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了这些微微触动,不管怎么样,那个老小子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就算行为再怎么卑鄙,从父亲的角度来看,是可以理解的……不对啊?我怎么帮他说话了?这老小子刚才还胁迫我来着呢!

  吴欣然抹了抹眼泪笑道:“这些我都没告诉过别人,他肯定是误会了什么!因为我才会做出些偏激的事,你能原谅他吗?”

  “能能!”我点了点头笑道,刚才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早已不放在心上。听了她的故事,我不禁联想到自己的父亲,那个不苟言笑的男人,似乎总是在默默付出,他的爱从不挂在嘴边……

  “对了,关于昨晚的事……”

  “昨晚怎么了?”我一听来了兴趣,因为喝醉了,我根本记不得什么了。

  吴欣然将昨晚的事情描述了一遍,我听了发笑,什么玩意儿?仙儿还穿着盛装来的?仙儿玩的哪一出啊?这不是来砸场子的么?你让那些丑女怎么活?

  “昨晚那个被打伤的曹洋,我不会让他找你和仙儿麻烦的。”

  “哟?他来头很大吗?”我冷笑了一声,不屑道。

  吴欣然有点急了:“他是我爸爸得力手下的儿子,平时骄横惯了,我担心他私底下会报复你。”

  我冷哼了一声表示不服,吴欣然苦口劝道:“你平时性格要收敛点,脾气这么暴还太冲动,容易出错!”

  “知道了!管家婆!”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学她捶了她一拳。两人相视一笑。

  ……

  回到家中,小雨趴在桌上认真的写着自己的试卷,我一闻屋子里散发着那种熟悉的香气,不由得一喜,对着小雨做了个‘嘘’的手势,径直走到房间,发现那个俏生生的靓影正趴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哇!”我猛的一出声。

  “啊!”仙儿立马从床上蹦了起来,见来人是我,羞愤的挥着粉拳朝我身上砸了两下:“臭笨蛋!吓我一跳!”

  我嘿嘿一笑捉住她的粉拳亲了两口,抱住她暖声道:“你今天去哪了?”

  仙儿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索性靠在我怀里,淡淡道:“我见到我师叔了……”

  “什么?师叔?”我一惊,仙儿的师叔,是何方神圣?

  “对啊!师叔用师傅留给我的纸鹤指引着我去见他。”仙儿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纸鹤,我突然想起来这是仙子姐姐离开前一天留给她的,纸鹤微微闪着翅膀,似是带着灵性。

  “今天早上,我见纸鹤自动飞走,就一路跟着它,跑了近三百里才见到老人家。”仙儿说完委屈似的锤了锤美腿,想必是累坏了。

  N‘更新最3快R上}酷w@匠网k

  “你师叔是不是就是那位……”

  “哈哈,就是我玄机子师叔嘛!除了他谁还会这么神神秘秘的?”仙儿乐道。

  我闻言一愣,从之前的仙子姐姐口中我可以听出这个玄机子是个高人啊?不禁问道:“他为什么来找你啊?”

  “不知道。我到了的时候,师叔只留下一个包袱还有一封信,根本没有见到他。”仙儿指着地上破旧的包袱上面还盖着一封信,说道。

  我拿起信,信封上写着的是‘仙儿亲启’,我看了一眼仙儿,仙儿点头示意让我打开。

  我掏出出信纸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了寥寥几句“仙儿,师叔不便与汝相见,恐生事端,特修书一封与汝:此番下山,所为有二,日前为汝等占卜卦象,大凶在即,师叔特备三锦囊,内藏妙计,逢危打开,可化劫难,未至情急之时,万不可打开,切记!另,师叔早年于机缘中曾得一本奇书,请移至汝之爱郎,从旁辅助,严加管教,定有大用。今赴京助汝师,时不我待,望日后相见,定叫师叔刮目相看。”

  我将这封信看了又看,果然从包里翻出了三个绣着金色繁体字的大红锦囊,正想打开的时候,被仙儿一把夺了过去,正色道:“师叔从来不会说假话,他既然说这个锦囊要等危急的时候才能开,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你这样擅自打开就算泄露天机,会被雷劈的!”

  “啊?!”我一听吓了一跳,要不要这么神啊?还锦囊妙计?他这师叔怎么像个江湖神棍?只见仙儿从破包里找出了一本泛旧的古书,上面还带着些许附着的灰尘,编扎书的绳子早就腐烂的不成样了,整本书几欲散架,仙儿轻轻的吹了口气,书上的灰尘立刻飘走,只见书本封面泛着金黄,带着点刺眼的光。

  我奇道:“仙儿,你师父太够意思了,一看就是好东西啊!这是什么书啊,还会发光?”

  “师叔叫我转交给你,就定有他的打算,听他的口气这本书对你有大用呢!”仙儿兴奋道。

  我迫不及待的接过书,小心翼翼的翻开第一页,看着泛黄的纸页,我瞬间惊了个呆,接着再翻第二页,第三页……

  整本书居然空无一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二更,今天发生了件事,让我很不高兴,本来打算再也不写了,后来仔细想了想还是接着写下去了。如今对我来说写书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我更要对喜欢这本书,支持我的朋友负责。所以,状元会坚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