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有种!”帅哥脸变了变色。

  说话的同时,菜陆陆续续的上来了,房间顿时飘香四溢,让人蠢蠢欲动,等到我要懂筷子的时候,总是有人针对我,把转盘推开,让我夹不到菜,几次下来,我筷子都没动过。泥人尚有三分火气,要不是看在这是吴欣然的生日聚会,我早就破口大骂了,忍了忍索性不吃了,等这顿饭结束,我就走人!

  突然吴欣然走了过来,所有人急忙转过来对着吴欣然摆起了笑脸,脸色变化如此之快,让人嗔目结舌。

  “怎么样?习惯吗?”吴欣然笑着走过来说道,虽是面朝大家,但好像是说给我听的。

  “挺好的,这几个哥们都挺友好。”我笑道,看着他们一个个点头附和,我心里冷笑,对这群人的好感全无。

  “那就好,我想你们男生共同话题挺多的,还担心没人陪你说话呢。”吴欣然笑道。

  “怎么会呢欣然?!大家都是男人,男人只要一上酒桌大家都是兄弟。”一人说道“就是!来,那个新来的兄弟,我敬你一杯!”一个人高高的举起杯子,挑衅似的看着我。

  我望着杯中那点啤酒,心里不由得发笑,这种酒你来一百箱我都不会害怕,当然,表面上则是说道:“呵呵,我不怎么能喝,不过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我干了。”说完,仰面一倒,杯中酒下肚,我装出一副被呛到的样子,惹的眼前几人冷笑不止。

  “来来,兄弟,走一个。”

  “呵呵,欣然的朋友就是我朋友”

  ……

  我接着一杯又一杯下肚,对饮了两圈,这伙人见我喝了这么多,依旧脸不红心不跳,微微有点惊讶,个别不怀好意的还在往我杯中倒酒。

  呵呵,你们跟我玩车轮战?我的酒量可不是盖的。

  那个帅哥突然站起来笑道:“咱们喝点白的。怎么样?”说完挑着眉看了我一眼。

  “曹洋!你怎么能……”吴欣然想阻止,却被生生打断了。

  “今天是吴欣然的生日,大家图个高兴,咱们纯爷们喝啤酒喝的没意思,还是白酒有搞头。”曹洋兴冲冲的叫来了一箱白酒,乍眼一看箱子上标注的度数是五十二度。

  周围的人见这里闹哄哄的,打听后才知道男生们在拼酒,纷纷大声叫好。吴欣然见周围的人都在起哄,也不好意思打扰了兴致,算是默认了这个叫曹洋的人的举动,担心的看着我,却不知是这群男生在搞鬼。

  “来来,我帮你们倒酒,一个小矮胖子离开座位搓着胖手开始为男生们倒酒,只是倒在我杯中的酒满的都快溢出来了,其他人的酒杯则是半杯刚过。

  “我敬你!”一个人率先开口道,在众人的目光下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喝完之后脸涨的通红,强忍住喉咙的呛辣,得到了一片掌声。

  我悠悠的将一杯饮尽,紧接着第二个人上来,第三个人……

  到了一个黑框眼睛男时,抬手像向我作了个样子,见我喝的脸红脖子粗,已经将杯中干完时,他只是轻轻抿了一小口,算作回应。

  周围的人唏嘘一片,都在说这人不够爷们儿,带着鄙视的嘲讽。我心里也是微微有点火气,这家伙明摆着就是来拖我的。

  “兄弟,来喝啊!你这还有这么多呢?你这也能算敬我?”

  “呵呵,意思意思即可。”那个眼睛男微微笑道。

  “噢?照你这么说,只要我抿两口就能算可以了?”我恍然大悟道。

  那几个暗中和我较劲的男生见情况不对,纷纷对着那个眼睛男使眼色,意思是拖住他。那个眼睛男无奈对着我说道:“那你想怎么办?”

  “哈哈,我不欺负你们这些斯文人,我喝两杯,你喝一杯,怎么样?”我咧嘴笑道,将自己的杯子满上。

  “好。”那个眼镜男见我喝干了酒,只好硬着头皮像喝毒药一样喝掉了杯中的酒,喝完之后不久开始扶着椅子,晃着脑袋,有点晕头转向的感觉,突然‘呕’一声,往外冲了出去。个别人见情况不对,开始劝说起来,意思是别喝酒了,等下大家还得玩呢。

  可这帮男生铁了心了要和我作对,又嚷嚷着没完,这酒还剩这么多,轮流朝我伸出了酒杯。我冷笑一声,开始回应起来……

  过了半个小时,整个桌上能站着的只有我和一开始叫嚣着喝白酒的那个曹洋,而他只喝几口,算起来是喝的最少的。酒桌上狼藉一片,酒瓶摆满了地上,可见战况有多激烈。此刻,我已经接了这伙人三回合的敬酒,连我自己都记不起干了多少杯了,只觉得自己头昏脑胀,只有一丝的清明。

  吴欣然见状急忙劝道:“不能喝了,再喝就要出事了!”

  我伸手轻轻的推开吴欣然,那个叫曹洋的此时目光落在吴欣然搭在我身上的小手,眼神带着几份阴冷,却听他说道:“今天是吴欣然生日!我们来点彩头助助兴!”

  说完,从兜里掏出一本支票,‘唰唰’的写了几笔,对着我得意道:“如果你能喝得过我,这十万就是你的了,如果你喝不过我,你就得脱光衣服绕着酒店跑上三圈。你敢不敢赌?”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张十万元的支票,纷纷叫嚷着让我们喝。

  我知道这小子一开始就在给我下套,知道我现在酒量到头了,想给我一个下马威。这招不要脸之极,可惜大家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而那些欢呼声大多都是冲着这个曹洋去的,我只是助兴的工具罢了。

  “哈哈,赌就赌。谁先倒下谁先输!”我大笑一声,一口酒闷下肚,却不知道桌下的书包开了一个口子,里面的东西早就不见了。

  曹洋也不甘示弱,在众人的视线下和我对干了起来。

  酷A4匠-8网;!永久☆免,S费看{小Q+说

  “再来!”

  “来啊!”

  ……

  喝到第七杯的时候,曹洋身体摇摇欲坠,险些扶不住桌子就要倒下,有两个眼力好的女生见状立马扶住他,其中一个涂满了粉,画的跟个鬼一样的女生,尖着嗓子对着我骂道:“你这种的人真恶心,人家不能喝了你还偏要喝,简直就是痞子加无赖。”其他人也附和道。

  “就是,这人怎么这样啊?”

  “一开始就是他,不停的要喝酒!”

  “他哪来的啊?真扫兴!”

  “欣然,你怎么会叫这种人来?”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明天考试,英语四级,祝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