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萧家大院。

  “这么说来,这次你无功而返还暴露了自己,是吗?”坐在大厅上座的老者一字一句说道,发出如洪钟一般的声音,敲打在他人心上,虎目圆瞪似乎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轻轻一瞥站在中央的年轻人。如果我在场肯定会大声惊呼,这个年轻人不是绑架我的那个么?此刻这个年轻人毫无当时的嚣张气焰,被老者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肩膀微微颤抖,低头不语。

  “说!”

  “爷爷,这次是我失手了。”年轻人低头答道,可一想到其中的经历,脸上写满了不服,于是一咬牙,接着道:“可我觉得,这并不能怪我!”

  老者捧起茶杯,面无表情道:“原因。”

  “爷爷,那女孩中毒不过几天就自动痊愈了,本来她的身手不凡,就连阿斌都打不过她!而我还一直认为女孩中毒了,却没想到被她暗算了!说什么唐门奇毒无人能解纯属谣言!”

  见老者沉默不语,年轻人见状一喜,接着道:“那所谓的唐门高手中途就离开了,假如有他坐镇,我也不会这么狼狈了,这唐门的人如此不讲信用,想必多是些欺世盗名之辈!”

  “啪!”年轻人身边闪过一道黑影,还没反应过来,小腿传来一阵剧痛,自己已经跪倒在地。

  年轻人抬头惊讶的发现自己身边突然多出一个人,这人身穿复古的灰色长衫,布鞋,浓密的头发披到腰间,背对着自己看不见脸,看这身形应该是个男人。

  “萧家主,你的后辈如此出言不逊,我替你教训教训他。”长衫男幽幽道。

  “你是谁?竟敢……啊!”年轻人被眼前的男人掐住喉咙,硬塞进了一颗乌黑的药丸,片刻之间年轻人的脸色发黑,睁大了眼睛,眼中布满血丝,表情扭曲了起来,开始奋力的撕扯衣服。

  “痒!啊!好痒!痒死我了!”年轻人跪在地上,发了疯的用力的在身上挠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不一会原本完好的身躯,布满了血淋淋的伤口,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年轻人趴在地上紧紧的抱住长衫男的脚哭喊着,如同一只可怜的蠕虫,他身上奇痒难耐,丝毫没有消退的样子,这种感觉让他接近崩溃。

  “唐门奇毒,无人能解。”那人冷笑一声,长发遮住了脸,让人无法看清阵容。

  “啊!我错了!”年轻人闻言一怔,意识到自己出言冒犯到这个人,开始不停的磕头,磕头破血流,身体上的难受就仿佛吸食了毒品,让他难以忍受,以至于放弃了尊严,忘记了自己姓萧。

  “哈哈哈。”长衫男仰天大笑,丝毫没有顾忌在场的老人,这种践踏别人尊严获得的快感让他十分受用。紧接着一记手刀打在年轻人后脑勺,令其昏了过去,随后命人将其抬了出去。

  老者将一切看在眼里,表情依旧波澜不惊,仿佛昏过去的人不是自己的孙子,而是一个陌生人。

  “萧家主,不好意思,在下似乎下手重了点,不过这毒量不多,两日后便会失效,令孙不会有生命危险。”长衫男微微作揖,算表作歉意,可脸上的神情傲然似乎根本没把老者放在眼里。

  “不妨事,这等无用之人,我萧家不需要,副门主,请。”老者作出一个请他上座的手势。

  副门主微微一愣,心道:我如此羞辱他的孙子,与打他萧家之主的脸无异,他居然也能无动于衷,镇定无比?此人可以如此隐忍不发,倒是个人物。

  待副门主坐下后,老者笑道:“副门主有事吗?”

  “我的一位手下前阵子随令孙前往N市途中,失踪了。昨天我得到消息,他已经死了。”副门主不慌不忙的说道。

  “噢?是谁干的?”老者平静的问道。

  “尚且不知。不过萧家主,我唐门的人因你萧家事而死,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我希望你能给个交代。”副门主声音陡然上升,带着几分威胁。

  “我可以提供一切唐门需要的资源,只需副门主开口便是,算作补偿。”

  “如此甚好!哈哈哈哈!”副门主大袖一挥,大笑出门。

  身后的老者面色一寒,眼睛微眯,露出凶光看着远去的人影,随后脸上又恢复正常,但心里早已对此人产生了杀心,如此一个贪得无厌,狡诈无比的人,是无法依靠其成大事的。所以不得不除!不然对他萧家来说必定是一个祸害。

  ……

  坐在车上,身边的男子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哟,你小子还挺淡定的嘛?”

  “又不是第一次被抓,早就习惯了。”我淡淡道

  “不是抓,是请。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干这种事了,现在是良民。”说完,这人还憨笑。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厮是个混混,真不知道我怎么会惹了他的老大,我连他老大是谁我都不知道,想到刚才这几人直接闯进来,拿小雨威胁我,我就火气上头。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几天才被绑架,现在又被要挟,真他娘蛋疼。

  “到了,下车。”这些人堂而皇之的催我下车,我一下车愣住了,这不是市中心吗?这些混混也太嚣张了吧?敢停在这?

  “快点啊!”为首的那个混混戴上墨镜扯着嗓子喊我,隔了一段距离,他们也不怕我跑了,比我还镇定,这让我更加不解了。

  我跟着他们进了一栋大厦,坐了电梯直接上了顶层,我心里忐忑不安,看上去请我的人大有来头啊。

  “进去吧!”那个混混指着一扇大门,对我说道。

  我深吸了口气,走过去推开门,接着门被门口两个混混关上了。我仔细打量着这个房间,将近400平米的空间,铺满了深红色的地毯,四周放上了几处盆栽,将近二十米宽的落地窗户,站在窗边能够俯视这个N市,靠近窗户的正中央摆着一张宽大的红木桌,坐在椅子上的人背对着我,想来就是那些混混口中的‘老大’了。

  “请问是……”我刚一开口,对方转过椅子,顿时吓得我闭住了呼吸,身后冒出了冷汗,我甚至可以感受到我根根汗毛都在瑟瑟发抖,差点魂不附体!

  因为正对着我的是黑漆漆的枪口!

  最)P新章节A)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一更。我在此依次解答下大家的问题:首先,这本书不会有后宫,最多是暧昧。第二,我不会太监的。第三,可能大家觉得追书的人少,我想是因为我不怎么宣传吧。第四,我最近看了几本酷匠的校园小说,怎么说呢,有好的,但也有我觉得文笔一般的,人气却很高。所以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帮着多宣传,谢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