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声‘轰隆’的巨响,十几道裂缝从舞台中央至四处蔓延,整个舞台随即塌陷了下去,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好在我提醒过了大家让他们都离开,不然这一塌即便不死人,至少也有数十人受伤,想到这儿很多人都感激似的看向我,同时他们也很疑惑,为什么我会提前知道这件事。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我急了,还好观众们都走了,不然看到这一幕我的英明岂不是尽毁?

  “老周!周彬!文宇!小乐!”我冲着人群大喊,不一会儿这三人全部站在我面前,我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三人也是满脸的问号,跟我一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跟我走!”我一转身带着他们几人来到了后场,因为舞台距离地面高度是一米四,这里离舞台更近也更容易爬进去,整个舞台是由十几根巨型的木柱子支撑的,现在舞台一塌,整个台面上一片废墟,到处都是断开的木头和碎屑。

  “看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皱眉道,今晚前有仙儿的绳子断开,后有舞台塌陷,难道真的有什么人在暗中对付我?

  我们几人在四周找着致使让舞台塌陷的原因,其他也有人自发的加入进来帮助我们。

  /酷L1匠(%网‘E正jK版U首☆发

  “这个礼堂平时很少有人用,并且建成的时间还是十几年前,舞台都是由木头搭建成的,时间长了,木头容易腐烂,我想这应该就是原因吧。”杜文宇说道,他拿着台面塌陷下来的木板用力一掰,木板生生的断开了。

  我点了点头,确实,以往的晚会都是选择体育馆的,因为体育馆重建,我们临时才选用这个礼堂的,这个礼堂平时很少用,年代久远这我也知道,可能是真的不禁用。

  “疯子,你也不想想,咱们的人有一百多号,全部站在台子上,这木头做的舞台哪能撑得住啊?”

  “说的也是。”我想到这舞台之前还好好的,可刚才那么多人挤在那里拍合影,怎么也架不住这么多人加起来的重量。

  难道真的只是个意外?我不甘心,倒不是因为让我赔偿这舞台坍塌的损失不甘心,而是我总感觉是有人在背后针对我,而我却看不见,捉不到他。

  最后大家在观众席上完成了一次大合影,尽管舞台塌了这件事带来一点小波折,可丝毫没有影响到大家的心情,受到大家的心情的感染,我交代完清理舞台的事情后,大手一挥,请大家去开发区有名的何贤大酒店吃饭,也算是实现对大伙儿的承诺,众人闻言激动的欢呼起来。

  “卧槽,你真疯了啊!这一百多号人至少要摆十二桌,没一万块钱拿不下来的啊!”老周急忙把我拉到一边说道。

  “你怕什么,先拿学校给我们的承办佣金先垫着,回头我补上。”我笑道,开玩笑!仙儿那张银行卡上还有几个亿呢,我好歹也是个土豪中的土豪!

  老周见我说的这么随意,点了点头,问道:“那咱们走吧。”

  “等等,你们先去吧,我随后就来。”我一想到仙儿还是更衣室里等我,当下脱口而出。

  “那行,我们先走了。”说完,老周带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了大门。整个礼堂只剩下我一人,而我则是回到了舞台中央,在废墟中翻找着,找了半天也没发现比如是锯子锯开的或是斧子砍的,这种人为造成的痕迹。

  我累的满头大汗,爬起来纳闷了:看来是我真的多想了,应该是舞台的年代久远,使得木头腐朽的缘故,舞台才会塌的。

  “你真以为事情这么简单吗?”冷不丁的响起了一个女声,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是换了便装的许莹莹。

  我就奇怪了,难道她会读心术?冷声道:“喂!你这样突然出声会吓死人的知道吗?”

  许莹莹鼻子冷哼了一声,淡淡道:“我看是你心里有鬼吧。”

  “停!”我懒得与这个女人打嘴仗了,直接问道:“依你的意思,这个舞台坍塌是人为的?”

  许莹莹听我问起正事,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对,就是人为。”

  “为什么?”

  “你过来。”许莹莹朝我勾了勾手,我跟着她走到一个角落,地上到处都是碎裂的木板,走路都得小心点,不然会被木刺划开裤子。

  许莹莹伸出两只纤纤玉手想掀开几个木板,我见她这么费力,走上去帮她搭把手,过程中难免碰到她的身体,每次都令她手上的动作一停,羞愤的看着我,空气中散出几分尴尬的味道。

  好不容掀开了所有的木板,只见一根直径约为半米的木头圆柱倒在地上,许莹莹看到它,露出了微笑,蹲在地上对着圆柱又是敲打又是摸。

  “喂,你干嘛呢?”我疑惑道。

  许莹莹站起来,擦了擦手,淡然道:“这就是证据!”

  “证据?”

  许莹莹指着圆柱:“你看,这圆柱便面已经发黑了对不对?”

  “是啊,可这不是时间长了腐朽的缘故吗?”

  许莹莹鄙夷的看了我一眼,恼道:“笨死了,你化学怎么学的?这明明是强酸腐蚀成这样的。不信你把它敲开!”

  我还真不信了,找了一根铁棒对着木柱用力一敲,木柱‘咔嚓’一声,裂成两半,我掰开木柱,里面已经腐蚀得不像样了,再轻轻朝地上一敲,剩下的一半木柱立马四碎开来。

  “这!”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许莹莹见我这幅吃惊的样子,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神色:“怎么样,现在明白了吗?你们很多人都没想到,所以才忽视了这个重要原因,这种强酸无色无味,应该是强硫酸。有人事先在舞台的柱子上做了手脚,对所有的柱子都涂上了不同量的硫酸,舞台中央的几根柱子腐蚀的程度深,而在这种角落里的柱子腐蚀程度低,加上你们站在舞台中心的人数过多,所以才会导致舞台由中心开始坍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二更,希望大家多投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