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兴趣。”我就纳闷了,什么时候我成了香饽饽了?难道她不知道我有仙儿了么?

  许莹莹闻言倒也随意的一笑,仿佛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不管你愿不愿意,我还是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谢谢。”

  “我特地留意了下近一个月来的化学工业制品的交易量,尤其是强酸,超过十公升的订单大部分都源于工厂,只有少部分来自于私人订单,这一小部分人里没准就有你想找的人。”我接过许莹莹递给我的纸条,上面写着将哪些人购买的,何时何地写的非常清楚。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这你不用管,相信我就是了。”

  我闻言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疑惑道:“你怎么就肯定这些化学制品不是走私过来的,或者是小作坊生产出来的,是没有经过登记的那种?”

  许莹莹看了我一眼:“利用小作坊生产需要大量的原材料,这些东西本来管控的就非常严,而且产出量非常少,一般人是不会冒着风险购买的。至于走私,那就更不可能了,如果为了整你而率先去触警察的霉头,那些人一定脑子有问题。”

  我想了想还挺有道理,这么一来嫌疑人就在这份名单上!

  “这里有近十个人,哪一个最有可能?”我抬头问道。

  许莹莹白了我一眼,直接抢回名单指着上面的日期道:“看仔细了,我问你,你如果是嫌疑人,你会选择一次性购买那么大一批量吸引别人注意么?”

  “当然不会,是我的话肯定分批买……噢!那这么说来……”

  “对,这就是我为什么翻出一个月前记录的原因,你看好了,这三个人,平均每周都会购买不等量的化学制品。其中就包括大量的强酸。

  我心里愈发的佩服眼前这个女生了,不过我也纳闷,为什么她能知道的这么详细。

  许莹莹看出了我眼中的疑惑,轻哼了一声:“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至于这三个人的来历身份,我无能为力,只有你自己去查了。”

  我点了点头,看着名单上的名字。

  孙文龙,张伟,周开?

  ……

  回家后,仙儿仍然没回来,我一直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等他回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看着天都黑了,这死丫头到底能跑到哪去呢?

  不行,还得去找下她,可是这么晚了她能去哪呢?

  “滴滴”手机响了,我一看来电人,怎么会是宋洁?

  “你好,警官”

  “喂!这手机的主人是你认识吗?喂!”电话那头说话的是一个陌生男人,周围声音嘈杂让我险些没听清楚。

  “我认识!她手机怎么会在你手上?!”

  那人却不多作解释:“你快点来把她带走,皇后酒吧!”说完电话挂了。

  “喂?!”

  这女警搞什么飞机?我急急忙忙穿上衣服,找了辆的车直奔皇后酒吧。到了酒吧门口,只听里面传来了喧闹的DJ舞曲,我推门进去,沿着走廊走了一段路,只见酒吧的大厅到处都是彩色的摇头灯,昏暗无比,只有中间的舞池被照亮,形形色色的男女在其中扭动着身姿,跟着音乐的节奏不停的摇摆着,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我非常反感酒吧里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进来的人有的是为了释放自己心中的狂野,而有的人则是为了寻找猎物,这不,几个穿着暴露的女人见我一个灰头土脸的男屌丝根本连看都没看,倒是旁边一个跟我进来的长得还不错的一个宾利男被几个女人不经意间围了上去,真令人无语,难道不知道男人就应该比谁更有内涵?

  我寻了几处没找到女警的人,无奈只好拨通了女警的手机,所幸接电话的还是那个男人。

  “喂!我到了!”

  “快点来23号卡座!”

  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23号座位,只见一个彪形大汉靠在椅子上,抽着烟,手里拿着手机,周围还站着几个人。

  “就是你吧?你快把她带走吧!”那大汉见我来了跟看到救星一样,猛的将我往前一推,我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呢,就望见宋大警花横躺在沙发上,身上一改平时的制服装,穿起了紫色的吊带短裙配上黑丝连裤袜,脚上穿着奶白色的高跟,无外乎多了一种致命的诱惑,好在酒吧的室内温度比较高,照她这样,把外套被她脱掉了丢了一边,手臂垂在地上,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另外地上和桌上也都是数不清的空酒瓶。

  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把女警翻了过来,这一翻不得了,她上身的吊带直接从肩膀上滑落,露出大片春光,饶是我被仙儿诱惑多了,定力变强了,也架不住这种刺激。

  “喂…喂!暴力女警!醒醒”我将外套给她披上之后,拍了拍她的脸,见这女警的脸上浓妆艳抹,几日不见连头发都烫卷了,加上这样风骚的穿着,要不是老子认识她,还以为她是陪酒女呢!

  “唔……我还要喝!你谁啊!滚开!”

  “是我啊!看清楚了!”

  &酷+匠5网u首sb发+#

  女警微微睁开眼,茫然的看了我一眼,突然对着我肚子猛的踹了一脚,近八公分的高跟外加这暴力女警毫不留情的力道,狠狠的扎在我肚皮上,疼的我当场就跪了,还以为自己肚子被捅了,她倒好,踹完了又躺下去了。

  “又是个想占老娘便宜的畜生……”

  那大汉见我差点被废了,连忙拉我起来。我咬着牙对着那个彪形大汉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那大汉叹了口气:“这女人从五点喝到现在。有几个小杂毛来找她,全都被废了,好在私底下都解决了。这就算了,这女人刚才到处撒泼,在舞池里又是砸灯筒又是扔酒瓶,差点没伤了客人,现在才消停了点,要不是以前打过几次照面,咱们知道她是警察得罪不起,谁愿意收拾这烂摊子,还凑在一块看着她?”

  我无语的看了眼宋洁,对着大汉说道:“我看你们还是找别人吧,我也没办法。”

  那大汉闻言拉着我手就不松开了:“不行!老子打了那么多电话就你一个来的,你不带她走,谁带她走?”

  “你还得替她付了我这儿的酒钱以为一切损失!”旁边的一个黄毛叫嚷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抱歉了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