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这样的,我早上嘱咐仙儿去接一趟小雨,此前一直是我去接的,自从她上次元旦晚上离奇走丢了之后,我就一直担心她,今天碰巧被学校一伙兄弟拉去唱K,我一想这么几天都没放松了,索性答应了,于是就让仙儿去接,谁知道晚上回到家之后发现两人都没回来!

  坐在家里我等了有好一会儿,突然来了个电话一个女生告诉我小雨受伤住院了。

  急急忙忙打车来到开发区的某家医院,发现小雨正躺在病床上,一只手臂夹着被纱布包扎的严严实实,悬吊在脖子上,头上还裹着纱布。

  “小……小雨!”

  “小哥哥!”小雨见我来了,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起身的时候摇摇晃晃,险些摔倒,还好身边站着几位女同学扶住了她。

  “这是谁干的?”我皱着眉头问道,心里的怒火‘噌噌噌’的往上窜“是……”小雨欲言又止,显得很为难。

  “你快说啊!”我以为小雨的软弱性格又来了,急道。不料周围的女生既然叽叽喳喳的叫起来了。

  “我看到了!是那个女生!”

  “长得挺好看的!”

  “穿着黑色呢绒大衣,高高的……下手特别狠,一下子就把小雨从楼上摔下来了。”

  ……

  听她们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她们口中说的女生是……是仙儿?不可能吧?

  “你仙儿姐姐不是来接你了么?她人呢?”

  “她……”

  “砰”正当小雨开口时,突然门开了,仙儿怒气冲冲走了进来,手背上顺着袖管还有些许的血迹,头发凌乱不堪,身上的大衣已经不知道丢到哪去了,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红色小背心。里面的衬衫割开了好几道口子,脸上差了些许血色,嘴唇发白,显得甚是狼狈。

  “仙儿,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仙儿鼻子里冷哼了一声,看着躺在床上的小雨和身边的女生一言不发,充满了敌意。

  看来真的是仙儿干的,我复杂的看着这个最亲密的人,走过去和那几个女生说道:“呃……麻烦你们照顾我们家小雨了,我们现在有点私事要谈,不好意思。”

  几个女生都理解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病房只剩下我,小雨和仙儿。

  “说吧,怎么回事?”我面无表情的问道。

  “哼,你自己问她!为什么要害我!”仙儿气道。

  “我没有!”小雨无辜的叫道,险些从病床上跳下来,幸好我眼疾手快把她扶住了、“呵呵,你没有?你要不是和那歹人联合起来,从背后偷袭我,我会变成这样吗?”仙儿冷笑一声,举起了手臂,光滑的手臂上渗出了血珠,伤口周围的皮肤已经渐渐发黑了。

  k,酷匠#网)唯71一正DK版,W.其"S他?v都是盗B,版

  “怎么回事?”我转过头看向小雨。

  “我没有,我当时是想保护她,这是那个坏人干的,不是我!”小雨解释道。

  “还敢狡辩!若不是你在我背后施了毒针,我怎会被那歹人打伤?”

  “我没有!明明是你故意将我从楼梯上推下去!”

  “明明是你自己摔下去的!血口喷人!”

  ……

  “好了都别吵了!”我大吼一声。

  我听到这两人的争辩就感到一阵烦躁,这两人的矛盾之前就一直存在了。一个人说自己被暗算了,另一个说自己被推倒了?现在两个人都受了不轻的伤,这都是什么事啊?

  “我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你们两个相互道个歉!”

  “不可能!”说话的是仙儿,仙儿气鼓鼓的说道:“今天她一定要给我一个解释!”

  “仙儿!”我急了,平时温柔的仙儿怎么变得如此的不明事理?

  仙儿抱着手臂,倚在门口,怒视着小雨,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小雨……”

  “小哥哥,你不用说了,我不会怪仙儿姐姐的……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好好相处的!”小雨小声道。

  我很欣慰小雨都这么说了,可这狐狸怎么还这么犟呢?

  “仙儿,你也说两句吧,自家人有什么不能化解的矛盾呢?”

  “你这个笨蛋!大笨蛋!她分明就是在骗你!”

  “她都伤成这样了,有必要骗我吗?!”我吼道:“你好歹也比她大几岁,为什么就不能豁达点呢?”

  “你敢吼我?!”仙儿怔了证,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几步,眼眶中的泪水开始打转:“你……你根本不相信我!”

  “我……”

  “笨蛋!我讨厌你!讨厌你!”仙儿没等我说完转身冲了出去,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洒落。

  “仙儿!”

  我正准备去追,却被小雨轻轻的拉住了,小雨静静的趴在我背上:“小哥哥,我害怕。”

  我一想起小雨伤成这样肯定是要住院的,这大晚上的谁来陪她?父母又不在……一想起父母又不在,我心里就一阵烦躁和难受!唉,算了,随他去吧,现在她肯定回家了,让她冷静冷静也好。

  “小雨,我出去透透气,马上回来”我长叹息了一口,落在小雨眼里我这么颓废的样子还是第一次。

  ……

  在某一角落……

  “呜呜……师父,笨蛋他不相信我了,师父我好难过,呜呜,他都不来找我了,他肯定不爱我了……”仙儿蹲在地上不停的哭泣,对着树桩吐露着内心的委屈,不停的往路边扔着小石子,昏暗的灯光下依稀能辨别出她的人影。

  “你好!”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仙儿立马摸了摸眼泪,站起来警惕的看着来人,心里微微有点后怕,心想刚才注意力太分散了,万一来人是个高手,自己肯定得遭殃了……哼,受伤就受伤,死了也罢,反正他也不会心疼我!想到这儿,仙儿又忍不住流眼泪了。

  “我们之前见过的,呵呵。”来人和善的笑道。

  待仙儿挪了几步,走进了看清楚来人的脸时,仙儿露出惊诧的表情。

  “是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