手不停的晃动,意思是不行,抽1000CC的血,对于宋洁这样的小姑娘是绝对吃不消的。

  “阿姨,我是警察,学过一段时间的护理,您就放心吧,我知道我能不能撑得住。”宋洁坚定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二更,小伙伴们你们的挖掘机呢?那个ID:黑色木鱼的兄弟别怪我之前一天一更,我现在一天三更,没挖掘机还是一样呀!所以你们得加油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