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了?!快起来啊!”仙儿见我吃了一口,便口吐白沫直翻白眼倒地不起,急道。

  你问我怎么了?我呵呵了,我感觉像吞了一颗手雷,肚子快炸了。

  “仙儿!我临终有句遗言……”

  “瞎说什么临终!”仙儿气道。

  “以后万万不可下厨!切记!”

  “你!起来!”仙儿羞气道,对着我屁股就是一脚,我嘿嘿一笑,爬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和刚才那副中了毒的样子截然相反,就跟个没事人一样。

  “我做的有那般难吃吗?”仙儿撅嘴不满道。

  “嘿嘿,好吃好吃!简直就是人间美味!”我舔了舔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哼,你就哄我吧。明明知道不能吃还偏要吃!你这作死的坏人!”仙儿眼眶微红气道。

  “嘿嘿,走,我教你做饭!”我拉着仙儿进了厨房,从最基本的洗菜切菜,淘米煮饭开始,起初她还认真的在听,等到我的大手不停的在她身上作弄时,惹的她娇喘连连,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早就没那心思了。

  “咚咚”我敲了敲门,喊道:“小雨,出来吃饭!”

  “小哥哥,小雨不饿。你们吃吧。”里面传来小雨的声音“怎么会呢?”我尝试着开门,发现门居然反锁了,疑惑这小妮子在里面干嘛。

  “小雨累了,要睡了。小哥哥你们不用管我。”

  “好吧。”我心道估计是小丫头心情不好,算了,不吃拉到。

  回到桌前,和仙儿你浓我浓的吃起了晚饭,彼此幸福的看着对方,时不时的说两个黄色笑话,惹的仙儿捶了我两拳,却又忍不住咯咯直笑,一顿饭竟然吃了一个多小时之久。

  而我却不知,身后的房门开了一个小缝,一双带泪的大眼睛复杂的看着我。

  ……

  几天下来,我特地留意了下,发现小雨每天回来的很准时,回来的时候脸上挂着笑容,看不出哪里不正常。心想:也许真的是我想多了,小雨这么大了,已经有自己的主见,同学之间的矛盾可以凭自己化解。

  到了周六,上午我都在忙着复习,等到下午仙儿提醒我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今天吴欣然的生日聚会。

  “换一件黑色的皮衣,看起来帅一点。”仙儿从柜子里挑了一件衣服,让我换上,那口气真像一个小媳妇儿我嘿嘿一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品味了。”接过衣服换上,整体黑色带给人更加成熟的感觉,皮衣能衬托身形还能显得不臃肿,将头发稍稍做了一下,平时看上去邋遢的我,现在也算是个清爽的帅哥了,虽然长得黑了点……

  “去!平时看看电视上上网不就会了么?你真当我是食古不化的修行人啊?”仙儿翻了翻白眼。在我看来她已经彻底融入这俗世了,不仅穿衣品味时髦,连谈吐都与时俱进了。

  1酷!匠`P网永久免》费=、看小.3说

  “哪能啊!你就是堕落到凡间的仙子,来!亲一个!”我嬉笑道。

  仙儿见状红着脸躲到了一边,认真道:“我也要去!”

  “你的身份这么敏感,暴露出去不太好吧?”我皱眉道。

  “可我是担心你的安全啊,你不用管我!我可以躲进你的包里啊!”仙儿眨了眨眼,指着包说道。

  我无奈的看了仙儿一眼,见她这么执着,点了点头,仙儿欣喜之余毫不避讳的在我面前直接变身,滋溜一下钻进了书包。

  “小雨,小哥哥出去一趟,你在家别跑啊,有事打电话。”我背起包走出门,见小雨盘着自己的手机,嘱咐道。

  “好的”小雨抬头看着微笑道,等我走出门没多久,她回到房间时却见房间空空如也,整个家里就剩她一个人了,不禁奇怪道:那个女人呢?

  ……

  “喂!李小峰!这里!”我刚一下出租车,吴欣然就在马路对面向我招手。

  我朝她挥了挥手,看了眼她身后的建筑—高一百多米的酒店,整栋大楼都闪耀着亮眼的灯光,在夜幕降临之际点缀着这个城市,酒店前停放着各式豪车,不时的有衣着华贵的人进出其中,欢声笑语,满面红光。细细一想,算起来这样一座五星级酒店我还是第一次来,不禁想到之前的猜想,原来吴欣然家里也不简单啊。

  “你怎么才来啊?!”吴欣然嗔怪道,看起来她在这寒风中呆的有点久,手冻得有点红。

  “路上有点堵,不好意思了!”我尴尬的笑了笑,背起包。

  吴欣然看了我一眼,笑道:“你怎么还带着包来?”

  “刚从补习班回来,呵呵。”我掂了掂包,还好里面没动静“骗鬼啊你,走吧。”吴欣然大大方方的拉着我进了酒店,酒店一片富丽堂皇,走廊来回曲折,走了好一会,吴欣然推开大门,里面的贵宾厅布置得温馨暖人,左手边贴着一道红色的横幅:祝吴欣然生日快乐,下面还有署名,一看就是有心人之举。房间一边摆放着像小山一般的礼物,而中央则是摆着四个桌子,四周坐满了人。

  我尴尬的看了一眼礼物堆,心道:我干!怎么忘了买礼物了?

  吴欣然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小声道:“没关系的,你能来就行了!”

  一伙人见正主来了,纷纷站起来起哄,大叫什么‘欣然姐’‘吴哥’之类的,吴欣然笑着走过去,把我带到了其中一桌,桌上坐着的都是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男生,有七八个,我心里微微放松了一些,虽然我一个都不认识。

  “你们好。”落座之后,我放下包,环顾了一圈,友好的笑道。

  只有两个人微笑着应了我一句:你好。而其他人都无视了我,有的人更是鼻子里冷哼了一声,看我的眼神说不出的厌恶。

  我心里苦笑:唉,我才刚来就被恨上了啊?是不是因为我太帅遭人嫉妒啊?

  其中一个人见吴欣然坐到自己位子上的空隙,压着声音说道:“面子够大的啊,还要我们这么一群人等你才能开始?”

  “空手你也好意思来?”

  “人家背着包呢,没准礼物藏在里面呢。”

  突然另一人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旁边的人和他换了个位置,仔细一看这哥们儿还挺帅,只见他刚坐下,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口气里说不出来的霸道,狠狠道:“我不管你是谁,你最好放弃追欣然!不然,我会让你见识下我的手段!”

  “啪!”我拍掉他的手,直视他阴冷的目光,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今日一更。