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我一脚把门踹开,里面这对狗男女立马吓得抱作一团,那男的见我是这个陌生人,反应过来后破口大骂,丝毫不顾忌自己的裸体以及下面那根毛毛虫暴露在空气中。

  “你是谁?!”

  @更\新Q“最'快上:N酷%V匠(.网q

  我微微一愣,这小子的态度挺横啊?这都不怕?以那个大汉的名头还压不住他?

  “老子管你是谁?在我们坤哥的地盘上就得听我们坤哥的!坤哥说了要找这女人办事!”我直接把刚才那个大汉拉了出来。

  “什么坤哥……你说阿坤?!哼!”这男人的口气立马变得不屑起来:“去问问他在这个包房的是谁!不想死就给我滚出去!”

  哟,还挺横啊?看来那个大汉在这里也只是小人物了,不过没关系。

  “拽什么拽!”我猛的甩了这个男人两巴掌,离近了才看清楚这个男人脸倒是挺白,年龄比我大不了多少的样子,不过就他这种弱不禁风的样子,在我面前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两巴掌过后,这个男人的脸上肿起来老高,却缩在角落里不敢还手。

  “你……你敢打我,你会后悔的!”

  “打你?信不信我弄死你?”我冷笑道,哐当一声将桌上的酒瓶摔碎,拿起一片锋利的玻璃片横在他面前:“我说了,这是坤哥的意思!听懂了没?”

  这个男人吓得脸色苍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松开他,他拿起衣服顾不得穿起来,撒腿就往外跑,回头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看样子是去找那个大汉了。

  这样的话就和我的计划有偏差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喂!你!起来!”我对着那个缩在角落里的女人喊道,那个女人先是一愣,随后乖乖的站了起来,拿着衣服挡住自己的躯体。

  “你有手机没有?”

  “有……有!”这个女人见我开口,立马从衣服里掏出手机递到我手上,看她这副恭敬的样子,我猜那个大汉的身份只是这个场子的大哥,刚才那个男人只不过是个来头大一点的嫖客,至于这个女人,我猜只是这个场子里的一个陪酒女,从她听到坤哥两个字的反应我就猜到了。

  我拿过手机,用最快的速度发了几条短信,发完后删了。

  “你,把衣服穿上!跟我走!”

  “去……去哪?”这女人怯生生的问道,脸上化着浓妆,跟猴脸屁股一样,看的人一点欲望都没有,只不过身材不错,刚才那个男人也就看上她这点了吧?

  “啪”我给了这女人一巴掌:“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穿,内衣别穿了,外面套一下!”

  我尽可能学得像黑社会一点,好在这个女人有被虐倾向,被我打了没怎么闹,乖乖的穿了起来,让我心里忍不住鄙夷了一番。

  “我问你二楼,都有哪些房间?”

  那女人听了疑惑道:“你不是坤哥的小弟……”

  “谁让你问这个了?快点说。”我又给了这女人一巴掌,一是为了装样子,二是心里实在太急,时间不够了。

  那女人还是一副警惕的样子,看起来她很怀疑我的身份,似乎宁可被我打也不愿意多说一句。

  “坤哥下过死命令,让我们这些新来的不准上二楼,不过现在不一样,今儿个坤哥让我找你,是你的福气,你去晚了可别后悔!”

  这女人闻言眼里顿时冒出小星星,对我的话信以为真,点了点道:“难道坤哥他看上我了?”

  我一阵恶寒,没想到这女人这么贱啊。不过还是笑了声:“是啊!没准你以后就是我们的大嫂了呢!快点说吧。”

  这女人听完后露出得意的笑容,仿佛忘了我刚才狠狠打她的两巴掌,兴奋道道:“我就知道坤哥对我有意思……那我告诉你吧,二楼只有坤哥的休息室还有老板的办公室,其他人是不允许上楼的。”

  呵呵,还真歪打正着了,难怪刚才那伙人没跟上去呢,我猜的没错,二楼是禁地。那这样说的话,把女警放在老板的办公室的几率不打,从刚才他们那伙人的对话中,似乎对这家酒吧的老板很忌惮,应该不会急着的将宋洁交给他们老板处置,那就只有那个大汉的休息室了。

  “走吧!”

  “去……去哪?”

  “当然是去找坤哥了,坤哥等你呢!”我催促道。

  “噢噢!”这女人拂了拂头发,笑眯眯的走在前面,眼看着就要经过刚才的走廊,再过去就是大厅了,那我岂不是要和那伙人撞上了?

  我拦住她:“除了东边可以上二楼还有哪里可以上去?”

  这女人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解释道:“呵呵,你想啊,那么多人看到你上二楼,肯定要对你说三道四不是?你还是低调点好。”

  这女人点了点头,转身走了一会儿,从另一条应急通道上了二楼,她见我一路跟在她后面,总是忍不住看我几眼,不过还是没起什么疑心。

  正当我们走到拐角处,我听到那个大汉的声音,那女人似乎是看到大汉了,正要走过去却被我一把拉了回来。

  “你干什……唔唔!!”我立马捂住这个女人的嘴,吓得屏住了呼吸,任由这个女人使劲的瞪着腿……只听那个大汉在打电话,没有听见什么不寻常的动静。

  “好!我马上下来!大少您别激动!”

  一阵脚步声过后,那个大汉似乎走远了。

  “你要是敢大叫,我就勒死你!听懂没有?”

  这个女人惊恐的点了点头,我松开她,她颤声道:“你不是坤哥的小弟!你是谁?”

  我哪有时间和她废话,拽着她从进了大汉刚才出来的房间,将门反锁。果不其然,女警正经的坐在木椅上,似乎酒还是没醒的样子,摇晃着脑袋。整个人被大汉五花大绑,裙底下的黑色春光一览无遗。

  我解开女警的绳子,犹豫了下,心脏砰砰的跳,最后还是将她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丢到那女人面前:“你,快点换上!”

  这女人看着地上的短裙黑丝,好像知道我要做什么,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被我拿命恐吓了之后,哭哭啼啼了一番还是乖乖的换上,被我绑了起来。

  “这位大姐,真是不好意思了,委屈一下你了”说完,我没等这女人反应过来把她敲昏了过去,将整个椅子斜对着门口,这样就不会被一眼看出来了。而女警早就人事不省了,被我当作洋娃娃一样受我摆布,换完了那个妓女的衣服,被我抱在怀里,一步步走到门口。

  我看了下时间。可恶!老周!你怎么还没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