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到处都是散了架的桌椅,挂在墙上的全家福倒在地上,阳台拉门上和茶几上的玻璃碎了一地,房间里也乱糟糟的,像是被洗劫过的样子。

  我尝试着开灯,结果连家里的灯都打不开,只好借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上的灯光前进。

  “怎么会这样?”我喃喃道,仿佛认定这一切都是假的,原本美好的家变成这样,让我心里仿佛缺失了一块,感觉凉凉的。

  “小心点!”宋洁不忘提醒道,她这么一说,仙儿也立马警惕起来,走到我身边随时护佑我的周全。

  我径直走进爸妈的卧室,卧室里的两扇窗户大开,窗外的寒风将窗帘吹了起来,屋内安静无比,显得异常的诡异。

  “我想你家来过贼了,看这里翻箱倒柜的,你检查下财物有没有损失?”宋洁借着手电筒的光看到地上到处都是凌乱的衣物,文件袋以及横在的盆栽。

  “不用了!”我沉声道,如今我已经对钱财看的很开了,现在看来女警说的没错,爸妈这次是真的出事了。

  宋洁四处检查了一遍,突然从地上捡起了什么东西,像是发现了线索,蹲在地上一言不发。

  我急忙蹲下来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宋洁伸出手掌,摊在我面前,手心放着两颗大小一样的子弹壳,拿起其中一个解释道:“你看这个,这种9毫米的手枪子弹,上面刻着警队的标志,应该是警务人员使用的92式半自动手枪专用的子弹,一个弹匣配六发,这种手枪是N市警队的最新配备,连我都没有发到,只有你父亲这种高级警务人员才能使用。另外这一颗,显然是另一把枪射出来的,由此可见,这里曾经发生过抢战!”

  我心一惊,朝着四周的地面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血迹。

  “我猜李局是被胁迫带走的,不然以他的枪法怎么可能不见血呢?”

  仙儿轻轻嗅了嗅,也点头道:“我没有闻到血腥味!”

  “胁迫?谁会胁迫他啊?”我不解道,我实在想不到我们家有什么仇家。

  宋洁叹了口气,说道:“李局年轻的时候因为行事作风,得罪了不少人,黑道有,警队有,这么多年来李局经手的大案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自然有人会记恨他。”

  我无语了,照这么说,要想从犯人的身份入手那岂不是如大海捞针一般?

  我一低头,看到宋洁手里的子弹壳,细细想了下问道:“那能不能从子弹壳这个线索查起?”

  宋洁面露为难的说道:“这件事上面已经明确警告要求我不得插手,不然我早就来你家一探究竟了”

  “够了!”我一把将宋洁掌心的子弹壳夺走,怒道:“你不查我查!呵呵,还口口声声说是我爸的得力手下,现在我们家变成这样了,你却说你要听你上级的安排,果然升官了就是不一样,我爸一消失,你就换了个大腿抱!宋洁!我对你太失望了!”

  “我!”宋洁见我转身走了,刚想说出口的话竟生生的噎住了,愣在原地湿了眼眶。

  ……

  “笨蛋,你别生气了,我想宋警官她也有苦衷啊。”仙儿拉着我手安慰道。

  我吸了口气,长叹了起来,眼中尽显伤态。仙儿见我这颓废样,心里知道我为什么难过,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我,只好默默的陪我走在马路上吹着冷风。

  “你打算怎么查?”

  我想了想,既然宋洁都这么说了,想靠警方帮忙是不可能了,我更不解的是为什么我父亲身为警务系统的核心之一,现在出了事,警方居然无动于衷?!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如果这是个天大的阴谋,那这帮警察肯定脱不了干系!既然警察靠不住,那剩下的只有……

  “明天再说吧,我想静静……糟糕!小雨!”我一看表都11点了,到现在还没找到小雨。

  仙儿闻言淡淡道:“她在家。”

  “啊?”我没反应过来,她怎么一声不响突然回去了呢?

  “回去你就知道了。”仙儿环顾了下四周,见周围没人,直接兽化:“快上来!”

  ……

  到了家开门进去,发现小雨静静的趴在沙发上睡着了,如同一只可爱的猫咪。我长吁了口气,心想要不是这丫头,我晚上说不定还能躲过一劫。小雨听见门锁转开的声音立马就醒了,爬起来抹了抹眼睛,见来人是我甜笑道:“小哥哥,你回来了!”

  “嗯,早点睡!”我垂着头淡淡的回了一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小雨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心里惊讶我的回应怎么这么平淡?为什么连自己的事都不过问?这还是那个疼爱自己的小哥哥吗?

  看着我‘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小雨对仙儿厉声道:“是不是你又让小哥哥不开心了?!”

  仙儿冷漠的看了小雨一眼,走到我房外敲了敲门。

  “没锁,进来。”

  仙儿轻轻推门而入,偌大的客厅留下了小雨一个人。小雨呆呆的站在原地,心里好像有无穷的委屈涌上心头,强忍着没让眼泪落下,而是握紧了拳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

  “唉。”

  “笨蛋你别难过了,你这样我也很难受!”小雨从没见我这么失落过,担心道。

  我强笑道:“我没事……仙儿,我好累,你看我今天能不能偷个懒?”

  今天先是忙了大半天的元旦晚会,又被人追杀了一阵子,接着又进了局子,最后得知父母失踪的事,急匆匆的跑回了家,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一天发生这么多事,就算是铁打的人,精力也该用完了,现在真的是身心俱疲。

  仙儿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知道我埋着心中的酸楚,温声道:“好!那咱们今天不修炼了,好好睡一觉!”

  “嘿,那我要枕着你睡!”我调皮道。

  仙儿听我这么一说,像是散发出了母性的光辉,疼爱看着我,笑道:“好吧!”

  于是,我爬起来头靠在仙儿的大腿上,仙儿靠在床头将我搂在怀里,仔细的为我按摩着头皮,顿时一阵舒爽酥麻的感觉传来,我闻着仙儿身上独特的香味,心中的那份焦躁和不安淡去了不少。如果世界上还有能让我放下所有烦恼的地方,我想只有仙儿的怀抱了。

  “仙儿,你说我们家还能团聚吗?”

  仙儿闻言手一停,继续她那精湛的手法,细声道:“一定会的!”

  看正版D章…节tl上:K酷Cj匠`●网}$

  “嗯!”我闭上眼睛,眼角一行泪水滑落,不久之后困意袭来,令我渐渐沉睡。

  爸,妈,你们在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今天一更,我一直忙着在列着大纲,删了又改……接下来会有一大串的阴谋论等你们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