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马上去查!”

  “喂!你等等!”许莹莹急忙出声叫住我,卸去妆后的她露出一张姣好的脸蛋,此刻却带着几分无奈的表情:“这么多人出入后台,监控只有前后门有,你怎么查?”

  “这……”我想了想,确实进出后台的光工作人员就不下几十号人,也不能排除外人混进来的可能性,。

  “学校里的每种化学试剂每年都只有不到一千毫升的量,而且严格把控,学生基本接触不到,这么多量的浓硫酸肯定不是来自学校里,一定是从外面弄来的,所以你也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怀疑对象!”

  我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许莹莹分析的很有道理,这个女人在关键时刻出奇的冷静这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算了,反正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你就当一回冤大头,赔学校钱好了。”许莹莹抱着双臂说道,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呵呵,一定要有人出事,你才会重视么?”说话的人不是我,是刚来的吴欣然,身后还跟着单悦和仙儿。

  “我不是这个意思……”许莹莹急道,只见单悦急匆匆的走过来拉住了她:“莹莹你怎么在这儿啊?我都找你好半天了。”

  “我闲着没事做,到处走走。”许莹莹微笑道,再看我时,我身边多了一个女孩子。

  “笨蛋,你为什么没来找我!”仙儿嘟着嘴不满道,她呆在更衣室有好一会儿了。

  我将刚才发生的事全部说了一遍,其他的女生也纷纷凑过来听我叙事,在场的女生也不是外人。听完后,单悦惊讶的问道:“绳子断了?那仙儿怎么会……”

  一提这儿,其他人都疑惑的看着仙儿,表示为什么仙儿还能在空中减缓下落的速度,这简直不符合自然规律啊。

  我尴尬的看了眼仙儿,见她也不知所措,突然见吴欣然打了个圆场:“其实我们在场后还拉着一根安全绳,这个是系在幕布上的,我想当时下落的过程中,仙儿被这根绳子勒住了,才让她没有立马掉下去。”

  我是当事人之一,仙儿是我接住的,我比谁都清楚,这尼玛哪来的安全绳啊?见吴欣然说谎话连眼睛都不眨,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说谎功力。

  不过我还是向她投去感激的眼神,毕竟只有她知道仙儿不是普通人,其他人闻言点了点头,吴欣然是道具组的负责人,她说话还是非常可信的。

  “是谁这么歹毒啊!明知道这台上有这么多人,要是出了事故怎么办?”单悦听完气愤道,明明是一场完美的晚会,最后却出了这种事。

  “算了,不纠结这个问题了,明天我去和学校领导说下,就说是舞台年代久远不经用,大不了赔点钱算了。”我笑道,心想没必要再为这种事浪费时间了,搞的大家都不开心:“走吧,大家都在等我们吃饭呢。”

  于是,吴欣然拉着仙儿走在前头,单悦和许莹莹站在原地不动,许莹莹摇了摇头意思是我不去。

  “干嘛不去啊?”单悦急了。

  更…/新"最"¤快上酷T匠网

  “我去了干嘛,人家又……又没让我去……”许莹莹小声道,说完还不忘瞥了我一眼。

  我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也没听到,心想这个女人真是心高气傲,还非要人请不成?

  “两位美丽的姑娘,你们不走,难道还要我背你们两个吗?”我笑道。

  两人同时啐了一口:“谁要你背?!”,“莹莹,你看人家李大帅哥都这么说了,你给他点面子去呗,不然人家真的要背你了。”单悦嬉笑道。

  许莹莹闻言羞红了眼,掐了单悦一把:“你这死妮子,瞎说什么……那…那我们走吧。”

  我愣了愣,见两女开心的走在我前面,心道这女人真特么的善变。

  ……

  礼堂外的某一角“表哥!那小子出来了!要不要动手?”张智洋对着男生说道。

  男生盯着礼堂门口出来的其中一抹靓影,待他看清楚那人是谁时,顿时火气‘噌噌’的往上冒。

  见自己的表哥迟迟不说话,张智洋急了:“表哥,咱们到底动……”

  “动你吗个头!”男生扔掉了烟,气道:“可恶,这女人怎么在这儿?”

  “表哥,哪个女人啊?”

  “艹!闭嘴!”

  ……

  礼堂外的另一角“他们出来了,哎?怎么还有四个女生?”

  “就是啊,长得都挺俏啊!”

  “我认识她们!她们是……”

  为首的人听了皱了皱眉,看着礼堂门口出来的五人,自语道:“这丫头怎么和他走的这么近?”

  “大哥,那咱们还动不动手了?”一个人见自己的大哥迟迟不发命令,急忙问道。

  为首的人一咬牙:“再等等看,找个机会把那小子单独带过来!我要亲手弄死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