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自己要介入别的学校的事,要是为了小雨,这就有点过了,毕竟该教训过的都教训过了,如果是为了兄弟们的将来,我甚至都没过问过他们每个人的想法,而大部分人出身自健康的家庭,他们的父母对他们的期望很高,不希望他们去当混混,我这样做是不是自私了点?可当我看到那个叫吴正龙的黑社会老大也能混的这么体面,要风有风要雨有雨,让我看的心里直痒痒,再这么一想,仿佛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为了自己。

  放在以前自己连想都没敢想,三个月前我还只是个在学校默默无名的人,如今也开始走上这条路了。

  原本的天湖天天打架,现在非但没人打架,连最平常的纠纷我都很少看到,学生们将功劳都归咎于我们这个团体带来的影响,在学校的好评如潮,仿佛在这个学校里我们一家独大。学校的平静反而给我带来不安的感觉。

  眼下只剩一天时间,元旦晚会就要开始了,这是我最担心的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在想什么呢?”老周走过递给我一瓶汽水。

  “在想元旦晚会呢,对了,准备的怎么样了?”

  老周一屁股坐下后,笑道:“差不多了,彩排了四次,都没问题,我们的宣传单都报上去了,另外,晚会中间时段的抽奖活动也安排好了,另外,晚会的所有设备我们都调试了一遍,没有问题。噢,还有小乐,他现在天天对着镜子卷着舌头,呛着嗓子练发音呢,别提多认真了。”

  “好,那就好。”

  “对了,那两个难缠的主天天问我为什么你不来,甚至还暗示我叫喊你来,你说怎么办?”老周苦笑道。

  差点忘了这两个妞了,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人家帮了这么大忙,把人家晾在一边总说不过去吧?可我一去,这两人就要吵架……算了吧,想到那莫名其妙的血誓,我就害怕,离其他女人远点吧。

  “今天叫上所有的兄弟连同那些自发参加的晚会工作的志愿者们,我请大家吃顿饭!”

  ……

  临近九点,我醉醺醺的回到了家,一进门发现家里的灯关着,黑乎乎的一片。

  “咦?难道都没回来吗?”我疑惑道。

  刚一脱鞋,就听到仙儿大喊:“笨蛋快闪开!”,我下意识的缩了缩头,一根飞镖‘嗖’一声擦着我的耳边,飞了过来,深深的插进了墙面。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猛然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没想到这么晚会有人在家里偷袭我。客厅传来了几声‘噼里啪啦’的打斗声。

  “是高手!撤!”

  “撤!”

  我听到两声含糊的声音后,客厅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我悄悄的从沙发后面爬起来,环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再一开灯,发现仙儿倒在地上,雪白的肩头鲜血直流,一边的地上还有一根黑色的飞镖。

  “仙儿!”我将仙儿扶起来之后,见她表情痛苦不已,嘴唇惨白,肩膀上的伤口已经渐渐发黑了,流出来的血也呈现深红色,很明显这是中毒的表现。

  “疼死我了,笨蛋,快帮我吸!”仙儿强忍着疼痛道。

  “吸?!”我下意识的往仙儿胸部看,咽了口口水。

  仙儿见我这副色相,哪还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脸上露出一抹嫣红,气道:“大笨蛋,谁让你吸那儿了,让你帮我把毒吸出来。”

  “噢噢!”我反应过来了,当下也不含糊,对准伤口用力一吸,仙儿嘤咛一声,似是娇吟。等我吸了几口,喷出的血不再发黑时,我紧张的问道:“怎么样了?”

  “嗯……好点了。”仙儿艰难的坐起了身,见我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惊道:“你要干嘛?!”

  我一刀在手掌上划开了道口子,将仙儿仰面朝上,手攥成拳将血挤到仙儿口中,仙儿吞咽了几口,想偏过身,无奈浑身无力,受我摆布,嘴上急道:“你干什么?”

  V看正》版章r节T上!n酷^匠…g网P

  “我的血不是能解毒么?怎么样?好点了么?”我笑道。

  仙儿的脸上恢复了点血色,似乎真的有效果,又被我灌了几口血,将我推开,眼泪潸潸的往下流:“我不要喝你血!”

  我找了两块纱布把手随意的裹了下,将仙儿抱回房间。

  “小雨呢?她没事吧?”

  “我把她打昏了……”

  “什么?!”

  仙儿急忙解释道:“那伙人靠近这里的时候,我让小雨躲起来,可她不肯听我话,我只好用强的了。你放心,她不会有事的。”

  仙儿这么一说,我就纳闷了:“那伙人为什么要找你麻烦?”

  “不是找我!是找你!”

  “找我?!”我惊讶道。

  “他们在周围潜伏了很久,设下了近百根的蚕丝银线,分明就是等你上钩。最后被我发现了,两边才打起来的。”

  “那他们是什么来头?”

  仙儿沉吟了一会儿,盯着那根精致的飞镖,皱眉道:“这些都是古武世家的子弟!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很可能来自南蛮谷神,或是蜀中唐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