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作为N市的黑道教父,经历了近二十年的血雨腥风,什么场面没见过?早就练就了一颗铁石一般的心,此时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一个小毛孩面前失了心性,追究其原因还是在于他视作掌上明珠的宝贝女儿身上,如果不是女儿和这个混小子有点关系,自己不想下手,不然他脑袋上早就不知道多了几个血窟窿了,可偏偏这小子软硬不吃,真是让人头疼。

  “你和你老子一样都是给脸不要脸!我抽……”正说着准备举手打我,而我像只小鸡一样被拎在手上,早就已经吓得闭上了眼,心道:这老小子的力道这么大,一巴掌下来我半条命都没了!突然,门开了,门外的人见里面这一幕顿时惊了个呆。

  “爸!你在干嘛?!”

  吴正龙一看来人,立马缩回了手,脸上堆起了笑容,不声不响的将我放下。而我一听来人的声音,回头一看,差点没哭出来:哎哟!这不是吴欣然么?!天呐,我有救了!

  “李小峰?!”吴欣然惊讶的嘴能塞下一个鸡蛋,万万没想到我居然会在这个地方。

  “吴欣然,快来救……”还没等我说完‘救我’,我就被一双大手捂住了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被按在椅子上不得动弹。

  “欣然!我正和这小子聊天呢!说起来他父亲和我还是旧相识呢!哈哈哈哈!”吴正龙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与刚才那副凶狠样子判若两人,瞬间化身成了一位慈爱的父亲,看的我目瞪口呆,原来这老小子也是个演技派啊!

  “真的啊?!”吴欣然惊喜道,感觉和我的关系又拉进了一步。

  什么狗屁旧相识?你这个老小子刚才还骂我们爷俩呢?真特么不要脸,我见吴正龙脸一寒,背对着吴欣然朝我使眼色,意思是如果我敢乱说话就弄死我,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这老小子见我同意了,松开我的嘴,我大口喘着气,整理了下衣领,对吴欣然笑道:“我也是才知道叔叔和我爸是旧相识,这不,叔叔找我聊天呢,对我可好了!”

  吴欣然闻言一喜,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突然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浮起两团淡淡的红晕:“你们聊什么呢?”

  “呵呵,没别的!就聊聊你们俩的事……”

  “爸!”吴欣然娇羞道,难得露出一份小女儿的姿态,脸上红的更厉害了,急道:“爸,你瞎说什么呀?本来还找你玩呢,哼!不理你了,小峰,我们走。”说完,拉着我的手往外走,我回头看了眼这老小子,差点没高兴的大叫出来,尼玛!终于解脱了!

  吴正龙面带笑容的目送着女儿离开,心里不禁苦笑:女儿啊女儿,可别陷进去太深喽!

  ……

  我被吴欣然一路带到了天台,站在天台上,四周一片灰蒙蒙的,只听寒冷的北风在耳边呼呼吹过,刺骨的寒意冻得人脸颊生疼,这就是N市的冬天。

  “对不起。”吴欣然趴在栏杆上幽幽道。

  “哎?说什么对不起啊?”我笑道,感觉吴欣然有点不对劲。

  “别装了,你们俩都在演戏,我爸用了什么强硬的手段把你弄过的?他有没有逼你做什么事?”

  我听了微微惊讶,这妮子居然什么都猜到了,果然知父莫如女啊!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r最◎新c章/节上K…酷◎匠t网

  吴欣然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你不要怪他,其实他也是有苦衷的。”我静静的站在她旁边,等待着她的下文。

  “我小时候很讨厌他,因为我觉得就是因为他才让我们家天天都心惊胆颤,每天都在担心会有仇家上门。有一天他浑身是血的回来后,我当时吓得哭了抱住了我妈,我妈告诉我,他是为了这个家才会受伤的,可我不信,我哭着问我妈:为什么别人的爸爸每天都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上下班,开开心心的陪家里玩闹,可他却不行?他三天两头才回次家,每次回家身上都挂了彩?渐渐的我就习以为常了,后来我上了初中,才终于知道他在混黑社会,在犯罪!我担心,恐惧,我后悔有这么一个爸爸,生在这么一个家庭,因为他,我必须要对别人隐瞒自己的父亲的信息,我感受不到父爱的滋味,我开始恨他!”

  我听了顿生疑惑:我刚才明明见你和你爸相谈甚欢,根本就不像有隔阂的样子。

  吴欣然似乎看出我的疑惑,接着道:“没过多久,仇家找上门来,将我和我妈绑架了,用来威胁他,可我当时面对着凶恶的绑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眼泪已经流干了,哭都哭不出声音,妈妈告诉我,他会来救我们的。最后他真的来了,孤身一人带着把刀,在我看来他就是去送死,可结果不然,他一个人结果了三条人命,最后一个人走投无路朝着我开枪,他冲上来将我抱住准备为我挡子弹,可枪声一响,倒在血泊中的却是我母亲……”

  说到这儿的时候,吴欣然已经哭的泣不成声,活脱脱的一个泪人。可我听着她描述这段往事,真是感觉惊心动魄。

  “我妈是为了他才死的,我对他的憎恨愈发的加深。可我妈临终前告诉我,叫我不要恨他,他其实也很爱我,他的付出是我们看不见的。从那以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变成了我心目中的爸爸—每天为了博我一笑,想尽办法奇招尽出,我想要什么他都第一时间给我,每次不开心的时候,他都会急的焦头烂额。接我放学,参加家长会,陪我逛街,每年生日都会给我惊喜……我知道他开始极力弥补他过去犯下的错,渐渐的我开始接纳他,喊他爸爸,到现在我发现我已经离开不他了,因为他是我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